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龘
周龘

活出非基督的基督徒價值

由往年經營劏房,到現時利用申報機制的灰色地帶提前購買地皮以搏取收地賠償,兩者似是沒有存在明顯上「犯法」問題,但這種走精面的做事手法卻是「師承」自幾位前任高官: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曾蔭權特首在慳電膽政策上益親家。可以說這是香港官場的「潛規矩」。陳茂波將此等手法化為已用,不單作為問責高官不合格,更進一步破壞他另一個身分 – 基督徒的見證。

六四.信仰

六四不單單是描述一群人的含冤受死咁簡單,她更代表在這個國家,人民是否可以推動改革國家的制度,人民的聲音有力量定或是黨的力量大,是「黨先於人民,定是人民先於黨」.在中國,普遍人或是被禁止,或是「被教育」,都對六四不太認識.從中共如何努力消滅六四這事件中,就可看出中共怕被人察覺到這現實:就是原來中國仍舊行緊帝制,「黨既說話,你(人民)就要聽,唔好諗著反駁,一反駁你就錯了(死了)」

現在Facebook等新媒體及網絡全面普及令到堂會之間資訊不再唯基督教傳媒壟斷。這些以往會被「收埋」的行為也得以曝露在陽光中。最重要的是,當平信徒愈加困在教會四面牆內,「外面的世界」大眾媒體,新一代香港人卻對教會形成更極烈負面印象。直至有一刻,我們被冠上一個雅號-「耶撚」。

文中引耶穌跟稅吏和罪人同檯吃飯及經文來論到林以諾帶領陳信主本是信徒應盡之義。「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之後又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作者對經文無理解錯,我們本應是接納/親近一些被社會離棄的人,讓他們得聞福音。然而,引來社會的強烈批評的原因,除了因為陳本身被大眾「視作過街老鼠的人」之外,另一因素我們不能不注意的 - 是林以諾此人言論的前後不一。

沒有討論,沒有回應,將人家對自己的批評說成是「鬧爆文化」。第一顯得其十分自大,他自己被人批評,關香港整個基督教界什麼事?? 下次他老人家教會出了異端,係咪應該出一個POST說全香港教會也被異端滲透了?! 第二,他是有心將其他人的批評污名化,客觀效果是一些不知前因後果的信徒/教牧 (就我觀察是有為數不小的牧者有睇林的FACEBOOK)看到他出的STATUS,第一時間當然係覺得林十分可憐,被人「鬧爆」了。

元旦倒梁遊行數點觀察

公允點說,示威者與警方是兩大陣營對壘,示威一方想方設法的,是如何將自身的訢求傳到想傳達的對象(例如今次是梁振英) ;而警方就是確保市民在合法而安全情況下表達訢求。但以上的都是書本講法,現實情況是什麼?示威者就是暴徒?警方就是逼於無奈的公正執法者??

2012年感動我的聖誕節圖片

聖誕節,日前Benson 的圖片引起極大爭議,及後陳到兄寫文點出信徒應如何讓人明白到福音,是單單企係街唱首歌就回家?定以行動去活出基督的愛?在此我想分享龔立人教授在的一段話。

食環署在整理市容的「制度」是在滋 長 罪 惡 !它令到人在當中犯罪而不自知, 傷害他人卻因為有種種從制度而來的籍口去開脫。 例如「我都係打份工姐~~~ 」「我也只是接上頭ORDER詐~~~」「我也要搵食, 我也沒辦法」等等,這是每次有食環的新聞出現也同時出現的論調。而當黃子華名句「搵食姐 犯法呀 我想架」成為這個社會的核心價值時候,在信仰而言就是一種危險的警號;因為人會習慣這種籍口而不用悔改。 當信徒活在一種制度, 在其下成為加害者的角色卻又走出說「我信耶穌了!」的時候, 你能真的相信他已悔改歸主嗎?

權力者的天堂;無權者的地獄

一篇毒男在烏克蘭成功釣到美女的文章在面書引來大量分享轉載,令烏克蘭成為每位男士心目中的天堂勝景。同樣地,香港對於某一小部分人來說,是一個天堂;對於更大多數的人來說,卻是地獄。一位在佐敦地鐵站的以吹口琴維生的伯伯,因為俾警察見到他收取途人的金錢而被拉,被告上法庭,坐牢又罰錢。當我從朋友聽到這件事時真的感到十分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