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剛
季霆剛
季霆剛
浙江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全國港澳硏究會會員

陳雲與梁金成同樣有意出選新界東,梁金成在五一當天眼見熱血公民成員在同場加映反水貨客活動,企圖鳩占鵲巢後,立即表示要終止活動,避免暴力發生。

「香港眾志」內鬥序幕?

羅個人作風色厲膽薄、見小利而忘義,從他出發時在其FACEBOOK貼出因為我唔係姓梁之說便知一二。黃則好大喜功、志大而智小、鋒芒畢露,是名小政客,兩名主要成員在美加之行中遇上一大支柱在港發攻,手慌腳亂,亦展示出羅不喜歡外界將「眾志」和黃劃成等號。「眾志」外憂未完,現在羅黃兩人已經出現權力內鬥,羅似乎是因為黃之鋒拖累「眾志」,令「眾志」成為眾矢之的大感不滿。

早在上月筆者就已經在大公報上發表題為學苑悖論另有所圖的文章,該文已經指出《學苑》是熱普城的文宣工具,為的是要令大學中的首投族傾向熱普城。黃毓民在其節目中曾經多次高聲朗讀《學苑》文章,高度表揚其文章內容前衛,並且不止一次地聲稱香港要靠呢批人云云。但奇怪的是,香港既然要靠這批人,黃毓民自己卻繼續出選指點江山,實在令人大感不惑。

香港眾志自喻為聖的墜落

香港眾志黃之鋒日前稱「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必須正式擺在國際談判桌上討論」。他在帖文中稱,「若我們希望透過『民主自決』,由香港人定奪2047年後的主權和憲法,在凝聚社會共識以及實踐全民公投的同時,必須獲得國際支持,方能成事。」之後香港眾志羅冠聰主席隨後亦到美加進行演說,馬不停蹄地為『民主自決』組織宣傳,黃和羅二人自喻為雨傘革命的締造者,在外媒面前面不紅耳不熱地直言坐監亦在所不惜

政壇多了個袁本初

星期日泛民才組織機場示威,沸沸揚揚,不夠兩天,羅主席對機場保安意識竟降至一個從未坐飛機山野村夫水準。之前在14年是自己犯禁在先,意圖強闖上京,偷雞摸狗地在線上辦理登機手續,後來到機場東窗事發,故被航空公司列為不受歡迎旅客,現在卻委過於人,如此邏輯真令意欲從政的青年卻步。既然他們聲稱機票和酒店由大學支付,為何要選搭列自己為不受歡迎旅客的國泰航空,是不是香港到美國東岸只有國泰航空公司,非也,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美國大陸航空、還有轉機的航空公司比比皆是,這種自尋煩惱卻委過於人的態度如何決定「香港的前途」。

黃本人在其學校連完成一份習作都成問題,一波三折,更連番被同學訕笑戲弄,自己卻跑去一系列美國常春藤大學討論「香港的未來」,先不談在學業上已經自顧不暇,拿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放在自己的履歷,說自己曾到訪作「巡迴演說」會令人對其學術成就信以為真,原來自己到大學「演說」是有關無國際、無國家承認的「公投」,但過程卻為自己的「成就」塗脂抹粉、日後亦可以自吹自擂一番,黃本人的學術能力如何,從同學口中可知一二

李偲嫣在政府總部開始絕食時宣讀譴責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的聲明時,多次錯將黎智英讀成梁振英,引來網民恥笑。日前香港眾志主席多次在城市論壇中多次稱呼田北辰為田北俊,具有同工異曲之妙。

PAYPAL對於非牟利機構接受捐款的開戶程序有明確指引,一家於非牟利機構要開立PAYPAL戶口必須要向開戶組呈上最近的銀行月結單已證明是已註冊的公司或機構,個人戶口是不應該接受捐贈。

「眾志」正在註冊,至今未獲批,即是說在香港毫無法律地位,黃之鋒及周庭利用眾志招牌,呼籲各界向其個人戶口捐款,形同詐騙。請問一旦捐款人士以現金入戶而眾志不獲註冊時該如何退款。外人捐款是因為眾志這個招牌,眾志很大機會不獲註冊,那是否所有捐款會自動轉帳到其個人戶口。他們是根據什麼法理將未經註冊的公司或社團和自己個人劃成等號。香港公司法有明確定明法律實體的細節,筆者覺得將未經註冊或不獲註冊的公司當成個人實在是聳人聽聞、混水摸魚。法理上更是與欺詐無異。

「香港眾志」尚未獲得公司或社團註冊,更未有任何銀行戶口,現時估計只有用個人戶口收取所謂的捐款,以個人戶口暫代公司或社團戶口已經有不妥,現在還要到美國搞路演,以他們的大花筒往績而計,預計他們必然在海外籌款,那他們即是需要接受境外財資到其個人戶口。現時他們既無公司或社團戶口、亦無註冊,在申請註冊文件中我們亦懷疑當中有涉及違反國法港法的文字,因為他們在公開場合已經多次表明要推動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自決公投」,聲稱由港人決定是否維持「一國兩制」,「港獨」將是「一定會出現」的選項。他們既知香港民族黨不獲註冊在先,在公開場合仍多次大聲狂言,似乎已經對註冊成功不感樂觀。

域名戰爭亦顯示出黃等人雖然僱用了全職員工負責設計和資訊科技,但往往落後於人。此次事件除了暴露出黃等人不善於打網戰成立新政團並且未有預先籌備,缺乏細節,新政團明顯是純粹投機,事出突然。

鄭錦滿一行人假借日本著作,欺世盗名,莫非他們除了鼠竊狗偷的行為外就沒有其他作為? 鄭近期不斷向長毛、范國威、慢必等人開火,互揚穢史、針鋒相對,明顯是要向其他激進派搶票,可惜比起以上三人卻無政績可言,想不到他們「熱狗急跳墙」會以圖書館開刀,與公眾為敵,試問香港的出版市場有多大,單靠台灣香港繁體字出版商就能覆蓋林林總總、千千萬萬的題材書籍嗎? 莫非就連以簡體出版的中國藝術、音樂書籍都要被「束在高閣」。如果只針對簡體字書籍,恐怕是鴕鳥式生存,逃避現實。

倫敦暴亂判刑值得參考

與倫敦的情況不一樣,旺角的暴亂參與者沒有進行搶劫、爆竊偷竊等涉及財物的罪行,在倫敦這些罪行都一致被重判,其一在倫敦一名少女因在暴亂中偷竊糖果就被判入獄8個月。在旺角,我們所見暴亂參與者是有組織地攻擊警方和記者,涉及蓄意傷人,而且具有政治動機,純粹是暴亂令社會不寧的行為,但倫敦對暴亂參與者的刑期的確值得參考,根據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學者作的報告顯示,重判對倫敦6個月後與暴亂有關的罪行有阻嚇作用。我們將對司法系統如何因事而異、因時而異拭目以待。

「香港民族黨」說白了就是「熱普城」的B梯隊,方便其暗度陳倉,偷襲其他反對派,消耗對方時間精力,拖垮對方。筆者不排除「香港民族黨」會派出在「熱普城」候選人勝算不高的地區,極力打擊公民黨、社民連等政團,與「熱血公民」,「城邦派」等搶佔最激光環。由於「熱血公民」等激進政團相較「香港民族黨」知名度較高,可以攬收其利。

美國向本民前收集情報,我覺得毫不驚奇,早在佔中完場之前,雙學頭面人物早就和美總領事館人員過從甚密,探討留學問題,雙學頭面人之後亦出席美加聽證會,故我們對外國「關注」已經是司空見慣。

表面護航,實屬暗箭

本民前梁天琦前日直認非在港出生後,成為網上熱話,熱血公民鄭松泰表示主張「文化」建港同建國:「唔系主張唔畀大陸人來港,最重要系先經「審批」,包括要經廣東話、香港文化等「考核」。被問到既然鄭認可梁天琦為香港人,但對於梁及其家人來港時有否接受「考核」,鄭松泰表示:「我又唔知梁天琦有冇經過呢啲審批喎,呢啲你問番佢自己至知,呢個我真系唔知。」

頁 5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