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
韋健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作者,現《輔仁媒體》特約記者。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九十後的回憶:彩虹冒險

唔經唔覺,臺港版《彩虹冒險》都執咗成七年。玩過online_game嘅,都無乜人唔識呢隻,玩過嘅,腦中都應該有個「《彩虹冒險》島」。以前曾經稱霸Yahoo!遊戲榜第一,而家連韓國原廠server都消失埋,叫人不勝唏噓。

九十後的回憶:有線兒童台

假如我個腦有個《玩轉腦朋友》嘅大腦總部,一定會有「有線兒童台島」,真㗎!

劇中的Riggan正正是大家的寫照,不只是演員。不論是小小的臉書使用者,抑或是所謂網路紅人、政治明星,等等等等,都是人格分裂的。想批評現在種種荒謬現象,但同時又要跟著這些荒謬現象走。用一句話可概括:「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你無睇錯,沙田廣埸真係成條藥房街。尤其係,從沙田站那邊過來,經後方通道直行,在太興轉右直達沙田中心嘅方向(圖上藍線),沿途有八間藥品店歡迎大家。嗰邊平日有超多大陸客過嚟掃貨,假日更嚴重,就算求其揀一日去,你都會見到一啲講普通話嘅人,同一堆大喼細喼。

林保全走了,我們的一個集體回憶也走了。今日的瘋狂洗版,亦表明那他那非常獨特的聲線,是如何令香港人著迷。尤其是自八二年配叮噹開始,就這樣陪伴我們大小香港人。人雖然走了,但正當我們傷心的時候,原來他亦給我們不少瑰寶。起碼他帶給我的,至少有三個啟示。

不要接受CCTVB訪問,好嗎?

這幾日CCTVB記者特意找參與者訪問,然後全程播放以表中立,不過事實是這樣嗎?我看過不少遍CCTVB新聞,他們一向做法是先取小量參與者的bite,再以大量反對陣營的bite,加上很多受負面影響村民的所謂「怒氣」,企圖施行「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招數,在眾多無知觀眾面前播毒,標籤參與者是阻礙日常生活的「過街老鼠」,令參與者意興闌珊。

是千禧年代初期在香港頗為流行的一款日本Flash小遊戲。此遊戲沒有三級成分,並曾經佔據《新線上遊戲地帶》熱門榜首位一段時間。玩法非常簡單,只要趁遊戲中的「中堅商社」老闆接聽電話時,按住滑鼠讓工作中的一對情侶持續偷吻,若老闆收線時被發現,遊戲即告結束。雖則遊戲因操作太簡單無聊,但遊戲進展的不確定性讓其好玩程度大增,成為了同學課餘話題之一。為便於融入最近話題,以下故事的舞台曾被筆者更改。

九十後的回憶:《Yes!!》

曾幾何時,《Yes!!》成了我們年輕一代的必備讀物,和《CO-CO!》、《快樂龍》並駕齊驅,老師愈要禁,我們愈要看。它提及戀愛的煩惱、提供學校二三事、搜羅生活時尚潮流情報,不單擴闊我們的眼界,還擴闊我們的視野。

九十後的回憶:無個性戰隊

一班打扮成網上遊戲《無個性戰隊》角色嘅青年,喺夜晚以街頭表演方式,進行預演佔領中區行動,另有一批學生喺附近嘅中區公園靜坐。警方喺凌晨開始清場,並以「在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為由拘捕佢哋。受佔領事件影響,當地部分馬路一度封閉,政府官員一致譴責佔領行為。吳德行報導。

對於鑽石山大磡村的居民來說,這十名童黨分子是他們眼中的心腹大患。他們並非一般人眼中只懂騙財劫色的小混混,而是竟然可以身懷各種魔法招數,打人不需利用器具的神人。如斯陣容,連「慈雲山十三太保」也肯定招架不住。

黃大仙衙前圍村自〇八年開始一直受重建問題困擾,到今(一四)年市區重建局將六月廿四日定為最後回覆搬遷限期,預計月底會清場。由一班青年和村民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在今(廿九)日下午舉行最後一場的「衙前墟」,並在當中不滿市建局出爾反爾,要求保育村口位置,及興建一排兩層仿古屋。有村民表示捨不得那裡的鄰里人情,亦有村民抱怨傳媒的偏頗報導令他們氣憤。

CG動畫=賺錢?

《魔雪奇緣》成功之處在於佢扮得唔似公主片。好多人都唔知,《魔雪奇緣》本來係傳統迪迪尼公主片,個市場本來得女性觀眾,只係迪迪尼將公主片做另類包裝,隱藏本來形象而已。二〇〇九/民國九十八年,迪迪尼推出《公主與青蛙》,單睇個名,已經嚇走哂男性觀眾,結果只賺兩倍半,對此廿年前手繪動畫《美女與野獸》能夠製造十七倍銀紙,簡直差天共地。

這錯誤就是在第二段的第一行,那個「請」和「組」的簡體字。有些人可能認為我在雞蛋中挑骨頭,製造危言聳聽。的確,香港傳媒經常出現此類錯誤,尤其是以「糸」為部首的字,正、簡體字型上十分接近,容易犯錯。但事實是,作為傳媒人,講的是百分百準確,這錯誤也必要迴避。重點的是,簡體字被本土派普遍視為禁語,是「蝗語」。在一個自稱本土的媒體,還要是編輯組自己撰寫和上載的文章,若出現此類字體,異見者一見到,是絕對不會留情。

「耶撚」現在想呼風喚雨了

於一班竟然可以叫上主呼風喚雨,在同一個香港同時出現兩個截然相反的天氣,我真的長了知識。究竟同性戀行為本身是罪與否,不是本文探討重點,我亦不是神學生,不予置評。我反而遺憾的是,為何他們還要犯重複的錯誤。他們真的以為這樣呼風喚雨有用嗎?

九十後的回憶:欣欣杯

相信好多九十後都曾經食過欣欣杯。雖然好好食,但係又真係唔平,當時一杯都已經賣五蚊樓上(相比之下,卡樂B薯片賣兩三蚊),以我小學嗰陣每日十蚊零用錢(鬼叫我窮咩?)嚟講,真係好甘,不過間唔中買嚟體驗吓,嗰種點嚟點去嘅感覺都唔錯嘅。

有人可能會問,《CO-CO!》是等於《快樂龍》?還是《快樂龍》是《CO-CO!》的中文版?也許這個問題很硬膠,但這反映了它們已並駕齊驅,成為了我們的主要精神食糧,若然兩本合併成為一本就皆大歡喜了。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