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剛
季霆剛
季霆剛
浙江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全國港澳硏究會會員

早在2007年,香港特區政府在施政報告中就首次提到要開拓伊斯蘭金融市場,將引入伊斯蘭金融及在香港發展伊斯蘭債券市場列為政府的重要措施。但直至2013年,特區政府才首度提出在政府債券計劃下發行伊斯蘭債券,並已在2013年7月修訂相關稅務及印花稅法例。自2007年至今,伊斯蘭金融在港的活動並不多。有人認為這是因為有關產品在市場上缺乏必要的推介信息,對這些產品陌生的投資者,較難獲得交易如何進行、價格成交過程等信息,使得這類產品在二級市場不大活躍。

香港中箭「攝石黎」曾在facebook繪影繪聲指打樁工程會滋擾鄰近小學上課,更稱會影響附近樓宇以至整個屋邨的地基,「不願再發(生)第二次香港城市香大學倒塌意外」、「不要將『計時炸彈』放在身邊」,更貼上相關地產公司職員的電話供市民「查詢」。言論一出,瞬間引起網民瘋狂恥笑「攝石黎」無常識,批評他連地盤有「建築噪音許可證」也不知,就胡亂指責。「攝石黎」立即刪除帖文「當冇事」,卻引來更多人狙擊。私煙和「攝石黎」「知少少扮代表」,連基本知識都無,還出來向公眾獻醜,但最後仍然要堅持自圓其說,死不認錯,兩者面皮厚程度可以說是並駕齊驅。

這名街頭女霸李偲嫣近日成為Lancôme代言人,在facebook反撃何韻詩支持者、力撐L’Oréal、呼籲「支持良心國際品牌」後,有如全智賢、宋慧喬般,擺出楚楚可人姿態,展示多張與L’Oréal及Lancôme產品合照,又有大段留言批評:「那些天天口說要爭取什麼自由、什麼公義;什麼權利的偽人政客」到Lancôme「搗亂」,形容是沒有道德。李偲嫣反泛民已經走火入魔,自以為作出與泛民相反的路線就是正義。每個人在心中除了有道義、原則外還有對事物的審美眼光。李可能不知東施效顰的故事,繼續孤芳自賞、自暴其醜,眼見李偲嫣連番出帖支持LANCOME,LANCOME形象更沉到穀底,筆者擔心該品牌會控告李誹謗。

戴耀廷在發動佔中後仍然死心不息,依然想當泛民太上皇,口出狂言提出「雷動計劃」,自己身為法律系副教授沒有理由不知道這明顯干犯了選舉法,戴醜近幾個月來明知故犯,雖然在泛民當中回響極少,但似乎黎智英卻傾向支持戴耀廷的春秋大夢,多次容許戴在其報章上評論分析「雷動計劃」的內容意義,最近亦擺設街站,明顯已經獲得資金支持。

羅冠聰這名未經註冊政黨的主席示威能力被人覺得是自暴其短,現在在台灣所提出的論點更是不經思索、為博取目光的歪理。國家自回歸以來多次推出挺港惠港措施,提出所謂中共在香港的特殊地位「獲取利益」令中港經濟融合是子虛烏有。回歸以來,中央政府應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的要求,先後出臺了一系列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全力支持香港的發展。特別是在推進兩地經濟合作與交流方面, 2003年以來,中央有關部門與特區政府簽署了CEPA及8個補充協議,推出了對原產地為香港的產品全面實行零關稅、對港開放47個服務貿易領域、開放內地居民赴港「個人遊」、允許香港發展人民幣業務等重要舉措;2011年李克強副總理訪港期間,宣佈了中央支持香港進一步發展、促進兩地合作的「36條」政策措施,2016年張德江委員長訪港視察期間亦多次支持香港作為國家一帶一路的平台。這些舉措,為兩地經濟合作與交流建立了制度框架,搭建了政策平台,有力地促進了香港經濟的發展。

周永康、羅冠聰這兩個過氣佔中人物對於出鏡、博出位之事無所不用其極,自從中箭成立以來,先後到美加進行所謂宣傳,卻是換來劣評如潮,基本上他們就是承集了學生時代的領導無方和財務混亂,好的承不了,壞的全部轉移到其新組織中。周永康、羅冠聰在大學生時代所作所為有目共睹,先後發動了罷課、非法佔中及暴力衝擊政總的惡行,法庭仍然在審理當中案件,他們往往想借這一系列的「威水史」來達到個人目的,甚至出選立法會,發春秋大夢。由於他們近幾個月以來不停重覆泛民政客所為,以博出鏡、博取曝光為榮,基本上與長毛、范國威、毛孟靜等人無異,最特別的可叫是在東隧口手持A4紙示威,自己發放照片供傳媒發布,可見其自吹自擂功力。

鍾樹根舉出要本土不要分離定調和張委員長來港視察的基本一致,用詞溫和得體、與中央領導保持同一陣線,示樹根有先見之明,具備政治觸覺。

習近平說,「一國兩制」是中國的一項基本國策,堅持這項基本國策是實現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必然要求,符合國家和民族根本利益,符合香港、澳門整體和長遠利益,符合外來投資者利益。討論到要用槍炮對付港獨,實不符合香港和外來投資者利益,基本上即使有極危急的情況,中央亦不會輕易動用駐軍。中央重視一國兩制故我們必須以自己的法律去處理港獨問題,中央不希望香港人事事都上京求救。

所謂人無恥便無敵,黃同學的邏輯思維在香港中箭成立後大不如前,亦暴露出黃同學的知識水準淺薄。從未參選的黃同學對於選舉法不懂,比喻不倫,而且令香港中箭與本本派的對立加劇,黃同學的做法實愚不可及。本民前支持者本來已經抨擊黃胡亂集資,黃竟然可以以政敵的例子來為自己的錯誤粉飾,恍如將梁天琦說成非法集資的同夥,不知黃同學當年在反國教前後的意氣風發、技驚四座的勢頭在那裡。

隨團訪京竟犯八項規定

到訪人大、港澳辦是重要任務,每次到訪前成員應進行預查,對到訪的部門、政策、官員進行深究,反覆思考應該如何提問,並作筆記。在中央八項規定嚴打下,竟然有人在天子腳下搞聲色犬馬,實膽大妄為。八項規定著力整治庸懶散奢等不良風氣,京城之人無一不戰戰兢兢,如無必要,簡化飲宴,減少支出,會所KTV按摩院生意走淡,竟然還有人在此時此刻在公務訪問團途中進行多姿多釆夜遊,對團體及愛國愛港陣容影響重大,情節嚴重,辭職道歉絕對有必要。

眾志步向失敗的最後一擊

寫支票捐給「WONG_CHI_FUNG」更是一個嚴重問題。為何香港眾志要用英文名來收款而不是黃之鋒,到底這個「WONG_CHI_FUNG」是黃知風、黃智馮還是何人實在無法得知。香港眾志從未成功註冊,但卻急於以個人戶口收取金錢,造法已經超越種金局底線,此批人既做撞車黨,亦成為出神入化的財技專家,真令曾經支持學民的人目瞪口呆。

為令人討厭的是,在隧道口搞事,衝出馬路,不但作不到示威效果,對於行經隧道的公共交通、汽車以致執勤的警務人員都會構成危險並會阻礙交通,幾年前長毛在隧道口示威已經被判阻街罪,香港眾志作為運動型政黨竟然真的全情投入跑步運動,到處流走,造成公眾不便,涉嫌阻街。

泛民應視之為中央伸出友誼之手,早日放下對峙,棄絕成見,盡量利用對談機會與把握著港澳事務主管權的人大委員長表達對現任政府和未來政改的意見,雖然只有不夠30分鐘,但仍然要堅持談得有深度、觀點要有新意。

泛民莫要辜負中央厚意

國家領導人,人大張德江委員長領各發改商務貿易部委來港視察,重視經濟議題之餘,更會在歡迎晚宴前與幾名泛民議員會面,幾名泛民議員在故作姿態幾日後最終同意參加酒會,與委員長會面。國家領導人在佔中、旺角暴亂後首次訪港,加上近日港獨本土思潮陰霾香江,筆者不排除中央會在宣導經濟議題外,還會重點處理日積月累的政治問題,對香港而言是恩威並施。

聖公會秘書長已經表明過去約30年,沒有在經費上支持崇基神學院,亦沒有派學生到崇基神學院,蘋果日報臆測聖公會退出動機,並且穿鑿附會地將佔中、旺角暴動等事件串聯一起,再一次顯示出他們報導手法裝虛作假,挑舋宗派關係,直接針對聖公會近來反對社會撕裂的言論,用心可誅,意圖惡毒。

黃之鋒美加之行演說不是門庭冷落,就是遇上示威和反對人士指責,亦暴露出其英文水準之低和論述力不足。黃之鋒的冒起主要是借2012年「反國民教育」,當時他口若懸河欺騙了不少人。嶄露頭角後,黃之鋒開始目中無人,反政府行為變本加厲,在「佔中」後期時更搞出絕食來為「佔中」延命,卻惹來劣評如潮,慘淡收場,令香港各界看真其「抽水」小政棍的面目。如今醜聞不絕,黃之鋒美加一行賠了夫人又折兵。

頁 4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