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大叔
金魚大叔
不懂寫作,更不會用言語表情流露,只想用文字刻劃自己的感覺

再寫咖啡

你還記得你第一杯咖啡是什麼嗎?先不計罐裝雀_咖啡,或者即溶咖啡,我相信大部分第一次走入星星咖啡店點的第一杯咖啡都不會是espresso 吧?

25歲的人應該在幹什麼?吃什麼、著什麼衫和玩什麼?月入應該多少?25歲的人生,手上應該有什麼?25歲的我應該怎樣為以後鋪路?可以做什麼?不該再做什麼。早幾日想買一個背囊,就隨口問了一個朋友買什麼顏色好,豈料朋友直接叫我買另一個款,說:「你25歲啦!成長啦!你揀嗰個袋係大學生先會孭。」剛好這個時候跟女友在談起衣著服飾,女友說笑指我買的衫都是很小朋友。因為我最喜歡是tsum tsum 和Jack skellington, 買衫見到有這類公仔都會買。20歲喜歡的話這些公仔還可以說有點稚氣,25歲喜歡的話就好像是幼稚。雖說人靠衣裝,但幼稚原來是由一個人的衣著決定,哪如果我的打扮文青,我就是文青嗎?

人生中少不免會有後悔,後悔的事我們想再有機會回到過去,再一次作出一個合適的抉擇。但我們知道,沒有如果,只有後果和結果,我痛恨後悔的感覺,這感覺是何其差,痛恨當初的自己。但內疚的感覺不同後悔,內疚可能是求婚大作戰的情節,即使你有無數次機會回到過去,你的選擇都可能都不會改變,又或者即使你的決定改變,結果還是沒變。

我相信每個人(包括睇緊呢篇文嘅你)facebook都有一大班無like無comment 無share嘅「friend」。基於你(曾經)識呢個人,就算幾唔熟,什至對呢個人印象模糊到唔係好記得佢乜水,你都唔會unfriend佢。有一日再撞返佢,佢同你講佢有睇你Facebook,我諗你會都唔知比咩反應好……咁多年你無like過我一個post,0comment0share連message都無一個,你唔講我都唔知你有同我connect過 Facebook 。

呷朋友醋?

唔知你有無經歷過類似情況:你面對緊一個問題,朋友A同你好熟仲不停比意見你,但有一日朋友B同你講左兩句而你又覺得B嘅同理心大啲,加上B嘅建議更加可行,於是你聽左B嘅意見而做,最後A嬲左你。A不停埋怨甚至罵你,問你點解信B唔信佢,話其實B講嘅野咪同佢差唔多,最後暗示「即係你唔當我朋友啦?」

好多人話KFC係垃圾食物,唔健康又肥,我真係笑而不語,唔通你食嗰啲三文魚又好健康啊?仲有,個人肥就食乜都肥喇,你唔做運動就乜都假!再講,你有無聽過有人食完KFC中禽流感?反而有禽流感政府就即刻殺街市雞。

你同老闆做朋友?即係你企佢嗰邊啦,咁你預左比人杯葛啦;講同事是非係為左分黨分派,確保大家響做野時減少差異。好功利?其實只要諗深一層,一樣米養百樣人,同一間公司有人hea底有人搏升,有人做高層有人做食物鏈底層,唔同人又唔同部門,用「對自己利益最大化」黎分別邊啲人應該同自己同類,再美其名為「朋友」,咁唔係最乎合人性咩?

夢想

人生,永遠都係我睇你好,你睇我好。因為地產霸權嘅關系,加上政府近年想學其他國家咁,用新嘅技術去起樓,結果無degree嘅我依然可以呃到兩餐飯食。每次同朋友提起轉工加人工都會被人話「你就好喇,咁高人工!」其實自已知道我搵嘅錢只係比人多少少。相反,其實我好羨慕同我講呢句說話嘅朋友,一位玩音樂嘅朋友,佢嘅工作本身就係教音樂同音響公司做半職,仲要有個同自已宗教信仰相同嘅女朋友(重點)。但因為開始要諗同女朋友嘅將來,結婚,住邊?生唔生?佢開始question 自已呢條路點行落去。佢響我身上見到錢、穩定;我響佢身上見到嘅係夢想、自由同愛情。

香港人早已遺忘聖誕節

小朋友依然喜歡聖誕,但僅僅是物質上。聖誕就全然等於禮物,等了一年就可以要求一份名貴的禮物(真的有人寫要Macbook_pro、iPhone)。當然,跟聖誕老人說想要的禮物本來是無可非,亦是聖誕老人本來的意義。但字裡行間已經很少會見到有感恩或者祝福的心,亦很少人會提及關於聖誕節的東西。讀了數十封信,不難發現很多人都是「要求」甚至「命令」聖誕老人要為他們做什麼送什麼,難道現在小朋友的生活都是心想事成的嗎?什至竟然有人問到聖誕老人如何變成一門生意賺錢……可能對你來說很少事,但我覺得很恐怖

飲過一杯好的單品咖啡是回不了頭,而當中最吊詭的是,即使咖啡師把整個沖咖啡過程都和盤托出,你也沒辦法沖出一樣的味道。坦白說,身為控制狂的我,起初我很討厭,人生可以控制的事已經少之又少,為何連飲一杯咖啡都那麼困難?就在我沖了數十次的時候,我發現我沖出了一種新的風味,一種最適合我的味道。無錯,我依然無辦法沖齊咖啡豆的幾種風味,但正因如此,我找到適合自己的另一種配搭。我還愛啡師沖的那杯嗎?愛。最後都沖不到,遺撼嗎?遺撼。但要是我還留戀那杯啡又可以改到現實嗎?不可以,更沖不到一種屬於自己的味道。

記得家母從小就教我做人要「人地敬你一尺,你還人一丈。」「得人恩果千年記」還有「人情債」這回事。寧願欠人錢也不要欠人人情。可能我比較蠢,我真的一直拿著這個準則做人,所以成長階段都是蝕底的多。試過有一次,在中學時代因為幫鄰居搬東西而弄碎了$2xxx的眼鏡,銀包痛死我了。但我家人都沒怎罵我,因為他們知道這就是我,而我就是「寧天下人負我,我不負天下人」。雖然人大了的確學懂保護自已,但我依然深信人類可以互相理解,付出不一定有回報,但人會見到。

當兵是目的,而不是手段

叫人不要做兵的人都是以一個局外人身份去綜觀成件事,旁觀者清嘛!無錯,旁觀者的確可以很理性地權衡利弊,或者看出人的真正用意。但如果當兵本身就是目的,而不平等關系本身就是做兵的人所追求的呢?

九十後的悲鳴

九十後,聽起來不陌生的名詞,這其實意味著九十後已經不再等於年輕。記得小時候社會稱呼我們是Y世代,而不知從何時開始,可能又X世代又Y世代不夠清晰,就出現了九十後,八十後這些名稱。其實計一計,九十後的人,已經二十歲多。二十歲出頭是一個什麼概念呢?經歷過二十歲的你,還記得當時在幹什麼嗎?那時在想什麼呢?但其實不論是七十後還是八十後,你們過了的二十歲其實和現在的我們已經截然不同。

教會很離地,耶穌很貼地

教會最常講嘅就係「暴力」。教會成日第一時間沖出黎指責暴力,話基督徒唔應該用暴力解決問題乜乜乜。咁耶穌呢?耶穌當日有無慢慢同法利賽人講:「喂,唔好響聖殿擺賣好喎,咁樣唔啱規律喎!」無,耶穌一野就掃晒所有攤販,而且係趕走晒所有人。但教會一野就ban左暴力呢個option,已經假設左所有情況下都唔可以用暴力,乜都和理非。

莫講話政治冷感乜乜乜,香港人依加連common_sense都無?原來有啲香港人真係餵乜食乜,然後直接排出。我退一萬步去諗:首先你見到呢段野,你有無諗過用其他方法向facebook_send個email ,或者去佢個官方網站正式遞交?

「對號入座」?

對號入座的人很容易被情感控制,急忙找出對自己有利的論點或資料,以求尋找更多同路人。結果失去了冷靜,言詞間卻多了破綻。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