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
韋健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作者,現《輔仁媒體》特約記者。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有一位䁥稱為MK(本名Mary Katherine Crawley)的少女在某一晚陰差陽錯之下變小,進入了森林小人國,從而展開了一連串的奇幻歷險。本片是一部華麗的電影,無論角色設計、場景佈置、舞台環境以及大型動作場面也堪稱一流,其精緻程度絕對能媲美《阿凡達》等大片。尤其是少女MK的衣著打扮、劇中植物與小人一大一小的強烈對比、以及兩次湖上大戰,都是讓我最為欣賞的。不過,劇情則平淡了一點,特別是大部分內容也是過分遷就兒童觀眾。更可惜的是,本片被安排於這個時候播放,面對著《怪獸大學》和《壞蛋獎門人二》等強敵,只著重兒童市場的本片就黯然失色,因為今日的動畫,要的是老少咸宜、劇情與畫面並重。若然本片於十年前播放,以只有重畫面的要求來說,必會旺丁又旺財。

梁振英為害香港接近一年,但仍不知廉耻地自詡「不會自滿」。正當大家繼續批評政府、而梁振英繼續沉醉在Final Fantasy之中的時候,近日有一班自稱「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士/團體(特別是張震遠旗下「齊心基金」主辦的「港人講地」群組)竟然對批評梁振英及其親信者大加鞭伐。不論是電視螢幕前,抑或在網路上,他們都異口同聲地指責異見者才是製造社會不和諧的幕後黑手,更認為將部分人士定性為「梁粉」,儼如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一般卑鄙。

致Mr.:搖完維穩騷就快滾

眾所周知,Mr.只是一隻特區政府的應聲蟲而已,所以批評他們參與七一維穩騷的人不多,我也覺得說來都多餘。不過,我見到他們以下的所謂聲明後,頓時感到啼笑皆非。與其說他們發聲明,倒不如說他們根本在發爛渣,不過這次的爛渣,不單顯得他們沒有政治智慧以及流於以偏概全,而且口不對心,所說的東西與他們所高舉的理念相違背。

今時今日嘅兒歌真係……

兒歌是香港香港人兒時的集體回憶。一首好的或者令人難忘的兒歌,都是跟普通流行歌曲一樣要講究音律和歌詞。與香港樂壇一樣,以前的兒歌真的很動聽,很具代表性,很家傳戶曉。只不過,這一切已經變成往事矣,今時今日的兒童歌壇和香港流行樂壇也是一潭死水。新一代的兒童,他們一是選擇去聽外國歌曲,一是就繼續接受腦殘式兒歌的洗禮。

雙陳喜事關無綫乜事

陳豪和陳茵媺兩人宣佈結婚,固然是值得慶賀。之不過,不知是否技窮又或者想順便抽水,他們的上司竟然要求直播他們的婚禮,簡直是令人啼笑皆非。先不要說無綫過去屢次從旗下藝員的大壽/喜事中插手干預的事蹟,單是今次無綫雙陳喜事中的舉動,明顯地表示到無綫是很想介入這場喜事中,隨著喜訊的關注程度的提升令到自己水漲船高,並配合無間斷式的報導挽回長期以來的低收視率。但是結婚根本是兩個人之間的海誓山盟,是別人的事,根本與無綫毫不相干,而無綫這樣做是多此一舉。

身為《香港舊照片》的讀者,在我們看舊照懷緬過去事物之餘,對於尚存的就要珍惜,而珍惜的實際做法就是保育。如果不想這些美好的集體回憶被摧毀的話,就應該加強保育意識,並結合社區力量,以文字或聲音抗衡城市發展帶來的衝擊。面對舊事物將要被政府或資本家拿去的時候,你可以做以下的行動:第一是透過諮詢階段向他們明確地表達反對的意見,將你的意願寫或說出來;第二是結合其他志同道合之士,透過社會運動(如街頭展覽)吸引別人關注,從而凝聚抗衡勢力,向政府及商家說不。

心理分析鴕鳥特首梁振英

隻字不提六四,加上梁振英悠然地望記者,非常淡定,顯然是用了防禦機制。大家要知道的是,他曾經於廿四年前的六月五日在《文匯報》刊登半版聲明譴責中共殘暴行為;然而今時今日,他既然沒承認亦沒否認到中共所造的事。一般中共的死忠派,向來都認同中共的所作所為,所以他們從來都敢於表態支持中共「鎮壓」民運人士。

除了少部分藝人仍然保持那種風骨之外,其餘的不是走去搞「家是香港」,便是北上招呼中國人。無他的,只因中國商機處處,敢與中國對抗的等於自找麻煩。他們開口閉口說「討厭政治」,之後在缺乏政治意識下,就有意無意地被由親中或中國媒體「淨化」的訊息矇蔽了,結果就在公眾面前說出了不少歪理。此等貽笑大方的言論,反映到他們所謂的「偽人」是非常可憐的。蘇永康就是其中一位在歪理之下的犧牲品。

你知道A&F歧視華人嗎?

最經典的是十一年前即2002年,他們推出了 “Wong Brothers Laundry Service: Two Wongs Can Make It White” T恤,主要是說華人只能在洗衣店工作來糊口。不單如此,T恤上還有兩位貌似華人的人物和中文字「提」,加上 “Wong” 明顯是華人姓氏,這豈不是歧視華人麼?身為華人(我再重申一次:不要跟「中國人」混淆),你能看到這家企業,那些無恥的行徑嗎?尤其是本身擁有A&F的所謂「潮男」「潮女」們,在街上穿著歧視自己的品牌,你們的內心會有甚麽感覺?

剛才回家開電腦,看到臉書有一張相,目擊者說一班大學生,在朗豪坊星巴克霸位傾Project,傾了一兩小時,「期間幾次有人等位、甚至有職員勸喻,死都唔肯去幫襯人哋買杯嘢飲」。消息被廣傳後,引來很多網友責罵,還有一些愛黨力人士藉機抽水:「港英狗又一次集體選擇性失明」、「廢青佔領星巴克」。

猛男救女體現香港精神

我韋健寫文N那麼多篇文章,很少是讚揚人和事,昨日(4月24日)大圍有十八猛男以超短時間救出女子,我看到這則消息後,就恨不得要寫文讚揚他們。這就是人性光輝。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就在這短短二十秒內,真真實實地展現於人前。一人的力量是不夠的,但是當有更多的人肯伸出援手,抬到車子的奇蹟就得以實現。這個令人欣慰的英雄事蹟,在日漸赤化、人心險詐的香港,的確帶來了不少的正面啟示。

不要學「支那人」的冷血

中國四川又地震,因為這是中國的事,性質等同早前的伊朗地震,我內心沒有太大的不安。但是晚上看見有人幸災樂禍的留言,選了《喜氣洋洋》,說「有咁多死咁多」,總是覺得有點不妥。我不是說該位仁兄應該要對地震一事哭哭啼啼,但這樣說卻明顯地承襲著中國人(又稱支那人)的冷血和無情。

敬告K.OTen:多行不義必自斃

我一見到今日K.OTen的無恥行徑,我恨不得以過來人身份公開譴責這劣等行為。以上故事並不是無中生有,是我真真正正經歷過的,有相有真相。是的,在公開試戰場上,一將功成萬骨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所以要打倒對手是必要的。是的,香港教育制度嚴重畸形,考試成績差可以說是世界末日,所以要孤注一擲,誓要擊倒對手。是的,考試規則未盡完善,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所以利用不同技巧以求過關。

不要再倒耶穌米好嗎?

「義工」貪婪明哥的免費膳食。的確,他們向明哥索取食物,你情我願,在表面上不成問題。但他們明知明哥做善事幫人而那些食物是留給窮人之情況下,貿貿然去將膳食據為己有。無論是五餸一湯,抑或只是一隻雞腿,他們仍是貪婪。說到這裡,我想到《聖經》中以色列人亞干的故事(〈約書亞記〉第七章)。亞干本是猶大支派,擁有許多福分。如果他忠心遵行神的旨意,有可能成為彌賽亞的祖先。但他一次戰役中違背神的約,一時貪念之下取了一件當滅的衣服和一些金屬,結果牽連全民受到咒詛,除了打敗了仗,還民心渙散。最後亞干經約書亞揭發後被誅九族。

香港:被破壞的「桃花源」

西洋大片《羅雷司》(The Lorax)中很強調著UNLESS(除非)此字。雖然(旗幟鮮明地)指的是環保概念,但我認為絕不是單單如此。劇中的小男子名為泰德(Ted),住在沒有真樹的世界裡。最初只想實現女朋友的心願,而到附近已荒廢的「桃花源」--絨毛樹樹林尋找真樹種子,到後來獲知樹林被毀的經過,心生不忿,於是立志將拾獲了的種子回家栽種。期間,城中獨裁者歐海爾(O’Hare)得知此事,擔心藉樹林被毀一事而建立的如意算盤被泰德搞垮,就立刻加以阻撓。為了讓種子成功生長、遍地開花,泰德在風蕭水寒下抱著荊軻般的信心與歐海爾挑機,最後幾經向百姓勸說,成功群起叛變推翻其的轄制,也為樹林再次復興。

本片受限於一家人冒險的故事內容,整篇劇情僅流水式記敍他們的路線,而全片亦只有父親與其他家庭成員們的矛盾衝突,衝突位和驚喜位不多。不過,本片也花了好一些橋段來鋪排古魯一家從鬆散的關係、到各人願意為家捨己之經過,時間運用適宜。笑料充足,其他動物的角色設計新穎,結局沒有草草描述,反而來個首尾呼應。加上部分配樂、及完場時有了由貓頭鷹之城(Owl City;即亞當•揚Adam Young;此人曾獻唱《無敵破壞王》主題曲)跟馬來著名網路歌手尤娜(Yuna Zarai)的主題曲《Shine Your Way》,悅耳動聽,為本片挽回一些分數。

頁 5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