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xx
T-rexx
T-rexx
來自獨立樂隊的說唱者。 熱愛音樂創作,愛觀察人生百態, 討厭不公義。

聽完Common,不如聽下Nas

Nas是屬於紐約皇后區的Rapper。他弟弟是說唱團體Bravehearts的RapperJungle。他父親OluDara亦非等閒之輩,是一名Jazz樂手,曾參與Nas的歌曲,可謂一門三傑。

請不要對說唱音樂存在太大幻想,它們絕大部份都沒你們想得那麼社會性及政治性。我也想Consciousrap與Politicalrap可以成為說唱音樂中的主流。到處為弱勢充權,到處宣揚抗爭與變革,到處提倡對理想生活的追求,多好?可是現實,就是現實。散播各地的,多數是營養欠奉的炫富歌、威水歌與曬命歌。

從 Common 認識 Conscious Rap

Consciousrapper,可譯為「有意識的說唱者」,或好聽點叫「知性說唱者」。這流派專注於透過說唱音樂,宣揚意識和傳授知識。知性說唱者與普通說唱者不同,普通說唱者的主題,多數圍繞自己生活和身邊的人,比較個人主義。但知性說唱者的視野多數都比較宏觀,從個人狀況看到社會面貌。歌曲多數會譴責暴力執法、歧視等各種社會問題。他們當中更不乏提倡激進的社會變革,提升聽眾的抗爭意識和對現實環境的思考。

不少少數族裔是在港第二、三、四代人了,他們的長輩有的隨時和我們的長輩同時進入香港,但仍未能接受同等的教育,仍未能從制度上獲得本土與共融的空間,還要被人當做新移民。大哥,有很多中文程度較低的少數族裔朋友,是在香港本地出生的。在香港出生及成長,不是他們自己能選擇的。

今年政府打擊小販特別嚴厲,恐怕亦是為了讓建制派製造政績。早前深水埗就有建制派力數小販造成嘈音、衞生及「小販食煙會引起火災」等問題,主張農曆新年期間應「零容忍、一見即拉」。食環署又指「春節」期間如發現有無牌小販售賣熟食,會即時嚴厲執法。這樣一唱一和,豈不是方便各區建制派「成功爭取」讓小販消失,讓建制派荒謬地以剝削基層的方式,製造「民生不遺餘力」之假象,在後雨傘時期舔盡議會選票,協助共產黨更全面控制地區聲音?

港共那邊的人,總是喜歡把所有反對者打成「港獨派」,將與港獨無關的主張扭曲為港獨主張,將與港獨無關的言論扭曲為港獨言論,再籍此攻擊之。無他的,因為他們要抹黑反對聲音,並向小市民制造恐慌。試圖令他們覺得港獨是必然有害的,是分裂國家、外國勢力破壞國家主權云云(「中國人」好像一向對分裂十分敏感),凡反對政府決定和上街抗爭者都是港獨份子。這樣,一旦有人指出政府倒行逆施,就是攪分裂,就是攪事了,政權本身的問題及背後的政治任務就輕易被大眾忽略了,對不對?

青年事務委員會,看似為青年服務而存在,實際上是打壓青少年的機構。三日前,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主持青年交流會時,大聲喝罵台下年青人「收聲」。那個年青人為何受到如此對待,原因是她題問時用到所謂「粗口」,正當她嘗試解釋時,就被喝罵打斷

身為屯門人,我真的憤怒了

隨著水貨客增加,藥房越開越多,商店更越來越為「篋神」而設,例如新墟。而屯門其中一個樂土-置樂有商場重建,裡面賣的將極有可能是水貨客的貨源,「篋神」進軍置樂是早晚的事,裡面街坊價錢的本土小食店恐怕已經處於死亡邊緣。

就當政府要開設新局,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你只撥3500萬?而這3500萬只不過是額外的、局的上層領導的開支,包括局長、副局長等,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認認真真設立一個完善的部門負責,只請「幾丁友」?這「幾丁友」可以做到什麼?這「幾丁友」足夠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倒不如於商經局內加設一個專責創新及科技的副局長,這樣不是更能節省支出,更有效利用人手嗎?

香港培青社裡面有一個叫什麼「天有晴」的admin,在培青社Page及發貼,說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被ISIS劫持時出示BNO或外國護照。下面還有愚民回覆說「說得好,無事時說自己是外國人拿BNO及外國護照而且反中國,有事時說中國人,要中國政府幫他們做事。這些人正式無恥之徒」、「不承認自己係中国人的香港人記住有事就話係美國人,或者係日本人。」

說得出獨立本身是有悖倫常這些說話,恐怕你仍停留家天下封建思想。如果因為你是大中華主義者,因此有所見解。中國五十六民族包括蒙古族,外蒙古獨立亦是有悖倫常。現代社會,人民不是政權及國家的從屬。人民如果認為獨立對自己居住的地方有利,是有權採取公投表決的,如蘇格蘭與加泰隆尼亞。當然成不成功是兩回事,但也不可以說他們是有悖倫常吧?《學苑》討論獨立的可行性,又如何?

我的庫爾德族網友,於我面書看見上此圖片,她Inbox問我發生什麼事。我向她解釋,有一班以和平自居的政府支持者,把遇害人質的圖片上的頭換上民主支持者的樣子,還說這樣十分好笑。她告訴我,他一點也不覺得好笑,反而問他們的和平是否只是口號,只是「做show」。她懷疑製作改圖和認為好笑的人腦袋有問題,這些「Dumbass」是否不知道什麼叫尊重。

在我們記憶中,最接近搖滾的兒歌已是《夏日熱辣辣》。但仍未看見最接近兒歌的搖滾。反而本地流行曲加入兒歌元素的例子,有泰迪羅賓的《點指兵兵》、楊千嬅的《小星星》、許志安的《大風吹》,它們最多只借用兩三句來突顯歌曲主旨。但在美國,早有搖滾樂隊將整首歌塞滿童謠,並成為經典金曲。這就是Nu-Metal殿堂級樂隊KoЯn的《ShootsandLadders》。

要犯《國家安全法》很簡單,就是你要危害中共政權,推翻社會社義制度。即是批評中共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隨時中招,因為中國一向有以言入罪的「優良傳統」,我們一起期待著滿青文字獄的降臨吧!忘了告訴你,持有間諜工具也是違法,即是相機、手機等具拍攝功能的也可以包括在內。換言之,只要你得罪中共的人,例如高官要和你女兒或女友睡而你加以阻撓,他們就可以因為你身上有手機,而把你拘捕。被拘捕又如何?最高刑罰是死刑和終生剝奪政治權利。它不但令中共為所欲為,更凌駕了香港法律,破壞香港本身的法律精神及一國兩制,把香港變成中國城市般看待!

香港青少年軍總會和解放軍關係密切得十分不尋常。先是葉劉「疑似踢爆」是解放軍青年團,再有媒體報導指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譚本宏「委任」長鄧竟成、李明逵等人為諮議會成員。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身為榮譽贊助人,竟然有委任的權力,根本不合常理,可見解放軍在「青少年軍」有一定主導角色,甚至可能正在參與操控青少年軍的活動。

本身希特拉青年團是希特勒少年衝鋒隊,希特拉少年衝鋒隊在1922年只有1,000多人。在1933年重建後竟急增到2,300,000人,因為他們為納粹黨招募年青黨員,吞併了其他德國青年組織,因此成為該時期納粹德國唯一的青年組織。1936年後,希特拉青年團由一個青年組織,變成一個「希望所有德國雅利安青年都參加」的國家機構強制性組織,變相所有年青德國男性都要加入。

頁 5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