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龜
陸龜
陸龜深知政經社從不分家,又拒絕潛水,喜歡食花生恥笑愚蠢以及犯錯

2017 經濟展望:先黎滯漲

2008年2月果陣大陸通漲去到8.7%,但佢嘅一年之前,即係2007年2月果陣,大陸通漲又係幾多﹖答案係1.8%。言即,只要通漲預期改變,通漲升跌就會加速。但前提係,有事情發生改變原有通漲狀態,先能夠改變通漲預期,從而進一步推郁通漲。話說通漲係貨幣現象呢點應該唔少人知,於是敝欄首先望望各項通漲指標同各類貨幣供應嘅關連程度,

央行即使係想放水,佢亦會受到客觀因素限制而不得放水,所以近月大陸拆息一再上升,並非一如部份磚家所指嘅有意為之以維穩人仔匯率,又或者所謂「縮短放長」,而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是者,敝欄不得不問一個問題,就係央行下一步會唔會搬龍門,去接納一啲其他嘅抵押品以作為MLF又或者逆回購嘅工具﹖只不過問題都係果個,北京想救人仔匯率定唔俾債務即時爆煲。

何以北京要咁重手﹖常規觀點會話北京要顥示佢係莊。即便係一眾親北京陣營,近一兩年亦大談「香港GDP只為大陸嘅三十份之一」之類嘅偉論,以示京港實力差距。但對於一個本來已經甚為強勢嘅國家黎講,呢句根本就係肺腑之言。

大陸貨幣系統按月倒數

看看官方數據如何做出一片走資壓力減輕,貶值壓力可控嘅景象。首先望望敝欄過去年幾幾幅行之有效能夠睇出大陸走資狀況嘅資金流動圖表。首先係每幾個月更新一次嘅資本項目表,由於近月外儲無大幅減少,故此走資當然減速。同樣地,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以及外匯佔款亦相當平穩,故此央行近月屢次大聲講話貶值可控、情況可控。

干預市場好威威,然後呢?

強力干預之後,央行縱使為兩岸人幣設立防火牆,而且大為壓縮兩岸差價。但隨住離岸人幣拆息上升,人幣的借款需求要不將會被港幣取代,又或根本銀行會因為拆息太高而不願意借出。屆時離岸人幣仍然會因為沒有用途而最終回流大陸,一個月前所說的國際化失敗實在已成定局。

熔斷機制(下稱短路機制)實際四日,大陸股市就已經四次痴線跳制累積跌約15%,連帶人仔短短幾個交易日跌2-3%,幾乎係舊年全年跌幅嘅一半。雖則今晚終於叫停短路機制…….無疑此舉短暫可以穩住市場,但呢幾日無左嘅幾百億外儲同救市基金就玩完左。而且仲要係子彈有限但仍然愚蠢地燒子彈。唔信?考慮下十二月外儲跌一千億而美國只係剛剛加息,利差活動只不過係剛剛收隊,可想而知尚餘嘅三萬三千億要點樣先捱得過呢個美國加息週期?

年內幾次談及狂牛雖然因為北京打槓桿而重傷,但係幾輪反覆過後,近幾個星期明顯回升,表明係樓市大致冰封(一線城市除外)之下,北京核心戰略仍然係大河泡沫,即係希望托起股市以防止外匯流走。亦即係話,起碼短期內A股唔會再有新一輪暴跌,就算升唔起都唔會跌住。只不過由於未來一段時間會有相當嘅新股會排隊上市,所以股份少左齊升齊跌,而會傾向各自發展。

正當銀行系統風險持續上升之際,偏偏央行就拖得就拖,對於任何舒緩市場恐慌情緒嘅行動都視若無睹。單憑香港金管局嘅流動性措施今日能夠壓住四百點子,但2007至2008年嘅金融危機之中已經一再證明,只有央行自己大刀闊斧咁大幅減息先會真正有效舒緩流動危機。無錯,減息會加速走資令人仔更為受壓,最終都係會導致系統爆煲,但大膽問央行一句:你想即日要死還是擇日再死﹖

千想萬想誰也想不到居然是央行自行「一次性」調整中間價。從外人看來,這樣的「一次性」有多少的信用可言﹖貶值已開,市場理性自然會認為今日沽嘅價會比聽日沽好,因而對外而言,今次的宣佈實際上等同向外公告「我投降」無異。

如果要做到澳門金管局所祈求出現的2015年GDP收縮百份之十五的話,咁下半年平均每個月嘅博彩收入就要起碼達到……二百五六十億。對比起六月嘅低位而言要增長超過百份之五十,即使係對比舊年年底嘅數據而言,博彩業數據亦要按年增長超過百份之十五。宜家博彩業連按月嘅數據都尚未止跌,奢望按年數據止跌回升就簡直係天方夜譚,莫講話要達成澳門GDP收縮15%呢個願望。

陸當下的情況一如早前所說,是源於中央知道地產泡沫即將見頂爆破,急需股票承擔起創造財富效應的功能。對應貨幣水池的情況,亦即是地產部份的水池行將滿瀉而且水池已經有崩塌的危險,溢出的水有打破系統平衡的風險。這個情況下中央開始打出「改革牛」的口號,在國家層面鼓勵股票泡沫的出現及形成,以求擴大股票市場的貨幣容量,收納由地產及有關工業流出的貨幣。中央本身希望,股票上升後溢出的貨幣能夠流向其他經濟領域,穩住經濟增長。有這些前提,就會明白北京何以舉手投降,因為假如股票這個水池都就此崩塌,北京還有甚麼選擇﹖

央行用美元為基礎發行人民幣,影子系統用債務為基礎發行的同樣是人民幣。影子系統本身無美元基礎但是所發的人民幣卻需要央行以外匯儲備用作兌付。因此,推動大陸地方經濟增長的地方債,雖然促進大陸經濟增長,但同時為人民幣系統埋下炸彈,只要有合適的時機,就會引爆。

淺談香港人的經濟幼稚症

上個月因工上左長三角一帶,閒時去左果度的超級市場行下。然後我睇到果度有個「入口專區」,專賣(聲稱)係外國入口的貨品。八卦之下行入去望下,就見到親愛嘅兩磅裝港版藍罐曲奇貼住張「原裝香港入口」放左係度賣。呢罐係香港賣一百二十五蚊嘅藍罐曲奇,係呢度係賣一百四十五蚊人仔,用八算兌一兌,即是一百八十蚊港紙,貴香港接近一半。你無睇錯,係貴接近一半,點解﹖

羅約翰不欲泡沫爆破,所以大印銀紙以承托大河公司股價,在1720年3月25日至5月1日期間,前後印了十四億九千萬法鎊的銀紙,將流通的紙幣硬幣加上貨幣推高到接近四十億法鎊。但流通的貨幣大漲導致通漲急升,到1720年中法國通脹急升到接近40%的水平,高通脹導致更多人沽出股票套現,部分選擇換回金銀幣。這樣令市面上的金銀幣迅速被兌換至匱乏的地步。羅約翰有見及此,先後禁止運硬幣出國、製造或佩戴首飾、儲存金銀器具,甚至儲存多於五百法鎊的金銀幣。最後一項雖然不久後廢除,但法國經濟卻受到重創,法國皇室的經濟信譽近乎破產。

至於加不加息的問題,儲局近月取態的確越趨強硬:去年十二月仍然聲明「一段時間」、一月改為「耐心」等待、三月直接聲明「四月加息機會不高」、到今次連「加息機會不高」都予以刪除以後,可以確認聯局內部已經默許了不久的將來將會加息。至於是六月、七月還是九月加息的問題,則聯儲局繼續很頭盔地以一句「就業市場進一步改善以及有信心通脹會回升至2%」輕輕帶過,尤如食緊花生。

狂牛在路上,邊個最開心?

官方原本希望滬港股能夠有「我出豉油你出雞」的效果,炒起大陸股市。只不過事與願違,眼看股市久久都炒不起的大陸當局終於都要減息放水以炒起股市。大陸當局可能更想不到的是大陸股市是炒起了,但點知炒起了大陸股市的大陸股民卻眼見香港這邊股市遠比大陸一方平,心雄南下炒起埋香港股市,加劇大陸資金外流,成為現實版的「偷雞唔成蝕渣米」。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