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娜
天娜
天娜

十二月倫敦遊

倫敦是一個多元城市,作為歐洲最大的城市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這裡學習、謀生及旅遊,在街上除了見到不同膚色的人種,更聽到不同的語言。倫敦的產業也是很多元化,金融行業故然業興旺,地產市道在外來資金帶動下持續向上,零售消費行業很暢旺,學術時裝文化娛樂也相當豐富,只差工業生產未有機會見到。當見到整條Haymarket都是劇院的時候,我很驚訝每個劇院每晚都能高朋滿座,倫敦的娛樂產業比我想像中大得多。於是我明白就是這種多元城市才能匯聚各方人才,使這個城市充滿活力,只要你有一種技能,無論是專業、學術、文化、以至演藝,你都可以在倫敦尋找機會。可惜當香港漸漸單一發展,我越來越感受不到這種城市動感。

可憐中產小朋友

星期天,如常與小朋友進行周日補習課。小朋友是沒有耐性全程溫習,中間總要有小息時間,會所的電腦便成為最佳的娛樂。一個人自己玩網上遊戲嫌單調,竟然邀請旁邊的小朋友一起玩對打遊戲,有得玩自然容易交朋友,不一會兩個小朋友便混熟起來。我在旁邊看雜誌休息時,有一位家長忽然搭訕,可能以為我也是小朋友的家長,想跟我分享一下教育小孩心得,一口氣向我報告她兒子當天排得滿滿的時間表,由早上學普通話班開始,然後是中午的算術班,下午有乒乓球特訓班,傍晚還要學琴,但似乎還嫌排得不夠滿,說如有時間要再多學幾樣。

這一代的企業家乘著改革開放的浪潮,在二十年前創業,由寂寂無名的小老闆,搖身成為中國富豪之一。他們當中有些是國內頂尖大學畢業或曾出國留學,有些企業的規模與全球知名企業看齊,有些近年在國外進行大型收購兼併,有些積極公益慈善回饋社會,有些建立敢言、開放的個人形象,這些種種都讓人對這班企業家有所期望。

碼頭工潮推動者

其實廣大市民最初對事件都不大理會,我開始時都以為是一單普通的工人爭取加薪事件。直至見到嚴首日粉墨登場,心想「有無搞錯呀﹗」,究竟他是來拆彈還是來引爆炸彈﹖不出所料,嚴的出場成功吸更多人關注事件,輿論及網絡一面倒傾斜工人,更廣泛流傳工人的血淚辛酸故事,聲援人士及捐款數目與日俱增,事件越演越烈。

中港媒體融合

前日有香港記者在北京採訪,光天化日下被毆打,在場記者即時報警,公安到場後卻草草了事,我認為事件十分嚴重,進一步證明國內對香港媒體極度的不尊重。然而,當看到今日香港各大報章的頭條,其中只有生果報及日月報在頭版作出相關報導,對傳媒來說是這麼嚴重的一件事,都沒能成為大部份報章的頭條,實在令人驚訝!香港媒體已經被人踐踏至此,還要龜縮迴避,怎麼不叫人失望﹖

窮小子的創意

生長在物質匱乏的家庭裡,總不成老嚷著要買這樣買那樣,要有新的玩意時,自然要想辦法,創意便是這樣逼迫出來的。在以前物資沒有那麼豐富的歲月裡,誰家的孩子沒有試過披毛巾扮大俠或超人、戴紙冠手持雞毛掃扮香港小姐、拾樹葉學紥糭等無聊玩意,大家都發揮無窮創意,玩得不亦樂乎。

去Kaikoura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觀鯨。Kaikoura是紐西蘭南島東岸的一個小鎮,由於地形關係海產類異常豐富,吸引了不少海洋生物包括海獅、海豚以及抹香鯨在附近水域覓食。位於海拔700米的Lake Tekapo是南島著名的旅遊景點,藍綠色的湖水沿自紐西蘭最高山脈Southern Alps,由山上的冰川沖蝕岩石至粉末狀,並經由Godley River帶至Lake Tekapo。

紐西蘭之旅 - Rotorua

又名臭蛋鎮/硫磺鎮的Rotorua位於地熱活躍帶,在這個人口六萬多人的小鎮裡,隨處可見地面上冒出蒸氣狀的地熱,空氣不時傳來濃烈的硫磺氣味,不知者會以為成個鎮的人都在放屁。下午,我們一行人去了Waimangu Volcanic Valley 尋找臭屁源頭。Waimangu 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地熱水系統(其實即是溫泉)可以確切追溯其地面活動的開始日期,該系統是於1886年6月10日經過猛烈的火山爆發後形成。Waimangu Volcanic Valley其實是一條分三段共約五公里的行山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