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其花
求其花
求其寫,求其賣,求其志不求奢華|求其真,求其愛,求其花不求其果

所謂命中注定,其實即係等上天配給。對於大部份人黎講,悠長嘅戀愛歷史裡面,同自己拍拖嘅多數係同學或者同事。由十幾歲開始,經過繁複而無乜新意嘅曖昧過程之後,終於得到屬於自己嘅初戀,開始體驗拍拖嘅滋味。

紅袖盈香似箭

「……你喜歡我嗎?」穿過沉重的門板,她沒來由的問我。我點頭,算是給她一個放縱的理由,她若有所思的仰望我,然後像是下了決心。我想把她放到床上去,她卻靈巧地摟著我的後頸,讓我踉蹌地和她同時倒在床上,她偷笑,朱唇湊到我耳邊,輕輕柔柔的吐出三字咒語──該時該刻,那是能叫所有男人為之瘋狂的咒語。「溫˙柔˙點。」

小龍是個頭殼很硬的瘋子

小龍還是經常被打,直到有一天,他翻到一本漫畫,內容寫著:「低層次的比武經常早早分出勝負,因為不懂得保護人體的中線,要害大多都在中線之上。」自此他學會了雙手舉高,壓低頭顱,只讓人家打他的前額和頭頂。

等人之所以咁辛苦,在於生理同心理處於靜止狀態,周圍嘅事物一直郁動,焦慮同煩躁無時無刻交替襲擊,等運到嘅感覺好可怕,更可怕嘅係,我唔知要等到幾時。等左一年,我仲好有鬥志咁改善自己,務求再見到佢嘅時候,佢會後悔自己點解當初咁武斷。等左兩年,我開始諗,咁耐無見,如果有機會見面,第一句開場白,到底講咩好?一定要有種久違嘅瀟灑氣概。等左三年,我發覺對方Facebook profile picture已經轉左十幾次,甚至同當初嘅第三者分埋手,都無聯絡過我。自作多情得耐,當要面對客觀事實,我好慌張。

西元2016年5月,28歲嘅我加左次人工,月薪正式超過左我老豆人生搵得最多錢嘅時候。我係最平凡嘅公屋仔,細個屋企成日為錢嘈交,為左交我同阿妹嘅書簿費同上網費,每個月阿媽都要同爛賭老豆大戰一場先拎到返黎,老豆返兩份工,其中一份有得偷懶訓下覺,但總共加起上黎嘅工時每日都超過十五個鐘。返到黎又要同阿媽嘈一輪,先肯死死氣拎幾百蚊出黎了左件事。

小三之所以迷人

青春的胴體,狀甚無辜的雙眼,報喜不報憂的專業談吐,頂著罵名,引君進入溫柔鄉,正是要來騙財騙色的。不講沉重的責任和使命,和男人一同追逐虛幻瑰麗的愛情感覺,和這種女人爭逐主導權,最為浪漫。

前男友的售後服務

上星期,她再度打給我,想約我見面,地點是青衣海傍的石灘上。這地方是我們中學的時候,長發宵夜的小販車還未被驅趕,我們買了生菜魚肉和五元四件的煎釀三寶,坐在石上,看著對岸荃灣仍亮的晚燈聊天。這種低消費浪漫在旁人眼中算不上甚麼,但那是我們極為珍惜的時光。

「我每次見到地鐵牌寫住堅尼地城方向,我都會諗起離地嗰個離地呀……姐係呢……係囉……好好笑!」Jenny冷不防丟出一個笑話。頃刻間,Marvin感到心寒。他下意識想說:「我係咪要笑架?」

像南記酸菜般的男人啊!

那天,你欣喜的前來,說終於找到每天午飯的歸宿,希望我每天都能成為你的飯腳。我一臉茫然,問:「為甚麼是我?」「因為你很幽默,大家都很喜歡,我想把你據為己有。」你直盯著我的眼睛看,臉不紅氣不喘。被女人告白最麻煩,要清楚表達拒絕的意思,又要照顧她的心情。派好人卡並不容易,特別當對面是個勇敢追求自己幸福的好女孩。而且,讓事情更為複雜的是,七個字──南記、搭檯、四人位。

2016年,愛情好似賣保險

真係逐個問,5個人x3個情況=15題,因為我發覺要答嘅問題實在太多,答到有啲上火,而我心底知道田馥甄如果喺女朋友唔介意二女共侍一夫嘅情況之下,個真實答案可能會令女朋友好失望。

悲情城市的配角自白

活到某一個年紀,忽然會有種感悟,隱隱約約知道自己是某個層次的人,只能擁有相對應的事物。世界是屬於天才和富人的,前者探求新的知識和發明推動世界,庸才們跟著學習傳承,更笨的,則連學都學不起來;後者建立企業,馴養著一堆言聽計從的部屬,建立規範和準則──上層吞噬下層。

作為一個男人,進入到OL嘅思考領域,老實講,唔容易。經過無數次失敗同驗證,我好想將呢個思維,理性咁勾劃出黎,解釋一啲好不可思議嘅事。點解星期一有人可以笑到燒壞腦咁四圍講早晨?點解星期五無啦啦收工前會有人同自己講have_a_nice_weekend?點解食晏多數會講人壞話?唔講嘅反而被孤立?點解三九唔識七嘅同事去完旅行會走過黎派啲狗都唔食嘅糖?

我唔知點解女性對插花同三分球係特別敏感,當我聽到女仔講左句「點解唔望都知個波喺邊嘅!」同埋「穿針嘅聲好好聽。」我就知道出事。

畢竟十個文盲和十個正常人的票數同樣重要,有四成以上的票落在對家手上,就不到你以有識之士自居,自個兒圍威喂。每一個公民都必需要身體力行,去勸說身邊的人,救得一票得一票,未來可能有丁點兒的希望。

兄弟戴綠帽,揭發未必好

「我就話你見到佢同另一個男人拖手。你條友寫野都唔知邊句真邊句假,我連地點都唔敢講係觀塘呀……咁講無死掛,你又肯定Ivy同人有路,咁一係拖手一係錫架姐,你唔會勁到匿埋人地床下底掛。」Alan又乾一杯,我盡朋友之義繼續倒酒。電話又閃一次,Ivy已經打第三次電話黎,Alan直接反轉自己部iphone6,睇都唔睇。

兄弟戴綠帽,傷過自己戴。尢其是佢嗰頭講完自己好彩搵到個純品女朋友,喺港女橫行嘅時代,竟然可以拍八年長拖,節衣縮食,儲多陣錢就可以上車買個兩百零萬單位做樓奴。我兄弟Alan搵兩萬蚊個月,PS4都唔捨得買,日日就睇達哥開台踢Fifa,一年都買唔夠三件衫,死儲爛儲係佢嘅生活哲學,為左將來嘅生活美滿啲。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