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霞
陶霞
陶霞
喜歡文字的 hedge fund trader,與講錢的文化人一樣:庸俗、醜陋,總覺得與世界格格不入。https://www.facebook.com/ToHaHK/

儀式進行前,驊仔帶來幾位小姐一字排開,讓阿明選擇。畢竟驊仔是一位色途老馬,懂得忙裏偷閒。而阿明選擇最貌美、身材最好的一個,而驊仔則選擇了最年輕的學生妹,至於會否衰11,他根本不用擔心。的確,有黨的關照,有如免金牌。

那年十八,母校舞會,阿暉曾對中學老死講過:「無論我地升唔升到大學都好,將來結婚,記得要搵番對方。」在大學二年級,阿暉收到人生第一個紅色炸彈,正正由這位中學的老死送上。阿暉在高考後繼續升學,而對方則投身社會,對於人情世故,後者顯然比所謂的大學生更為了解。當時仍然年少無知,阿暉仍以為去舊式酒樓赴宴,公價人情還是跟父母年代一樣: $300!

想像你出街買外賣,順路的話,可以順手幫同事在轉角的老麥買個包,或者到街口的茶記買常餐。但相信你不會在烈日當空下,行20分鐘到商場,然後再排15分鐘,只為買一杯珍珠奶茶。就算對方是女神,相信都不會珍視你的付出。

看更、援交、首置plan

「係咪即係看更?」「有少少分別!物業管理員唔同看更,工作唔止巡樓咁簡單,我仲要解決住戶日常問題。」「如果你識分PTGF同一般性工作者,就應該會易D明白。」這句話,阿星當然沒有說出口。

帶罪的80後

阿明,接近30歲,幾乎每間公司都有一位類似員工:大學畢業、未婚、無樓、與父母同住,屬典型80後。畢業後一直於同一間公司工作,從未轉過工,人工扣除強積金後略低過兩萬,無能力買樓是跟女友分手的主因。後來,他知道女友跟了一位富二代。他深信如果有能力供樓,現時已經結婚,幸運的話,應該有一個兩歲的小朋友。假期不會跟豬朋狗友聚會,而是與小朋友一同參加學前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