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xx
T-rexx
T-rexx
來自獨立樂隊的說唱者。 熱愛音樂創作,愛觀察人生百態, 討厭不公義。

別讓子女做齊昕老母隻兵

請Blacklist香港青少年軍總會,如果你不想自己子女被赤化的話。這個新制服團隊明日在昂船洲解放軍軍營舉行成立典禮。本來有新制服團隊成立,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市民大眾也未必有興趣去理會。可是,你看一看,誰是總司令?齊昕的母親。首席榮譽會長是誰?董伯伯。榮譽贊助人是誰?梁振英、張曉明。再看看他們其中一項宗旨,是「加強香港青年的公民意識,令他們認識中國公民的責任及義務」。

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文化、制度極不同。以法律為例,香港行海洋法,中國行大陸法,兩者的法律理念和哲學,以至運作皆有極大出入,為什麼要由學習大陸法的人到海洋法的地方擔任律師呢?與其叫他們重學海洋法再到香港,倒不如用香港人。金融業也一樣,大家法制不同,用本地人才不是更省力方便嗎?

「我做佢五、六年嘢,我就開始畀首期去供間樓屬於自己,呢個先係年青人的朝氣,所以我覺得理念上有啲歪曲咗。」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根本不理解年青人的困境。

幸好傅珮嘉的《一枝煙的時間》,沒有被迫改成一枝香的時間;「每當點起一支煙便想起你」,沒有改成「每當點起一支香便想起你」,否則便從思念昇華到生離死別的境界。

中共的鷹犬不斷推廣普教中、洗腦教育。課本內不乏歌頌中國的內容(連詆毀反對聲音及示威者的我也見過),更不少把粵語常用詞彙視為不標準,內地常用字詞定為標準的「功課」。近日關注普教中團體就發現一間北區中學的這類功課中,不但「巴士」、「的士」、「雪糕」不被認為是「標準漢語」,連「取錄」也不是。

你問學民孩子做了幾多年人,讀過幾多年書,為甚麼只有他們的公民提名才是對,別人的方案通通是垃圾。但首先, 學民有說過別人的方案是垃圾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又何需邀請四人論政?正如你所說,他們自己說了算吧。但不要當年青人指出你們的問題,就把他們當成不聽意見。

正如樂人地帶攪手王元龍於面書上所說,香港工廈Livehouse生存在全世界租金最貴的地方之一,卻沒有全世界最具消費能力的觀眾。在地產霸權下,地價與租金問題,相信大家已十分清楚。現在炒賣工廈,情況雪上加霜。向來崇尚單一經濟發展的政府還要活化工廈,工廈Livehouse的生存空間買少見少。另外,不論引進樂團表演,還是器材,通通都是開支。然而香港indie Band show已是數一數二的便宜了,你看樂人地帶,Hidden Agenda等等的收費,和外國的及平時演唱會相比,天壤之別。小本經營的Livehouse的負擔是很沉重的。

你認為接受指引容許手淫,這些放蛇警察就會心息?錯了,你看看近三個月警方執法的習慣,他們最喜歡是違規執法,和左「扑」右「扑」。自己是警察嘛,可以隨時以「砌生豬肉」作要脅嘛,當然擺盡官威。指引容許手淫,他們就偏要你免費口交、免費性交、免費按摩等違規行為,視指引和條例如無物。

教授說的,也不一定是對的

何謂貢獻?貢獻根本不能從金錢及收入量度。收入及薪金只不過反映你的崗位在市場上有多大需求,你收入比較多,只是因為你在市場上成功奪取更的資源,不代表你貢獻大。資本家和中產透過市場活動給予基層就業機會,但無基層和不同崗位的下屬,他能安享地位與財富嗎?沒有基層當最前線但不受歡迎的工作,社會如何運作?預防瘟疫基層清道夫難度沒高薪的人貢獻大嗎?沒有基層清道夫,大可能早已帶走你的性命,你能在衛生的環境享受健康的生活嗎?

面對真相後可以是放下負面感覺,或是對社會公義、將來社會有光明磊落的警隊是如何重要有更深刻的理解,為什麼屈女士一定要利用自己一貫「天馬行空的聯想」,替「面對真相」和「記恨」、「復仇」扯上關系呢?屈女士是否認為警察十分可恨呢?她怎會認為記錄警察違規行為的,都必然是教人仇警呢?

如果採用「真普選形式」,門檻可開放給所有玩音樂的人。所有做音樂的人,無論有「公司背景」,還是「無後台」的獨立音樂人,都有機會入選,對所有音樂人及樂迷來說都是比較公平。如此一來,「我最喜愛的男女歌手、組合大獎」就變成純粹以歡迎程度作準則的獎項。可能有些歌曲沒有派台,甚至來自沒人脈的音樂人,不緊要,只要你越受歡迎,就越大勝算,無論你是《青春常駐》還是《話你傻豬怕你嬲》。這樣的「我最喜愛的男女歌手、組合」,沒有篩選,純粹看你有多受歡迎,更具民意認受性。

豬一樣的鄭耀棠

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接受《有線新聞》專訪表示,鄭耀棠不認為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有錯,還反問主持「(警方)無追殺人呀,係咪呀?」,並強調當時警方目的只是驅散人群,指當時「胡椒噴霧又唔得,呢樣又唔得嗰樣又唔得」,唯一方法是施放催淚彈。

凌晨時份,社會記錄頻道記者於社交網絡表示,記者於旺角通菜街現場採訪時,無故被警員趕上行人路。該警員並對他說「記者行返上去,依條路係比犯行嘅」,記者懷疑是指剛在通菜街被警察包圍的市民。隨後更有警員以異常方法,走入唐樓內拘捕大約二十多名市民。

本月香港政府無聲無色地修改《基本法》官方簡介,把《基本法》第28條「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文字全段刪去。

惡名昭彰的「禿鷹」又怎會理這麼多,反正我們已經知道,做錯事後一味不認錯,是警隊一貫作風。而且面皮沒有一吋厚,很難做到高官。你看香港的高官,說句像樣的說話,對他們來說好像是會死的。

工聯會出賣工人,是常識吧?

工聯會除了蛇齋餅糉,幾乎就只有工人醫療所、工人俱樂部、職業再訓練中心、就業輔導中心。站在工人的立場爭取勞工權益?可以說是「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半分鐘也沒有」。工聯會的「撐勞工、為基層」,就是「一細啖砂糖,一大啖屎」。看著他們掛在社區內「邀功」的橫幅,不知就裡的小市民,還把狗熊當英雄。

頁 6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