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
韋健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作者,現《輔仁媒體》特約記者。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一直以來有不少的打工仔,包括現在中了工聯會的伏的碼頭工人,都對九七政權移交後的工聯會,那種「口裡說_____,心裡卻很誠實」都嗤之以鼻。不過仍有大部分的香港人,都對工聯會口是心非、暗中賣港的事實懵然不知,結果很多都信了工聯會的語言偽術,在選舉中投了給工聯會的代表,讓建制派得逞。工聯會標榜「撐勞工、為基層」,但事實上卻「撐老闆、為權貴」,單在這次工潮已足以證明得到。若果工聯會真的「撐勞工、為基層」,那為何要在這時刻選擇緘默,還要在暗中與和黃共謀皮,以小恩小惠去離間爭取公義的碼頭工人呢?

連聾啞侍應都佮,無嘢呀?

欺負別人,是不值得被鼓勵的;而當被對欺負的是聾啞等傷健人士,欺負者更是罪加一等,應被譴責。事緣紅磡某一間聘請傷健人士的餐廳,發現有兩人享用$205的晚膳後,只付了兩張$20鈔票和一枚$10硬幣後,就迅速閃人。當我在臉書見到當事人上傳的這幅圖片,又得知這間餐廳聘請傷健人士為侍應,除了心痛之外,更是滿腔的憤怒。我不知這兩位無恥的顧客到底是何方神聖,但吃利用侍應的殘疾做出下流的行為,就算是外籍人士也不值得去原諒。他們不單吃霸王餐,干犯了盜竊罪,還要發生在一間聘請傷健人士的餐廳,稍為有良知的人都會不齒此等行為。

今日(3月16日),某報紙報導充逆子弒父傷母嘅新聞,專登提到逆子「喜歡上網」、「曾表態撐D&G萬人挑機行動及反國教行動」。雖然係事實,但佢將殺人同上網、反D&G同反國教相提並論,將四者劃上等號,混淆視聽。唔單止係噉,班親中人士竟然諗都唔諗,就隨即抽水話:「又一鐵證,反國教無個好人!」自high一番。心水清嘅朋友,都知道呢單逆子殺人案,同政治扯唔上關係。但偏偏有人撈埋一齊講,將一單疑似普通家庭糾紛案,講成係反國教培養咗一位悖逆之子,好牽強之餘,重係政治化。

事緣年頭我上網預約咗一本書,我無去攞,之後就無咗件事,亦都唔記得要去返圖書館畀$2.5去註銷,結果就嚟咗呢封通知信。我當然乖乖地去圖書館畀返$2.5,之但係我發現,圖書館原來畀咗$1.4郵費去發呢封信,心諗佢哋何必要噉做。我認我唔記得畀錢而搞到康文署要「勞師動眾」,我都認自己無盡讀者責任令到康文署要自掏腰包。但我總係覺得,要追錢都唔使專登去付出$1.4郵費、用一張A4大嘅紙去通知人卦?

何謂好朋友?

某臉書人氣「大文豪」,愛寫感性文章。最近(2月21日),他發表一篇名為《因為你們是好朋友》的文章,七百多的文字盡說好朋友的特質,結果有五千多人讚好。裡面的廿項特質,我全都同意,但看完之後總是覺得,好朋友就只有這些嗎?我覺得,好朋友不是如那位「大文豪」所說的「出雙入對」、「好默契」、「親密自然」那麼簡單,而是在於大家透過良好的朋友關係、彼此激勵,讓到自己的德行有所提升,彰顯仁、義、禮、智等傳統精神。《輔仁》Logo下的「以友輔仁」,正正就是這個意思。我對於好朋友的定義有四種:其一是重品德。孟軻說:「不挾長,不挾貴,不挾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挾也。」(《孟子‧萬章下》)結交朋友,是結交他們的品德,更何況是好朋友。假如交朋友是挾帶到某些條件和個人目的,朋友關係的發展是很難持續的。這就是唐先生所演繹的「超乎一切私心與利害之關係。」

「我不想當記者!」

現在傳媒競爭激烈,互聯網的興起,傳媒企業的收入下降,起薪點有一萬元左右確是情有可原;但是記者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再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跑新聞,每年薪酬卻只增加7%。即是說,月薪一萬元的記者,第二年只有七百元的加薪,也要等八年時間才可以月入兩萬元,不過仍追不上教師的起薪點。八年之後,都三十多歲了,這兩萬元,只能夠養自己,遑論要顧及通漲、家庭和雙親需要。最令人憤怒的是,竟然有報館高層認為記者低薪是應該的,說甚麼「新聞行業就是靠這些為理想不計付出的年輕人,才能薪火相傳」

雖然說賈選凝騙了「ADC藝評獎」、林沛理成功爭取五毛的支持、《勇敢傳說》偷取了奧斯卡最佳動畫,可是我們的眼睛仍是雪亮的。爛東西就是爛東西,不是說一兩個榮譽就可以遮蓋。即使有華麗的包裝,內裡的仍會向我們和盤托出:就如一坨由錦盒包裝的屎,仍是一坨屎,你不打開,但屎的臭味要向你說話。當你看賈氏「以極富羞辱性的方式去『污名化』大陸人形象……其實是狹隘的『精神勝利法』」等偏頗觀點、又看林氏的一句「香港人認賊作父,出賣民族自尊與殖民者進行『魔鬼交易』,付出的代價就是永遠失落其真正、可靠的中國人身份」、再看《勇敢傳說》的那種「王室、公主、巫婆、咒語」等傳統迪士尼式大雜燴,你便知道那些所謂的「好作品」只是二三流貨色而已。

那些年,我們一起上的中學

做了大學生幾個月,漸漸開始懷念以前中學的生活。雖然說,上中學要連續五天朝八晚四,加上要面對一些自己不喜歡的科目和一本本不知所云的教科書,但密切的師生和同儕關係都算是一個安慰獎。你可以說大學生懷念中學鴨(或中學雞)生涯屬正常現象,不過起碼對於我來說,確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陳淨心:小組討論反面教材

今次我嚟係講陳淨心响《議事論事》嘅一舉一動。我唔講佢嘅立場,淨係睇佢今次嘅言行,唔單止無展示到佢所謂嘅和平、理性同非暴力,重將火爆潑婦同低能井底蛙嘅形象發揮得淋漓盡致。無禮貌之餘,重唔尊重人、問非所答、爆粗伸指,當主持、其他嘉賓同我哋幾百萬位觀眾透明。有佢喺公開試做你組員,你肯定無運行。

香港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們近幾年來還開始施放新的「生死符」,那就是「中港融合」,除了經濟要「融合」、文化要「融合」,連用語上都要「融合」。這招比「地產霸權」更神秘,更厲害。中了的人會神不知鬼不覺地轉向支持「中港融合」,要關懷「同胞」,要「和諧和諧」,要說「大家是中國人」。有網民說:「燒國旗發洩要(監禁)九個月真係抵死喎。」;有左膠說要包容自由行和走私佬;又有朋友滿口「內地」、「素質」、「優化」;而電視報紙也要說「馬殺豬菜」、「忽拮嚟啊」。難怪在香港這個江湖入面,上至白領下到藍領,也要「走向共和」,甚至連自己的尊嚴和人格也給出賣了。

(劇透注意!)《鬼靈精怪大酒店》(Hotel Transylvania)是唯一一部賀歲西洋動畫,本來是定於去年(2012年;民國101年)聖誕假期播放,原裝美國版更早於九月尾播放。觀影前我曾作資料搜集,原來本片在爛蕃茄只獲得43%的新鮮度,我猜想這可能是本片延期播放以避開對手的原因。

到了這幾年,香港的動畫產業似乎沒有進展,而且在意馬倒閉後,更為一蹶不振。現在無論在產量和質素,除了被中華民國超越外,連大陸地區的杭州等城市也比下去了。你與《喜羊羊》見面的次數多了,但在報紙和網上談及香港動畫的資訊卻少了。當我們享受《怪誕小學雞》(ParaNorman)和《無敵破壞王》等美國動畫時,早已經將甚麼麥兜等的東西拋在腦後邊了。依我看來,香港動畫產業已給殺了,殺了香港動畫產業的正是特區政府和唯商至上的經濟。

一間商鋪的結業及轉型,本來是一件很平常的商業行為。但如果在一段時期之內,有很多商鋪結業,甚至連一間被喻為「2012年全港戲院收入五強之一」的戲院都要轉型為金鋪、名店和藥房,你覺得如何?嘉禾旺角除了製造了不少市民的浪漫回憶外,也為我們新界東鐵沿線,包括沙田、大埔和北區的居民,提供便捷又舒適的觀影途徑。我來嘉禾旺角的次數雖然不多,但那裡空間夠大、座位也很舒適,而且一出站行幾步路就到票房,零舍方便。它的結束,真的教新界東影迷不知所措。

抽錯耶穌水 梁粉無得救

唔知班梁粉缺少學識,定係保梁保到上哂腦,佢哋最近竟然連耶穌都攞嚟抽水。作為信徒之一嘅我,當然要企出嚟派:o) 畀佢哋。話說在昨日(1月21日)有一個保梁的面書專頁「撐特首梁振英」(只有三百多人讚好),上載了一幅名為 “The Passion of CY”(梁振英受難記)的圖片,該圖用了耶穌受刑前背負十字架的場景,並將耶穌改為梁振英,又用了羅馬士兵比喻黎智英、李柱銘、陳日君、梁家傑和何俊仁(由左至右),來襯托下面的一句話:「無論CY梁振英幾為市民,都有一班人想佢受難!」

位於屯門新墟、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書院現址附近的達德學院,是第二間在香港成立的大專院校。這間由中國共產黨和其相關組織人士創辦的學校,是第二次國共內戰之下的產物。即使逐漸被香港人淡忘,達德也仍然在香港教育史佔一重要位置。隨著歲月的流轉,達德現在只剩餘主樓和紅樓,其事跡亦逐漸被香港人淡忘。縱使如此,達德在香港教育史的確佔了一個重要位置,而當中的教學理念、模式、和師生生活,無論在香港抑或是中共管治下的大陸地區,仍有借鏡之處。

網路上有唔少施政報告文章,所以我今次主要講教育,其他嘢我唔多評論。我只係想講,今次教育,除咗炒冷飯,又無乜點提實質措施,真係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最離譜嘅係,佢連一句關於專上/高等教育嘅政策都無提。嗱,我唔直接去答你,而用例子去答(點圖可放大,可留意相同顏色下,在不同欄目的數字)

頁 6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