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
韋健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作者,現《輔仁媒體》特約記者。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承認錯誤不是罪過

若然他們真的有些少智慧,可以去看看歷代領袖承認錯誤的事跡,便會發現領袖承認錯誤,不單沒有造成名譽上的損失,反而還能取回不少掌聲。

新界東北宣傳片事事旦旦

話說政府為了新界東北發展區,不惜用盡千方百計作洗腦式宣傳。近期更推出父女篇宣傳片,以七、八十年代沙田瀝源邨為背景,賣弄新市鎮人情味。之但係作為沙田人的筆者,看著以下一個個時空交錯的物體(依物體出現時間順序),令筆者險些噴飯。

給虐待順天貓的人渣們

孟子:「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通常有仁之人,都會對萬物產生惻隱之心,動物當然不能例外。但很可惜,你們這班虐待順天貓的青年,不積陰德、不做仁人之餘,還要殘害生命,難怪你們已經成為犯眾憎的人渣。

在黃金時段看CCTVB,見到有一套很久沒有播放,由政府環境保護運動委員會製作的宣傳片。聽了以下內容後,筆者沒有因此而感觸,反而聽到發火。點解聽到發火?就是因為這個政府,如同那些主責教育的官員送子女到外國讀書一樣,表面上播宣傳片大喊「保護生態環境」,但身體卻非常誠實。

大逃港與年青人何干?

筆者過去都會對老爸的「你睇吓!我幾十年前來香港,細細個就要捱喇,你做過啲咩啊?」等「肺腑之言」不以為然。直至長大之後,看到一則則有關中、港民生的新聞和網站、以及本集的《星期日檔案》,才開始覺得大逃港原來對我們年青人來說是息息相關。筆者同時寄語夢熊大師:「要不是『港英政府』照顧你,完蛋了。」

社會上膠人不少,廢話不休,與民對立,非紅即黑。我們感概,去表態、去參加批判和鬧爆特區政府,「被認為」是好極有限。簡單的任務,簡單的指令,傳媒一呼百應,動員洗觀眾的腦,卻少體會我們的心聲。無論民主、自由、甚至是鬧爆文化的議題,都只有「No」或「No」,欠缺了「Yes」、「Yes…but…」、「No…but…」的對話空間。當社會不公持續下去、當弱勢社群被噤聲,「先殖民、再殖民、後殖民」成為常態,當阿爺事事干預,這是我們想見的社會嗎?一國兩制名存實亡,社會「被和諧安定」,如何面對?

五年前兩鐵合併以來,港鐵在原「9鐵」車站和車廂「港鐵化」不遺餘力。不知道是有心仿傚,還是機緣巧合,現在連食環署和康文署都如同港鐵,不約而同大搞「食環署化」和「康文署化」(或者叫「去(區域)市政局化」)。 除了牛頭角市政大廈之外,還有不少地方也進行「食環署化」或「康文署化」或「去(區域)市政局化」。有些就這樣用膠紙封住,而有些就「化」得天衣無縫,但無論如何,他們的員工都曾經花了心機,真的用心良苦了。

陳珮明鬧事,大事出不了,但從問題的性質來看,是一個很重大的事件。凡是阻礙民主黨員當選的,要採取堅決措施。陳珮明既然是游月華的對手,就是民建聯B隊,就要必須堅決抵制,不能讓步。前一段,我們對黃毓民等人鬧事,主要採取反攻、告急的方法,是必要的。凡是鬧得起來的地方,都是因為那裡的反「人民力量」、「社民連」、「新民主同盟」等民建聯B隊態度不堅決,旗幟不鮮明。這也不是一個兩個地方的問題,也不是一年兩年的問題,是幾年來反對「偽民主」旗幟不鮮明、態度不堅決的結果。要旗幟鮮明地堅持民主黨理性、務實、進步的溫和路線,否則就是放任了「偽民主派」,問題就出在這裡。這件事發生了,也是好事,提醒了我們。

原來本片重拍廿八年前(1984年)的同名半小時短片,當時更是由真人真狗去演出,卻因觸犯由迪士尼合家歡原則而被逐出夢幻之門。有謂君子報仇十年未晚,經過廿多年的臥薪嘗膽,累積《怪誕城之夜》、《愛麗斯夢遊仙境》等資本,2010年七月才正式開展雪恨之路,改為製作定格動畫(Stop motion)。新作比舊作不同的是,就是片長和情節的增加、劇中世界的擴大、角色衝突豐富化等等。

鍾樹根 - 新一代滑稽演員

筆者非常欣賞Tree Gun的滑稽演技,覺得他做立法會議員簡直是浪費。所以為了進一步增加知名度、給香港帶來正能量,故此建議Tree Gun轉行做滑稽演員。如果他肯加入以下電影的演出,離新晉影帝之路不遠矣。

頁 8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