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
韋健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作者,現《輔仁媒體》特約記者。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孔子曰:「小不忍,則亂大謀。」又有人說:「忍是中國的國粹,要成就一番事業,就必須吃常人不能吃之苦,忍常人不能忍之忍。」積極進取固然重要,但如果在一些事上可以「忍一時之氣」,就能「免百年之憂」。在《雅舍小品》中,「忍」這個字出現了幾十次。

馬主席你在反擊甚麼?

至於自殺案件的數字就更加令人發笑。國民黨表示民國95年自殺死亡人數是4,406人,是為「史上自殺人數最多」,並標明該年是「蘇貞昌時任行政院長」。我想問,到底蘇貞昌任行政院長和民眾自殺有甚麼關係?難道要說甚麼蘇貞昌搞文革式迫害迫死人?你不讓人們因為感情問題、金錢糾紛、或者不敵病魔而自殺麼?難怪有網民說「國民黨沒人才,文宣才做成這樣」。所以呢,你們國民黨在下次反擊民進黨時,要好好下工夫做好功課,不然會成為笑柄,弄巧成拙。還有馬英九民望繼續創新低,而臺灣民眾可以推翻政權,不像我們的CY可以「賴死唔走」,如果你們不多醒定,遲早會完蛋了。

梁實秋對不單所有動物有同情悲憫的仁心,更利用文字直接表示個人對愛護動物的看法,更能符合孟子所主張的惻隱之心。「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一條野狗〉和〈虐待動物〉裡,梁實秋不忍見到動物受虐待,進而對這些現象感到憤怒:「一個人不可以有意無意的把不必要的痛苦加在動物身上,人們就是這樣,一點都不顧他人感受。人類為了自私的享受而不惜製造痛苦,這只是顯示人性之惡的一面。」(〈虐待動物〉)由上述觀之,《雅舍小品》簡單地表露著對虐待動物的厭惡和愛護動物的重視。

《雅舍小品》(共四集)是梁實秋膾炙人口的佳作,暢銷數十載,歷久不衰。此書每篇作品都是關於身邊瑣事、生活隨筆,在形式技巧上多以簡潔自然、幽默詼諧來落筆。有人認為此書沒有統一的意境思想,我就不予認同,若果此書中沒有呈現出統一的意境思想,作品的境界就不能提升。梁實秋曾主張「文學是人性的描寫」,所以此書的意境思想包括了對人性缺失的批評、喜怒哀樂、關心社會現象、讚美個人品德等。現在就讓我們窺探一下「雅舍」中的世界。

係噉嘅,自從鄧紫棋(G.E.M.,本名鄧詩穎)揚言杯葛兼拍片暗批商台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之後,隨即被藍奕邦、何韻詩和叱咤DJ回應。前兩者告誡她要謙虛、飲水思源,後者更叫她「過主」。對於鄧紫棋杯葛叱咤頒獎禮,我十分支持,但她未能清楚地解釋同時參加新城的「豬肉獎」的原因,讓外界幾乎都指責鄧紫棋連自己言行也不一致。認真細看,鄧紫棋本身的立場不清,也未嘗不是原因之一。

梁粉為了要「保赤安梁」,日夜也要奔波勞碌,大量勞動身體和腦筋;而且日日火氣十足,以致熱毒積聚,對身子不好;另一方面,他們幫CY「出氣」,但CY卻很少慰勞他們,以至不夠資金買清涼食品。CY說香港「只有一個香港營,所有的香港人都是我陣營內的人」,大家同坐一條船,作為同伴,於心何忍?

《無敵破壞王》確係夠無敵

破壞王想結交Niceland居民,但他們都不願意,就是因為他是個壞人;直到《閃電手阿修》面臨被刪除的危機,Niceland居民才知道他的存在價值。另一方面,劇中的Turbo(也就是糖果王),也不滿足以前被搶風頭的處境,為了追逐別人的認同,而鳩佔鵲巢,還搞垮了兩部遊戲,並進入《甜蜜大冒險》化身為糖果王攪亂秩序,害己也害人。其實在現今的社會,也是存在身份歧視。例如我們對清潔工人嗤之以鼻,但如果沒有清潔工人,那麼社會將會如何?另外有些人為求博上位,而利用和傷害個別人士,甚至是全港市民,結果引起強烈反彈。在劇中的橙鬼說:「在遊戲裡面,壞人是不會變好的,所以你要自愛,認同自己。」這點身份認同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基督徒用「慈黃區」,無話犯唔犯法嘅,《聖經》無論由新約到舊約都敵視偶像,呢點都無錯。之但係「慈黃區」個名,係來自「慈雲山」同「黃大仙」嘅頭一個字,問題就喺呢度嘞。「慈黃區」有「慈雲山」又有「黃大仙」,一嚟個「黃」字已經代表「黃大仙」,二嚟「慈」字已經帶有佛教色彩。即係咁,以前慈雲山山上邊有一座觀音廟。因為民間流傳話觀音娘娘嘅慈雲會普救眾生,所以就有咗慈雲山呢個名嘞。「慈黃區」既係道教名,又有佛教FEEL,問你哋驚未!

你無睇錯,這部不是展品,而是真真正正,用電力運作的遊戲機。迪士尼為配合電影的主題,特意在十月開始在三間影院分別安裝三部遊戲機,而遊戲機裡面只得一款遊戲。遊戲要求用家控制修理工人Felix(官方譯名是「阿修」,好難聽)盡快修理被破壞窗戶,但閣下即使不入錢也能可以玩遊戲。由於這是真正的遊戲機,每部成本(連同保養費)肯定不菲。如斯宣傳,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真的很感謝梁振英,令我可以在「世界末日」之前,想出我的「後末日志願」。梁振英在12月11日下午出席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地區諮詢會時,表示年青人應想一想,廿年之後他們家庭和子女,將會住在哪裡。梁振英你問得真的非常好,既然你那麼關心我們,那我可以認真的答你:如果「末日」之後還有明天,我會比「末日」之前更能擁抱人生的點滴、珍惜實現志願的熱血,那就是住在外國,和老婆仔女齊齊成為外國公民。

說好的大河道「巨龍」呢?

我不是荃灣人,但平時都會經過荃葵青。每次到達荃灣市區時,見到有一條又白又綠的「巨龍」,橫跨荃灣站和荃灣西站之間的一段大河道,還「伸出」無數的「腳」,「盤據」著大河道左右邊的行人路,看上來好有霸氣。之但係路政署一拖再拖,這條「巨龍」遲遲也未「發威」,結果被太陽乾煎了幾年,加上所有「氣孔」也被封掉,密不透風,變成了「豬籠」。

Come on, Bopha!

冬季不一定不會打風,只是很罕見而已。最經典的是1974年12月引致天文台懸掛三號強風信號的颱風艾瑪(Irma)。起初艾瑪在橫過菲律賓前後也「一路向西」,後來因北方高氣壓減弱而轉趨香港。當天文台先後掛起一號和三號信號時,它仍維持熱帶風暴的強度,最後它更在香港以西一百公里內登陸。至於為何它能維持強度,天文台事後沒有交代,所以學秋官話齋:「這是一個謎!」

王小姐一開始就批評追蹤梁振英的傳媒只是為了個人利益,形容他們事成之後「大感勝利興奮描述分享」,但她卻不知此舉是傳媒監察政府的工作。梁振英因僭建風波而被問責,人們追根究柢查出真相是很正常的事,查完之後又不會加官進爵,何來要「勝利興奮」呢?加上,她說傳媒和部分香港人每天只顧討論僭建,感到煩厭。但事實是梁政府被批評毫無誠信,香港人付出自己去指正他們,維護香港核心價值,不足為怪。她不單沒有參與,還坐在冷氣房對傳媒和市民指點江山,說風涼話,我接受唔到囉。

(劇透注意)上周公映的《五星大聯盟》是夢工場最新動畫片,看劇情和五位守護者陣容,令人聯想在今夏播放的《復仇者聯盟》。它在視覺效果上很出色,但故事單薄之餘,也讓華人觀眾難以投入觀賞;它被安排在十一月上映,更是致命傷。在劇情方面,縱使像《復仇者聯盟》一般的震撼,終究仍是單薄,從開始到結尾,不是爭爭吵吵,就是打打殺殺。本片意念也不新鮮,用的都是以往常用的正邪對決劇情公式。小朋友固然看得過癮,但對成年觀眾來說就欠缺了弦外之音。

打開文件高呼一下~~WOW!

「Go through變高呼」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其他常見的例子有很多,包括將Gucci讀成「高潮」、That girl讀成「Dead girl」、Fiona化身「Fi-on-na」、Hit變Heat和Read變Wheat等等。有教育機構於四年前(2008年)舉行了一次英語測試,參與者要選出Comb、Exit、Southern、Estate、Society的正確讀音,結果只有兩成參與者全對。

盛品儒:好一個怪誕小學雞

究竟有幾怪誕?有幾小學雞?首先,盛品儒說王維基取走了亞視機密資料:「係啲財務數據,或者係啲合約,商業機密、公司內部資料,呢啲大家都眾所_(周)知啦!」幾十歲的他在這裡一次過拋出兩條怪誕思考題。第一,眾所_知的意思是甚麼?究竟是我們七百萬市民都知道?還是我們都不知道?抑或是只有_____才知道?第二的是,亞視究竟有甚麼絕世郇料,值得維基去複印?這些怪誕的問題真的值得我們討論討論。

頁 7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