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東一江春水
向東一江春水

中環艷舞女

中環有不少大型律師行會「邀請」公司剛入職既見習律師係ChristmasParty表現跳舞。呢d大行通常會「隆重其事」,提前兩三個月請個排舞師黎同班trainees排舞。有隻舞,要求班女trainees著住短裙黑絲係張枱前後扭黎扭去,又要抬下腿咁。綵排期間,時值雨傘革命。

講返開心公園現場既「佔領中環五周年」研討會,朱教授同戴牧師又係度講咩商議式民主理論,滿口學術用詞,真係悶到死。在座既學生得個小貓三四隻。都正常既。今日既香港大學,相當國際化,過半學生黎自內地各省各市,仲有一大班細細個就移民英美澳加,擺到明純粹返黎香港為搵食既ABC、BBC同CBC,好似我呢D真正係香港長大既既學生,連三成都冇,試問有幾多個會聽過佔領中環呢單野?

真係唔講都唔記得,今年原來係「讓和平與愛佔領中環」五周年。幾年前,有班中年香港人誓神劈願,話要為下一代爭取民主公義,要搞公民抗命,堵塞馬路,逼政府俾真普選香港人。結果二零一四年九月,當七一遊行過左成兩個月,D民怨攤到凍晒,連蘋果頭版都只係報導「全城熱炒iPhone 7」既時候,政府突然公佈政改方案,提出沿用當時既提名委員會制度,按比例將委員會增加至二千四百人,提名門檻為三百人,提名最多三個特首候選人供全香港合資格選民選出。泛民主派本來一致反對,喊打喊殺,又話要辭職公投,又話要訓街抗爭,佔領中環又盛。眼見公民抗命一觸即發。點知只係隔左一個星期,政府再公佈「優化方案」,將提名委員會增加至三千六百人,提名門檻降低至一百五十人,可以提名最多五個候選人,班泛民一見到自己友實有機會入閘,即刻紛紛轉軚支持,話方案「符合民主」,大家應該「收住貨先」,「有幾多攞幾多」,「接受左呢個方案先再爭取個更民主既方案」。

今日係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亦即係開學日。今日我要返早。唉,返早最憎就係逼地鐵。八點幾去到油塘站,個月台已經塞到爆晒棚,條人龍排到上樓梯口。冇計啦!今日我地香港既人口已經直逼一千萬。而家既單程證配額已經增加到每日二百人,而自由行呀、優才計劃呀、內地生來港讀大學呀,年年政府都話要加大力度,令香港能夠「全面面向祖國」,咪搞到人口爆棚囉!呀長毛、社記、白鴿、工黨、左廿、學聯學民個D,一日到黑上街,一邊呼籲市民唔好歧視由內地來港既新香港人,一邊又話咩要爭取政府增加配套設施,減輕人口增加帶黎既壓力。收皮啦好心!呢D野班友嗌左十年都黎緊頭,由中學雞到大學雞,由青年人到老年人,政府十年黎都係睬佢地有味。

個陣覺得「皇家香港警察 」呢六個字,真係好有型,型過就咁叫「香港警察 」或者「警察 」。皇家喎!即係英女皇麾下,奉女皇御旨,肩負保護香港市民責任既警察。個感覺就好似歐洲中古世紀既騎士咁有型。所以曾幾何時,做警察係我既志願黎。每次係街到見到有警察行咇,我一定走埋去整個Salute手勢,講聲Good Morning Sir ! 我依稀記得,當時香港警察既形象好威武,絕對冇好似而家咁,會發生埋D攞個膠樽去救火之類既戇鳩野。八九十年代,香港經常有金鋪劫案,最震撼就係葉繼歡係觀塘打劫金鋪,日光日白揸住支AK-47係條街亂槍掃射。個陣留係屋企睇新聞,見到通街PTU高度戒備,夜晚得到港督高度表揚。嘩,真係叔叔不行。

我有一位朋友,姑且係度叫佢Rich柒啦(化名),男仔黎,住公屋,KONG U畢業。喂,KONG U喎,前英國殖民地高尚學府,唔差喎真係!係七八十年代,呢個應該係一個獅子山下,典型香港仔向上流動既典型。不過可惜,Rich柒太遲出世,佢唔係讀咩神科,即係非專業,非商科,又即係文科呀,社會科學,純科學個類啦。係今時今日,讀呢D野,畢業前景認真麻麻。佢GRAD左之後搵工搵左好耐,先搵到一份Research Assistant工,人工一萬頭到,供樓經已唔使諗,要還Grant Loan,要食飯搭車俾家用,仲要拍拖,手頭非常緊。

那衝上台的幾小步,是香港抗爭史的一大步。香港人參與遊行,素來是服從的小綿羊,每每緊遵「大會」指示,叫唱K就唱K,叫拍手就拍手,叫散去就散去,從來沒有質疑過台上指揮者的合法性,反思過這班人憑什麼來叫他們做這樣,做那樣。今天,終於有人有勇氣,衝上台去質疑,把騎劫者從台上趕下,把台還給大家認為是真正值得支持,聲援的人。

是次抗爭,意義重大,關乎香港文化傳承(見黃世澤是日於蘋果日報發表的社論),政府程序公義,以及港人引以為傲的獅子山下精神。若抗爭失敗,香港淪陷,指日可待。 事態危急,唯有急急拋磚引玉,寫下幾點星期日市民應該留意的抗爭指引,避免運動被騎劫,淪為唱K大集會。

建設?為港豬建設,再精辟既分析,再詳盡既建議,都係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琴晚一知道維基冇牌,第一時間好認真咁諗:香港曾經輝煌一時既電視文化,究竟應何去何從? 有冇可能發展網上電視? 港府黑箱作業,市民又可以點抗爭?圍政總多數唱K收場, 公命抗命有冇可能?不過好快覺得,其實諗黎真係晒氣。就講上年,DBC停播,政府撒手不管,港豬又話咩撐到底,結果點?諗黎,真係晒氣。

香港營商環境黑暗,成日口講自由市場,實質壟斷處處,已經唔係第一日既事。電力供應好是,公共交通如是,港豬係生活上經已身受其害,但係港豬依然默默承受,試問又點會容忍唔到冇牌俾維基?何況不知有幾多港豬,係真心鍾意睇TVB,覺得齋睇足一世都冇所謂?

速配活動更為香港的各大地產商和香港政府立下汗馬功勞,實在功德無量。現今一般港豬畢業生,人工通常停留在九七年水平,即一萬幾千,不可能在短期內儲到首期。而且港豬找不到伴,飽受朋輩家庭壓力,日日個心「囉囉攣」,會影響勞動力。自大學開始為港豬進行速配,豬公豬乸畢業後一起投入勞動市場,兩份人工,能加快儲首期步伐,儘早為地產商貢獻財富,接下廿年,為一層幾百呎的發水樓,辛勤勞動,晚晚OT,發揮「香港精神」。而港豬忙於勞動供樓,日做十幾個鐘,自然無暇理會政治,民主發展等與搵食無關之事,和慢慢培養出視各種反建制勢力為搞事,廢青的心態。香港政府自可安於加大力度,推行各項賣港政策。當港豬開始繁殖下一代,上述的情況又會循環一次,生生不息。

港喱的命運

常遇到一些師弟妹問我關於大學選科的問題 。我從來都不會虛偽地說一些「興趣為先」、「行行出狀元」之類的話, 我只會老實地告訴他們,在香港這個環境,讀不同科目出身,會在這個社會得到怎樣的待遇。港喱人生的可能性,實在是單一得可憐,是「包容」不到你讀社會科學,文科和純科學之類的乞食科的。一個成功港喱既模範,離不開做一個「可以搵到好多錢,有樓有物業」的人。做港喱,是很悲慘的事情,迹近奴隸。因為你不但一生下來就要接受這套苛刻、狹隘的遊戲規則,而且當你對這套遊戲規則稍為有所不滿、質疑,這個社會就會毫不猶疑地把你標籤成廢青、乞食、垃圾、無前途。你想改變? 改變不了的,因為社會上的大多數,都已或被迫,或自願地接受了這一套。這就是我們每天在歌頌的「香港故事」。這就是港喱的宿命。

阿凡達與左膠

香港面臨住一場咁嚴峻既殖民危機,點解左膠又唔話要黎一場阿凡達式既保衛戰呢?相反,佢地不停鼓吹包容大陸人,話佢地其實都係弱勢,都係中共政權既受害者黎。而當本土派一有人出黎話要源頭減人,就即刻將其打為排外、歧視,法西斯。而我其實真係唔明白,係阿凡達電影尾段,Navi人為左保衛家園,同人類決戰,見人就劈,勇武非常,最後終於打贏,將人類逐出潘朵拉星,你班友個陣又唔話咁係鼓吹排外法西斯?個班人類士兵呀,其實都係受害者黎,係資本主義既制度下被逼打份工,參與剝削弱者既行動,就咁俾Navi星人劈死,真係好慘呀!Navi人應該對抗既,係資本主義制度,而唔係個班「弱勢」既人類士兵呀!

港喱人生

北區幼稚園爆棚,港喱被迫同雙非家長通宵排隊輪表。睇CCTVB,見到條龍成千人,幾公里咁長,再見到D受訪家長係度大叫無奈,又好激進,好唔和平,好唔理性咁出黎遊行,簡直係享受。點解?因為香港而家俾中共玩人口殖民,由雙非,自由行,優才計劃,到內地大學生,完全係自己攞黎。

是日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於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大戰民建聯司法及法律事務副發言人,兼山西省政協委員,兼香港專業人士協會副主席,兼執業大律師馬恩國。信不信由你,經此役後,香港的普羅大眾,基層(偽)中產,一定係撐馬大狀多過長毛。此役可謂繼蔣麗芸後,再次突顯出民建聯作為立法會第一大黨,在招攬黨員方面,對香港人的低B政治心態可謂掌握得爐火純青。

香港人的政治覺醒,大慨始於六四。當時上百萬人上街包圍立法會,應是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次,亦是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當時香港人口約五百萬上下,意即當年每五人即有一人上街。第二次大型的民主運動,應數零三年的七一遊行,當年香港人口約七百萬上下,有五十萬人上街,比例約是每十四人有一人上街。今年,梁振英上場,香港急速赤化,民生,核心價值危在旦夕。儘管是年七一有四十萬人上街,其後亦有反國教,反東北發展的運動,規模已遠非八九六四和零三七一時可比。隨後梁振英管治團隊不斷爆出令人髮指的醜聞,政府陷入空前的誠信和管治危機;而樓價上升,貧窮懸殊,人口老化,以至食物安全等民生問題不斷惡化,而今天元旦大遊行的人數竟只有十數萬,更有愛港力等團體試圖抗衡狙擊。香港的民主運動,可謂陷入衰竭中的局面。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