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剛
季霆剛
季霆剛
浙江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全國港澳硏究會會員

王陽明五十歲時即1521 年提出思想要旨「致良知」,王陽明心學從此不脛而走,傳播東方。二十世紀初,王陽明心學更在日本發揚光大,影響不言而喻。

五百年後亦即是2021年,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

國安法實施近8個月,反對派在實施第二個月稱有一批中產恐懼「失去言論自由,或因此被捕」、「失去抗爭空間,或因上街被捕」、「被送中」,更稱國安法後大增移民意欲云云。這些自製出來的恐懼手法,早已存在,不論「一地兩檢」、「修例風波」時都說得繪聲繪形、如幻似真。

使用社交媒體前權衡利害、計算利弊,本是應然。順其自然,有需要溝通則用,無需時則置之高閣。用久了,像是悔不當初似乎是反應過敏。如果有人是擔心有執法機構會向社媒索取資料,自問無愧何需怕半夜叩門。

在香港,做一個精神美國人難,因為要為美國所發生的事背書,要指責香港的警察「過度執法、實行警暴」、要批評政府的「專制、不民主」、要指責「暴政肆虐」,同時對美國所發生的警察執法濫殺平民、「自由經濟」下打壓外國企業、政府威脅出動軍隊平定示威暴亂卻置若罔聞,不敢發一言一語。他們的沉默,正正是證實了香港的情況

「鬧辭」正好淨化立會

早在8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不少於一年後,反對派議員內部曾經出現不接受延任,亦曾醞釀提出「總辭」行動,但最終反對派搬出數據極為偏頗、受到操控的「民調」厚顏地佔據席位,聲稱會繼續拉布或抗爭、拖慢立法會部分議案的投票。

暫緩修例的五個要因

筆者相信港府暫緩修訂之原因主要有五項。首先,社會經歷了6月9日示威遊行和6月12日金鐘的衝突後,社會分歧升溫。社會對修例的意見極端分不利該修訂在立法會討論,預期立法會在這種情況下不講會內會外都會有大家極不願見的衝突。有見及此,特區政府緊急暫緩修訂,可以有利社會重要思考,整合出更好的意見,達至共識,對香港最為有利。中港、港澳和港台始終關係密切,我們總要想一個長期方案制訂防止嚴重罪案之罪犯藏匿在香港,否則香港的安全隱憂仍不解,筆者認為反對修訂者除了反對外,應提出方案以解決以漏洞。

在當日他透露了兩條消息,第一是他們確認早在去年5月已經獲德國給予「難民」身份;第二是他們講述了「難民」審批程序。兩條消息十分重要,顯示了兩人和某方勢力合謀在這一年間待機發難,等到時機成熟則轉為高調,放聲攻擊特區政府。

根據德國2018年的難民數字統計,德國在18年共收到約180000份難民申請,近五成皆來自中東各國,其餘的來自非洲,而且近六成皆為男性。按照傳媒報導,德國年輕的男性難民正正就是德國性罪行,暴力罪案急升的原因,在2015年及16年,暴力罪案上升10%,而90%的案件皆涉及年輕的男性難民。德國調查數據更顯示14至30歲的男性難民是涉案更多的族群。按照當地政府的報告,來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男性難民較多涉案。最為令德國人震驚的可能是發生在2017年12月KANDEL鎮的15歲德國少女謀殺案,這宗案件引起德國廣泛討論其難民政策以及引起各地對難民政策的示威。

黃台仰、李東昇參加旺角暴動已經是事實,多名參與者亦被判入獄,過程公開,法院有聽取足份的證供以及陪審員的意見,按照香港法例而行,並無任何不妥之處,德方批出政治難民身份予兩位暴動參與者,明顯就是利用難民審批過程將事件嚴重政治化。德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稱兩人正身處德國,但不就個案提供任何資料,重申每個庇護或難民身份申請會獨立地作出決定,不受政治考慮影響。德國既有所講政治迫害的難民資格,何來對申請沒有政治考慮?

就政府提出修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逃犯條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指出,「兩個條例」的修改工作符合基本法相關規定,有利於彰顯香港社會的法治和公平正義,並強調中央完全支持特區政府正在開展的「兩個條例」修訂相關工作,相信經過特區政府的努力工作和各界理性的討論,一定能消除疑慮、形成共識。希望各界人士為維護香港的法治形象而共同努力。

根據諾貝爾基金規定,有資格當提名人的,包括一個國家的國會議員或政府官員,以及在任國家元首;海牙國際刑事法院及常設仲裁法院成員、相關學科的大學教授和研究所總監、歷屆和平獎得主等。奇怪的是,違法「佔中」倡議者應為「佔中三丑」,但美國國會議員卻沒有提名他們,找了已經判刑的三人出面。美國國會議員是意有所指,這樣一來他們是希望藉此向港府和法官「施壓」。

王志民與行政長官同場時向青年團體發表有關中環西環合作之言,意義深遠,影響重大。首先,最近反對派炒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如獲至寶、死咬不放、小事化大、上綱上線,他們的目的就是以反對鄭若驊來反對「一地兩檢」,因為鄭若驊接任後首要任務就是要負責「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

美國18歲黑人青年邁克爾.布朗,在2014年8月9日在密蘇里州弗格森被白人警官槍殺身亡。他的死亡在美國爆發了多場抗議、遊行示威活動,警方出動催淚瓦斯等平定抗議,在美國引起極大注意。同年11月24日,密蘇里州大陪審團宣佈針對弗格森槍擊案的裁定結果,涉事警員威爾遜被免於起訴。大陪審團說,由於認定威爾遜使用武器合法,決定不起訴他。即使引起全球目光,在美國司法系統內,亦沒有對前線警員施壓及起訴。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形容部分法律界人士稱《決定》是「人大說了算」或「人治」是「精英心態」及「雙重標準」,恰恰擊中要害。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則批評,行政長官質疑部分法律界人士抱精英心態是迴避法律爭議,並非負責任政府所為,筆者認為是陳文敏教授吹毛求疵,以俗語說是「搵交嗌」。

練乙錚在2017年底時於港台節目訪問中聲稱,在威權強勢掌控香港管治權的形勢下,過去的議會抗爭形式已無發展空間,港人應「參考極權國家人民如何抗爭,防止香港進一步赤化」。種種跡象顯示,練乙錚這名政評名人、「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已經成為「港獨」的鼓吹者。

反對派律師恐嚇會以本地司法手段妨礙進程,我們亦不奇怪。早在2012年,反對派被指背後煽動市民透過司法覆核推翻港珠澳大橋的環境評估報告,間接令逾70項香港基建工程全面「叫停」,令香港就業、經濟損失難以估計。反對派眼見2018年補選將近,集會聲勢大不如前,必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出盡奇招來曝光。市民早已經對他們引以為傲的行為藝術表演不勝其煩,人大常委會決定具憲法和法律基礎,穩如泰山,到頭來司法覆核人大常委會決定必定是浪費光陰、自取其辱,以卵擊石。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