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
不土生但土長於香港的90後,在北京讀書四年,踏遍中國各省,對中國和香港當前情況各有體會。熱愛旅行,向環遊世界的目標出發中,長期徵旅伴~

來自WECHAT的問候

有人係香港讀緊書,係WECHAT見到我SHARE既野之後覺得好「糾結」。佢好中意香港,想為香港出一分力,但係又好怕出事。我同佢講「你有這個心意就夠了。你可以多點問候你周邊參加的朋友同學。但是別去,真的。」我咁講係因為佢係個大陸人,如果發生左咩事,番到上去可能會有好大既後果。佢有咁既諗法實在令人好開心,畢竟有更多在香港讀書的人選擇純做一個「過客」,對香港既事不聞不問,完全唔打算關心。

在柬埔寨遇到某大陸遊客

「上次和兒子到香港轉機,住在海港城,附近那叫一個擠呀!都是大陸來買東西的,說話大聲拖著箱把街擠得死死的。我就跟我兒子說,難怪香港人會不滿,你看這邊現在都沒有香港的味道了,都是大陸人。第二天早上7點,我們去那個中環站坐香港機場快線,因為太早了都不會有大陸旅客,車站走的都是香港的上班族。他們靜靜的走,我就跟我兒子說,這才是本來的香港呀。」

記憶大角咀

昔日的大角咀,是個船塢和工場眾多的工業區﹔現在的大角咀,是中產富戶和劏房戶貧富並存,新老交集的住宅區。而對於我等或在附近居住,或在附近上學的部分90後來說,它是我們昔日的「蒲點」和回憶。

大陸學生是怎樣入「黨」的?

每次假期返香港,同好耐冇見既朋友食飯既時候,成日都會俾人問:「你係上面讀書,有冇入黨吖?」「你身邊係咪好多同學都係黨員黎?」「大陸人是咪好易入黨o架?」其實入(共)黨,又邊有咁易吖……佢地諗得太天真了。

件事是咁的,6月底某日,亦即係我畢業前幾日,有一個電話打過黎俾我,叫我即刻去學校某樓的辦公室填一份「給港生填的問卷」。當時我仲以為學校想以問卷搜集港生的畢業訊息,仲覺得有少少奇怪,一般搜集訊息都係港澳台混埋一齊既,好少會單獨對港生咁做。

朋友C(大學時期關係最好的女性朋友): 香港怎么都限奶粉了? 大陆这边就是奶粉不安全才到香港买嘛,香港人这样太不顾内地婴儿死活了吧………我︰ 香港連續十多年都被選為最自由經濟體系,能把香港迫得要限奶,可想而之香港奶粉本地的供應情況有多壞吧。而且,難道你覺得,只有700萬人的香港能向13億人存在的大陸供應一切所需奶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