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xx
T-rexx
T-rexx
來自獨立樂隊的說唱者。 熱愛音樂創作,愛觀察人生百態, 討厭不公義。

一直以來,我們早已見過不少抗爭者未有動手之前就被拘捕,及無故被警察使用武力對待。相反,藍絲帶將示威者打至多處受傷呢?遭警察「放生」。現在土共手段越來越暴力,警察亦不會加以阻止,甚至雙方分配好「你打人,我拉人」的良好合作關係。如此情形,抗爭者是否要做多一點去保護自己?

不要對曾鈺成存有幻想

稍為心水清或記憶力良好的人,都應該記得曾鈺成曾經幾年前的拉布戰時,當召集議員歸位的鐘聲響起後那兩句「返嚟就郁」,和交給黃宜弘的兩張紙條。復會後,黃宜弘隨即向曾鈺成要求終止辯論,曾鈺成便引用議事規則92條剪布。事後他亦承認早已得知黃宜弘有意提出終止辯論。究竟當時他是否有份部署建制派行動?大家心中有數。

當知道自己出醜了,建制派議員先是「派路上身」,不斷將責任「傳」給身邊的「隊友」,你說他是黨鞭,他就說另一個他遲到,總之不是自己責任。冷靜下來後,為保住選票,就採取「眼淚攻勢」,以矯情搏取同情。當然,對他們最重要的,就是向中聯辦交代離席事件,以保仕途。

請藍絲選民懲罰建制派

周融等人在場外高呼「票債票償」。對呀,當然要「票債票償」啦!但「票債票償」的,不是泛民,而是建制派議員。泛民議員在這次表決中沒有對不起民主支持者,反而建制派議員就離棄藍絲的意願,背叛自己的支持者,背叛在立法會外面不斷動粗的「義和團」,叫場外的藍絲白曬太陽,白吃飯盒,叫無所不用其極取自簽「撐政改簽名紙」的工作人員「白簽一場」。

「若不招供,株連家屬」

警察如此無法無天,難怪有不少人質疑「蠔涌爆炸品案」部份「證物」是警方偽造的。可是當權者和愚民不斷縱容警察,警權不斷擴張。現在警隊更史無前例地進駐立法會。在這個先例下,行政機關很容易越權凌駕於立法機關,威脅到三權分立。到時,香港警察將可能成為由三權分立演變到「三權合作」的大功臣。

言論自由是姓屈的專利?

如果這樣也需要出動到律師信,那林慧思老師、該智障人士的家屬、「嶺大音樂會事件」中那名被指為在職社工的樂隊成員,也應該同樣地以你文章中的「圖片及文字對他們造成傷害」為由,出律師信向你追究,對不對?到時你該不會又大呼小叫,說自己言論自由被打壓,說自己被滅聲,一哭二鬧三上吊吧?至少,我肯定,你那班死忠一定會大呼小叫得比你更誇張,如小丑一樣。

不讓座等同殺人放火

你們又是否從來沒試過不讓座給有需要人士,包括手震腳震,面青口唇白的人?聲討不讓座的人,是因為不讓座的行為逾越了你的道德底線,還是你只是藉別人的行為來取得一頂道德冠冕,一張贖罪券?

就算是政府和人民,也不理應以主人與貓作比喻。拿「寵物」作港人的喻體,簡直就是侮辱港人。現代社會,政府是公僕,是公民的僕人。人民理應是制約政權的監察者及政權的服務對象,而不是政權的附屬品,更不是被政權隨意呼來喚去、奪去自由的寵物。把人民當作政權的寵物,嚴重矮化人民的地位。

師兄,何必呢?

劉浩龍,一直是懷才不遇的代名詞。而現在,「懷才不遇」很可能會被「沒良心」代替。其實「師兄」星途的確坎坷。可能是際遇不好,可能如傳媒所講一樣態度欠佳,自1997年無綫電視自辦的第一屆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連摘金獎、最佳演繹及最具演藝潛質三個獎項後,其星途一直不如意。簽約華星,碟也未出,公司便倒閉。只能在無線做音樂節目主持人,及在《雙面伊人》中飾演毫不起眼的小角色。縱有靚聲好歌喉,無用武之地,比那些有實力的一碟歌手更叫人惋惜。

歌頌世界大同的歌俯拾皆是,但在我眼中,這些只不過是麻醉劑,只是用於止痛。用得太多,隨時會上癮和出現幻覺,以為單靠愛就可以改變世界,但事實是:少年你太年輕了。

納稅主義者

「無繳稅的就是對社會無貢獻,是垃圾、是廢青!」「納稅主義者」亦常常標榜有交稅就有貢獻,沒交稅就有沒貢獻。但攪清楚,有沒有貢獻和你交多少稅、賺多少錢是兩個概念。

蘇澤光說高球場代表着資本主義,以至香港作為世界商業中心的形象。他口中的資本主義,就是資產階級消閒的空間比基層生存空間更重要?他眼中的商業中心,就是用不斷用燦爛的霓虹燈掩蓋未曾解決的貧窮問題?

外國人《How_To_Order_Mcdonald’s_Like_A_Boss》,他們就覺得有趣有創意,香港人拍個M記RAP,他們就會大罵這是無聊、白痴、低能、無品?說他「玩得差」也只是針對他的操作不夠好,但「無聊、白痴、低能」是牽涉到這類影片的本質嘛!這是不是雙重標準?這是不是對香港的另類創作及音樂刻意諸多挑剔,見外國做同一件事的就包容接納「流曬水」?

真假滅聲

孔教學院大成何郭佩珍中學上年年尾被傳出禁止學生在校內談政治,又不准學生佩戴黃絲帶。如此事屬實,這就是學校利用權力,無理地限制學生言論及行為自由,無理地滅聲。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十二條,我們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佩戴黃絲帶和談政治是學生表達自己的主見,又不是所謂「傷風敗俗」的行為,為什麼要禁止?

你們都是屈穎妍

見屈穎妍出聲,幫港出聲等親建制鷹犬當然不會放過難得的曝光機會,發動「為言論自由,支持屈穎妍」的千步默行,聲稱屈穎妍「被滅聲」。不過,無權者一句留言真的有力「滅」有政權撐腰的寫手所發出的「聲」嗎?無權者有相對優勢的機制和權力滅聲嗎?思想懶惰的人不會思考這一點,他們只會高呼:「我哋都係屈穎妍!」

她說她因撐警而遭網絡欺凌。事實是這樣嗎?事實是因為她為警察違反指引及欺壓弱小的行為護航,冷血地說出「警察不是神,總有出錯的時候」、「警察拉錯人,市民頂多受苦七十二小時」、「如果大家甚麼都不做,就甚麼亂子也不會出,警隊就可明哲保身」等無理說話,在被砌生豬肉而飽受驚嚇的事主及其家人傷口上灑盬,被不少市民唾罵。

頁 2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