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剛
季霆剛
季霆剛
浙江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全國港澳硏究會會員

習主席講話中,有一個頻密出現的關鍵字,格外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本」字。諸如:「『一國』是根,根深才能葉茂;『一國』是本,本固才能枝榮」,「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基本法是根據憲法制定的基本法律」,「發展是永恆的主題,是香港的立身之本」,「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要以人為本、紓困解難」。香港與祖國的關係密不可分、血濃於水,香港的發展之本在祖國,任何企圖脫離祖國的行徑都將對香港造成極大傷害。

蘋果日報何故大發慈悲,為兩人生計作宣傳?本來兩人保持低調,除了上庭外就甚少上報,現在為何登場演戲。梁游因宣誓無效而被終止立法會議員身份,議員身份失去後二人尚欠立法會薪酬和預支的津貼約一百八十六萬元。他們兩人卻埋恕「親中媒對針對」所以要「食老本」。他們的潛台詞好像對外公開說「抗爭本應無成本」,現在需要付出時就要其他人伸出援手。仔細看該篇報導的留言,大部份都如鄭松泰評價他們一樣,大都為粗言鄙語痛罵兩人有如騙子。

提防戴耀廷借殼亂港

有意參加新界東補選的張秀賢,日前宣佈成立「立言香港」,自己擔任召集人。雖然該組織聲稱要「累積實力,未來大家方有足夠條件推行政治改革」,但張秀賢辯稱組織只是「議政平台」,不是「政治組織」云云。2014年,時任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的張秀賢稱在9月28日的集會中啟動「佔中」,是學聯與「佔中三丑」的共識,早在「佔中」期間張秀賢已經成為了他們的傀儡,附和「佔中三丑」上演醜劇。

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中有部份政客一直以「新疆人權」問題為由干涉中國內政,企圖利用「新疆人權或新疆少數民族利益」問題在外交上制肘中國,事實上新疆的恐怖主義與伊斯蘭國和在敍利亞的征服沙姆陣線關係千絲萬縷,敍利亞駐中國大使日前接受俄羅斯媒體訪問時透露,現時敍利亞有大約5千名來自中國新疆的回教徒,在極端回教組織伊斯蘭國(ISIS)相關恐怖組織中作戰。外國政客和以及部份非政府組織以具偏見手法去理解新疆問題,其目的何在,十分清楚。

香港的文化博物館、藝術館或其他博物館收藏品不多,而且亦面對設施老化、不勝負荷等問題,如今遐邇聞名的故宮博物院落戶香港,即等同送禮予香港人,令西九文化區多了個珍品區,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可惜反對派將故宮落戶香港極度政治化,風馬牛不相及地將故宮和內地以往發生的政治風波扯上,完全是自說自話,亦妨礙了市民集中從文化角度討論問題。

看來公民黨的陳淑莊,承繼了前黨員毛孟靜那種「拒大陸化」的嘴臉,將故宮博物院在香港落戶計劃政治化、妖魔化香港故宮博物館項目,以所謂諮詢狙擊、阻礙項目發展,讓香港什麼也做不成,陳淑莊或許是自知自己在10月立法會開會以來毫無建樹、無政績,自認為自己具「文化素質」,亦有表演經驗,故在此事上大造文章,每逢事件有發展就出來見傳媒,基本上與博上鏡無異,港島的市民很清楚,陳淑莊這名演員態度潑辣無政績,只顧為私發洩表演,為反對而反對,為出鏡而出鏡,圖令香港一事無成。

「民陣」以「主權在民」為主題,「反對釋法、撤回覆核、我要真普選」為口號,聲言反對政府對4名立法會議員的宣誓進行司法覆核,這明顯地違反了基本法第85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的條文,但同時佔中三醜之一的陳健民在遊行前發起所謂「守護公義基金」,為4名被司法覆核其議員資格的立法會議員,包括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及梁國雄籌募經費,首階段籌款目標為500萬,應對有關司法覆核的訴訟,「民陣」已經表現得前后矛盾。

剛結束的選委會選舉,戴耀廷亦當選為選委,本應遵守選委的要求,依法履行選舉特首的職責。但是,戴耀廷亂港死心不息,又重施故伎,這次胃口更大,竟然要反對派選委與特首參選人搞政治交易,用選票換撤訴,這不僅影響特首選情,妨礙司法公正,如果事情真的發生,戴耀廷豈不是真正的「造王者」、「太上皇」?

釋法的要求是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劉小麗從頭到尾在第一次宣誓中一點亦沒有達標,故然是氣急敗壞、接近發心瘋的狀態。自己違規在先,還好意思指摘他人,正好說明這個人諉過於人,不敢承認之前的宣誓是玩小兒把戲,在表演自己。

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此前在BBC節目《HARDtalk》被主持人直言其「自決」主張「不現實」「發緊夢」後,近日赴英在接受BBC《Newshour》的訪問時,再被質疑到底「自決」是否即是要「港獨」,主持人質疑說,香港就算沒有羅冠聰所爭取的「自由」,亦不會變得沒那麼好,是否真的認為英美政府會干預。

劉小麗表示「梁振英似乎就是害怕反對派監督及威脅,所以以她作為一個缺口,對反對的聲音逐一擊破,很明顯是政治迫害。」劉小麗自己在立法會一個月內多次犯錯,先有發錯言,再有投錯票,其發言質素更被其他立會同事連番駁斥,在捐贈自己薪金一事上拖泥帶水,等了一個多月才不情不願地捐出薪金,更因此被港人和學生譏笑為小麗老千,其名已經深入民心,履行議員職責時屢次失職,監督政府時連番出錯,何來威脅可言?劉小麗在反對高鐵時播假消息,將高鐵說成軍事用途才是真正的旁門左道。

劉小麗無力勝任議員

有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學生近日在校園facebook專頁爆料,狠批劉小麗一次又一次「走堂」,甚至要求並非教職員的議員助理代課。該學生表示,之前因病缺席情有可原,但因為立法會份工就走堂,簡直罪無可恕。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日前提到:「如果允許以『港獨』為宗旨的組織登記註冊,允許公然宣揚『港獨』主張的人大行其道,允許他們把參與立法會選舉變成一個大肆鼓吹『港獨』言論、從事推動『港獨』活動的過程,甚至允許這樣的『港獨』分子堂而皇之地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這符合『一國兩制』嗎?符合基本法嗎?符合法治原則嗎?這給香港社會什麼導向?要把香港引向什麼樣的發展方向?對香港是福還是禍?」

這些人就是因為傳媒炒作了這項議題,故作出小動作,其實為了選舉卻是心猿意馬。如果傳媒冷待這項確認書議題,相信大部份人都會順應大勢而簽署,反正現在不簽就可能有多一篇報導、多一份曝光,故要將自己打造為不就範的「義士」,將確認書形容為政治打壓、更說是「挑戰港人底線」等等不足為奇。

包括民主黨、公民黨、工黨、民協及公共專業聯盟等12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就確認書相關問題與選管會主席馮驊會面。公民黨議員郭榮鏗在會後引述馮驊時表示,確認書只是為行政方便的措施,以便選舉主任決定是否信納參選人將擁護相關《基本法》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不簽署確認書亦不代表參選人的提名必然無效。不過,馮驊在會後發表聲明表示,根據《立法會條例》第四十二A條和《選舉管理委員會規例》第十六條,提名是否有效,須由選舉主任按照法例的要求作出決定。

「本土派」「教主」黃毓民連日來在自己的網台節目上炮轟民陣,指稱民陣「決戰、團結」口號落後,又指遊行人數只得零零落落的兩三萬人,況且每年參加者亦都是同一批人。

頁 3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