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
西門
西門
現就讀電影電視系,創辦Youtube頻道「怪人製作」,致力探索影像與創作的世界,閒時執筆狗噏。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user/TheWeirdoProduction

不再復返的海洋公園

我是海洋公園全年證的會員,但近年我每次到海洋公園都只能忍受兩小時,然後忍不住離開,原因是大陸人實在是一群仆街的種族

寧做大雄,不做出木杉

昨日一名香港媽媽在動新聞的訪問,成為了城中熱話,當媽媽清數他的興趣班時,小孩子在媽媽身旁顯然不太自在,可憐,也是可悲。說的不只是孩子,也說那個媽媽,為人父母,希望子女有良好發展是人之常情,剛剛懷孕,別人就說應要胎教莫札特,就快出生,別人就說要報定學前班,終於一歲生日,就要開始與別人爭幼稚園,目的就是希望打造一個完美無缺的出木杉

你們無謂的同情心

什麼「對準政權」「佢地都係弱勢社群」的言論不斷湧出,對於一個連電梯門都不會替別人按住的城市而言,簡直匪而所思;到了今天,婆婆話害死巨人的是香港人,而巨人更加叫在場記者衝出馬路比車撞死

其實做香港人真係好慘

回歸之後:讀書,排到隻狗咁。結婚,排到隻狗咁。買樓,排到隻狗咁。生仔,訓走廊。奶粉,貴到不如餵白粉算。甚至連買一個放一舊識行嘅廢鐵都要淋雨排隊。

無演員,我地自己搵;無場地,我地自己砌到似;無錢,我地自己出。台前幕後大大話都用左十幾二十個人,你問我為左咩,我可以好傻豬咁答你「因為我真係好鐘意拍野 」

可惜現實從來無如果,即使隔左咁多年,你都仲係未能夠釋懷,後悔當日因為唔成熟,好勝所以失去左佢。約定既日本旅行無去,世界婚禮無舉行,一仔一女都無機會出世。到分開左之後,你先知道,原來分手,係代表呢一世生死不相往來,呢個女仔係你生命入面完全消失,以後無論佢有咩際遇,或者同邊個一齊你都無權過問。

係香港做苦力好過做製作

香港人很奇怪。「我下星期結婚,可唔可以幫手影影相」「我地呢個活動預算唔夠,可唔可以幫手做下義工拍拍花絮」咩叫影影相?咩叫拍拍花絮?我敢講只要是在行內的人,他們投放的資源根本遠高一個飯盒,器材,運輸,經驗,精神….最重要的:日曬雨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