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
廢青
廢青
好多廢中廢老叫我哋做廢青,但佢哋唔明白,今時今日仲可以生活係香港嘅廢青,先係最堅毅不屈,最熱血無私。廢青唔係一種身份,係一種態度。

歡迎廢青們同我分享你哋嘅廢青故事,正面又好,負面又好,一齊用廢青角度睇呢個世界!

一位香港市民寫給警察的信

一啲議員、傳媒、警察,更包括一些擁有外國護照嘅高官,你哋接受嘅係咩教育?只要夠賤,只要無恥,歪理可以變成真理,動員所有力量打壓、踐踏、污穢、造假、欺騙,樣樣都出賣香港人,你哋班警察用盡身邊嘅武器去攻擊香港市民同記者,只係為咗服從你哋上級嘅命令?真係天大嘅笑話!

請大家唔好天真地以為建制派會真心想叫停修例,佢地會咁做係因為佢地有不少係立法會嘅議席仲係要靠香港人嘅選票,今次呢條例牽連甚廣,睇在份人工同埋選票份上,呢班人點都要係投過佢地票嘅香港人面前做啲嘢,扮下出過力阻止林鄭。可能你會話,條例如果可以通過,都一定係建制派班人投贊成票先得,咁佢地大可以投反對票,咁就可以阻止啦! 理論上係,但係如果咁做,就係公然反中央,結果會係點呢?佢地都比任何人都清楚背後嘅風險。仲未計呢班人係檯底下嘅私利呢?你估下呢班人嘅資產會唔會有影響?另一邊,如果佢地投贊成票,下一屆你估選民仲會唔會投佢地呢?政治就係咁複雜。

然後連續幾日都有人係到互相指責,一邊就話呢班留守嘅人,「衝嘅就係鬼,戴口罩就係鬼」、「和平遊行俾你班人搞彎晒,全世界都見到我地和平爭取架」;另一邊就話「5年都無進步,仲以為和理非會有用,香港人真係唔配有民主」等等。

上星期睇完《消失的檔案》,真心要多謝羅恩惠導演同所有出力支持過呢段片嘅人,還原咗當年一部份真相,令大家可以知道六七暴動嘅前因後果,以及中間鮮為人知嘅過程。當製作團隊嘗試去香港檔案館去搵當年記錄時,只係發覺得番寥寥可數而且無關痛癢嘅文件,應該要有嘅記錄,例如係少年犯資料、傷亡人數、被捕名單、牽涉組識等全部都不翼而飛,懷疑有人唔想俾市民知道當年發生咗咩事。於是,導演就決定將調查角度拉闊,想更宏觀地重現真相。

點解會有部份香港人咁鍾意搶佔道德高地呢,吳得掂講過好多涼薄嘅說話,有背景人士成日東北班村民都好冷血架,淋病話官到無求膽自大,要市民繼續飲鉛水都好無同情心架,啲獸父強性侵自己個女都好無惻懚之心架,呢一班人有無出過聲呢?有無身體力行去爭取啲嘢呢?

喂!先生你未畀錢喎!

店員一手拉住呀叔嘅背囊,大喝一句:「喂!先生你未畀錢喎!」呀叔:「我叫咗收錢無人應,都無人係到,我就梗係走㗎啦!」

林子健案因為傳真社發放嘅閉路電視片段而峰迴路轉,香港警察Facebook專頁就即刻出咗一個「跟車太貼,易生意外」嘅帖文,抽水抽到盡。其實係呢個越嚟越荒謬嘅香港,有咩係無可能發生?實情就係你以為是非黑白可以互相顛倒,無論你點跟都一樣會中伏。既然偉大嘅警察咁鍾意回帶,等我同大家回下帶,又睇下跟得貼唔貼!

我諗稍為有少少常識嘅人都會知道,赤腳行街,既唔衛生又易受傷,傷口處理得唔好就會有細菌感染,萬一唔小心比食肉菌選中咗就真係大檸樂,食肉菌最鐘意生存係海水同海鮮,傷口接觸海水已經足夠中伏。最近先有人因為唔小心比公廁沖廁水整到傷口而受食肉菌感染,難逃一死。培正學生仲要被安排赤腳去腳市,到時有咩三長兩短,香港又少一個未來棟樑,然後就會有人出嚟講句「表示極度遺憾,同埋會盡力協助家屬及輔導有需要同學」,就咩事都無。係咪學生條命就唔係人命呢?係咪學生條命就唔洗重視呢?到時係咪講句對唔住就可以了事呢?唔啱不如叫培正校長同老師赤腳去行下街,唔知又會有咩感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