@千里渠
千里渠
鍵盤戰士,雲端參謀長

呢個係97年後,特區政府典型的行騙手法──首先集中批評原有制度的缺點,再提出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並引導市民只看繁瑣的政策細節而不看「大圍」政治環境,來攻破它不能完全控制的領域,然後不斷加強操控,以在「方方面面」赤化/大陸化香港!其實即使不看今次修訂的具體內容,只要看看特區政權成立以來的種種往績,你就知,呢個政府,每樣改革、每項大政策,莫不以「為香港好」為名,實則嚴重損害香港

我不是說其他社會議題、校園議題不重要,我只是覺得,大專學生組織,一定要關注會員的升學及就業前途,就算不能即時令政府改變政策,都要設法令「大陸生搶學位爭工做」呢個議題,成為社會熱話,否則,就是有負會員所託,即係全部都係垃撚圾!

任何一個以本地利益和將來為念的政府,不論是民主的還是獨裁的,眼見自殺宗數大升,尤其是青少年自殺數字顯著增加,都會想辦法解決,可是港共這個離地賣港政權,絕對樂見香港本土年輕人自殺,最好死得更多!因為這就可以令中共對香港的人口殖民換血計劃,更快完成,而且,尤其在雨傘革命後,中共及香港權貴集團,已視香港青年(即所謂「八十後」,「九十後」)為威脅其統治的死敵,有保皇派分子,更揚言要放棄香港年青人(吳秋北:年輕人犯法走向極端只能放棄他們)。

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本來是由新冒起的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發起,經他們絕食抗爭,政府終於取消「三年開展期」,隨後,「左膠」有份組織的「反國教大聯盟」集會,就突然宣佈散場告終。及至2014年6月的反新界東北撥款集會,有「左膠」更以「大家要和平示威」.、「村民唔係咁諗」為由,阻止數名抗議者企圖用鐵馬衝進立法會。

香港人要學習王立軍

王立軍逃往美國領事館,是一著險棋,首先,美國予王立軍政治庇護的可能性極低,首先,他既非美國公民或綠咭持有者,亦非中共高層,更不是著名的民運或維權人士,再加上美國絕對不會為區區一個地方官而損害與中國的互利關係,所以美國根本沒有理由給予他庇護,而且(至少從相信「激嬲中央論」的香港人來看),王立軍此舉不但令中共面目無光,還使全世界更清楚中共內部的腐敗及權鬥之殘酷,可能會為王立軍及其家人,帶來更可怕的後果。可是,「毋忘初衷」的王立軍,還是保住了自己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