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
韋健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作者,現《輔仁媒體》特約記者。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想跟王維基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港男港女才不滿發免費電視牌照現況。自從有亞視的出現,加上無綫節目質素愈來愈差,經常出現May姐同雞汁,大家多了表達對政府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不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反對發牌的理由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一定不會得到某些 benefit ,不是每個兩個台的節目你都覺得「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維基台,或者叫它再吵就殺無赦,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一位女Sales好像那些遊魂野鬼一樣不斷跟隨我:「歡迎光臨先生,十一黃金周優惠,精選貨品低至五折,買滿一千元另有折扣優惠……」我沒有理會,繼續自己考察,亦沒有轉頭望她。當我走到某一角看看外套,翻翻價錢牌,Sales:「呢件做緊八折,買多一件額外有折扣……」我心想:喂大佬!隔離有塊牌大大隻字寫住你所講嘅嘢啦,哂口水嚟覆述做乜勁?看了十秒之後,再走到另一邊看褲,她好像「眼光獨到」,在後面對我說:「咦,你而家著緊窄腳褲喎,介紹你前面嘅511,會Fit到你身型,不妨試一下……」

大概差唔多一年前,林婷欣寫過一篇《點解細個果陣無人會叫亞視執柒咗佢?》,指出「因為想當年亞視曾經係有好嘢睇嘅」。不過佢可能無留意到,佢所推介嘅節目,都係亞視未轉老細未改台徽嘅時候推出。讀者大人都可能會問,而家〇七年後嘅亞視做過尐乜?我唔直接去答你,用例子答。

九月十九日(周四),母校舉行了學生會選舉,當時有兩個候選內閣,結果一號內閣當選。翌日,就有林姓同學在燒烤場燃燒二號內閣的宣傳單張,並且拍下照片上載臉書,兼tag了二號內閣的專頁,公開「慶祝」他們落敗。一個人私底下「慶祝」並沒有錯,這是她的自由。但最令我不滿的是,這位林同學竟然可以將自己幸災樂禍的事蹟公告天下,驚死無人知曉他曾經恥笑敗方,那些支持林同學的「盟友」更理直氣壯地護駕。

想跟天兔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李氏力場的出現,加上南海颱風愈來愈弱雞,經常臨門撻Q或轉向,大家多了表達和颱風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風季一定得到某些 benefit ,例如半日假,不是每個風球你都覺得「唔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天兔,或者叫它周一無八號的就過主不用來,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鄧紫棋曲線爭普選表現可嘉

香港係一個有言論自由嘅地方,任何人都有權發表政見,無論係親共定反共都唔會犯法嘅。亂咁批評人哋嘅政見係唔理性嘅,就算係好似淨心BB咁亂講嘢,亦都無必要去為咗一尐意見而動氣㗎。明明鄧小姐實質上倒梁撐普選,你就話佢做咗梁粉,你而家擺明係同萬人擁戴嘅新一代樂壇小天后,以及一眾青少年擁躉作對。你哋呢尐小兵小卒識尐乜吖?

大學生「家長」

雖然大學生仍要由家長照料不是甚麼大新聞,但是專程為家長而設的甚麼「簡介會」,我到現在才知道。今年(二〇一三至一四學年)入學的學生多數也是一九九五年出世的,換言之,部分大學新生已經過了十八歲生日,已經是成年人了。成年人者,已完全發育成熟之人也,他們可以去投票,亦可以看三級片,又可以合法地作性行為。如果他們成年,又上了大學,還要容許家長打點任何一切,那麼真的很羞家。

小明睇緊港姐準決賽。啊爸:「咦?點解港姐個M咁熟面口嘅?」小明:「你唔知呢個係《怪獸公司》咩?TVB嘅嘢你唔會明㗎。」啊爸:「咁即係《怪獸公司》拍真人版?」小明:「[email protected]#$%^&*~」

《大公報》廣告質量情況,自香港政權移交中國後開始轉差,而種類則大多是一些老字號商舖或中資企業,內容比較單一,佔的版面亦不多。在長期缺乏廣告之下,他們唯有同時擔起主動尋找廣告的角色。據二〇一三年五月廿七日《蘋果日報》報導,《大公報》、《文匯報》等左派報紙,每年會給各中國地方「記者站」下達所需廣告份量,而「記者站」又會把份量攤分給各記者,記者要主動向外招攬廣告。有時記者為了招攬廣告,更要向地方官員和企業老闆一同消遣玩樂、並且獻媚討好。

暢銷全球、家傳戶曉的費列羅,在香港不知是否因為過了氣而欲搏上位,還是宣傳部職員一時神經病發作,竟然叫人竄改維基百科條目,藉此為健達繽紛樂自我宣傳,如斯目中無人的程度簡直叫人啼笑皆非。我在中文維基已經打拼了剛好七年,曾經見證過大大小小的破壞條目事件,諸如竄改條目、刪減內容、加入人身攻擊用詞、繁簡破壞、編輯戰等等,這些都是少部分無名的網民所作的零星作為。就算是為了自我宣傳而竄改條目的兇手,也是來自寂寂伙無名的小企業;但今次的破壞的幕後黑手竟是一間大公司,還要在三萬多名支持者面前炫耀,真的前無古人。

香港應開設「怪獸公司」

如果响遊客區同港鐵車站車廂裝多幾個收集機就perfect啦。眾所周知,自由行都搞咗成十年,除咗多咗大陸客,重見多咗尐大陸細路同大陸BB。呢堆細路除咗識得製造黃金之外,原來佢哋嘅「獅吼功」都幾驚人。如果佢哋响商場同港鐵裡面發功,分分鐘重噪過大陸人講電話,甚至媲美鑽地聲。有網友用過分貝app,度到佢哋嘅叫聲曾經過一百分貝,你話係咪「後生可畏」呢?所以,如果喺海港城等地方放返幾個,就足以推動整個海港城嘅電力需要喇。一嚟慳電費,二嚟可以推動環保,何樂而不為?

冼澤正教壞細路可恥

林慧思事件正鬧得熱烘烘,當一班自以為很道德的五毛和愛港力、甚至是一眾盲毛同直必腸都對林老師口誅筆伐時,網上竟流傳著愛港力冼澤正兒子疑似吸食大麻的照片。雖然我覺得相中人不是吸食大麻而只是吸煙,但是吸食大麻和吸煙都是不健康的行為,同樣會教壞細路,變相是自打嘴巴。

七十年代後期,商業性報紙開始崛起,當中《東方日報》等報紙著重社會新聞,開始搶佔原本支持左派報紙的讀者。之後香港報業展開大混戰,一九七八年的報館數目達到一百廿八家的歷史高峰,不過受惠於香港經濟起飛、港產電影市場蓬勃發展、以及中國的改革開放,《大公報》廣告質量曾一度改善。不過,香港報業到了八十年代卻展開了淘汰階段,很多表現較差的報館相繼倒閉,一九八八年時報館數目降至卌一家。而本身銷量不佳的《大公報》則開始依靠中共中央宣傳部的定期資金以渡過難關。

眾所周知,《大公報》香港版係一份左派報紙,而家嘅表現簡直係有目共睹,甚至做埋假膠,炮製咗〈中出慶祝國慶五十八周年〉、〈商場新春墮胎生意較去年同期錄得增一成〉同習近平假新聞嚟搏出位。但係以前嘅《大公報》,你又知幾多呢?我幾個月之前做咗一份關於香港新聞史嘅Project,講吓《大公報》香港版嘅歷史。不過齋係講吓報館嘅發展歷程,肯定會嚇走不少讀者,重會攞得好低分。所以我搞搞新意思,希望用一個新穎同有趣嘅角度講吓佢嘅起起跌跌,吸引更多人。

我不是「網民」!

主流媒體引用網上內容,報導網路上的看法,已不再是天方夜譚。在報導中引用網上來源,除了可以增添報導的內容之餘,還可以對原創作者或者原分享者的言論或作品(沒錯,僅限作品)給予一份認同。不過,那些傳媒工作者,往往很喜歡用「網民」兩字來代替作者或者分享者的名字。我覺得這是非常有問題的。

「名師」龍小菌

我認為,龍小菌的賣點確實不多,與蕭先生、周先生和林先生等補習導師無異。而且她是剛剛才開展補教事業,需要一段時間去觀察。我是不會反對龍小菌出來教書,因為她是老師出身的;只不過我不希望有人真的只看本身在網上的名氣而盲目追逐,建議大家先參與一下七月十一日的免費試課才作考慮。我忘了說,她在宣傳短片中宣稱「無論是貧或富的學生一樣擁有同樣的學習機會」,同時她的課堂,每四堂盛惠六百二十大洋。是否有問題,就交由大家定奪了。

頁 4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