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乜贊
毋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除了絕望,仍是絕望

是夜在灣仔一家類似飯堂形式的素食店吃飯,坐在窗邊,默不作聲的看著外邊的街景,馬路上車有車走,人有人過,更有幾輛派對電車經過。再望向對面,有食店有藥房有商場,樓上不知住著什麼人,是自住還是樓上店等等?

追求的另一半

好多人可能因為以前好窮,長大後要賺好多好多錢,就係唔想自己再好似以前咁窮,無問題,呢一樣嘢係每個人嘅選擇,而每個選擇都有後果需要承受返。當我有人可以陪我關心我,同我好好溝通相處,我唔可以怪對方無一齊為大家段關係賺好多錢;相反,當有人要賺好多錢去為大家時,都唔可以怪對方唔理自己。而我,或許從小到大,到宜家,我都只求有一個人可以聽我講下嘢,願花時間同精神同我溝通,了解我需要乜嘢,邊個唔需要人關心,而我可能係比平常人需要更多。

2020年代的人生角色

早前有講過現代人(更精準應該係香港人)係唔需要拍拖,因為我地有太多角色,但又無咁多時間。如果講要達成傳宗接代呢個目的,避免人類滅絕,係可以搵政府定期收集精子同卵子代為繁殖,然後唔駛有另一半,唔再有父母,每個人啲角色先減少兩個,咁就應該比宜家好分配得多。

一切皆緣一切成空

工作壓力絕對是情侶間最具挑戰性的角力,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我相信每對情侶都會盡力去體諒對方,並會用盡所有方法去讓對方好過來。你覺得這是情侶之間的考驗嗎?不是,是考驗,但不是情侶間,而是慾望的考驗。這幾天身邊有位朋友的另一半因為工作壓力而提出分手,理由是不太承受得起工作上的壓力,更無暇無力照顧她們之間的感情。

為死而生

三餐溫飽、有瓦遮頭、有工有錢,其實該滿足對嗎?常言道:知足常樂,亦有人喜歡說不應安於現狀,衝破ComfortZone,去做些具挑戰性的事。其實我們究竟為誰而做?籠統戴頭盔一點點該是每個人該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我有理由相信每個人於不同階段也會有不同想要做的事,有不同的慾望,因為根據那個誰的定理,當滿足了某層次的慾望後,會開始追求下一層慾望,雖然那個定理是一概而論,亦有塔頂,但其實人的慾望又何止那幾層的金字塔?那我們可以說成:人的慾望是無窮無盡,直至死的哪一刻嗎?

相信是分手後,我開始要自己脫離痛苦傷心,那種感覺非常難受,似火燒而沒有解救方法,你只能哭哭啼啼,你只能不停回想從前的舊畫面,你只能不斷說服自己再不會戀愛等等,我討厭這一切一切。這些年來從情人間或家人中都感受太多火燒,燒得我開始麻木,然後放棄,一切的折磨教我果斷,果斷放棄所有,要遠離痛苦,我必遠離愛,遠離情感。我跟自己說,我不要再受這一切痛苦,我不要再感受到這些讓我痛不欲生的感覺,所以我決定要自己走上這條(不歸)路,我要切斷情感,切斷會帶來傷感的機會。

《念念》的念是怨念嗎?

這電影我該幸好我不是在電影院看,因為有很多幕都讓我落淚,特別到最後結局時,我停不起,再加上完了出credit 時,播起主題曲,我更哭成淚人……哭的原因很複雜,或許迷茫佔多數,又或許是因為覺得自己就像電影的角色一樣,只是我一直隱藏不去承認,我不知道。電影大概講述三個主角被父母影響著其人生,直至一些小插曲,讓他們「醒」過來吧。其實這是非常普通的故事,但落在張艾嘉手上,卻可輕易讓我落淚和思考。

廿六歲女生的自白

我是一位廿六歲的女生,如果這個年紀是充滿鬥志,為未來奮鬥的話,我完全是一個垃圾。因為我不期盼將來之餘,更覺得生命隨時被奪去都不覺得可惜,最重要不是死不去然後生不如死那種。或許也可看成一件好事,因為這亦可代表我每天都覺得自己活得很好,當每一天是最後一天的活著,隨時死去也不覺得什麼,但同時也可代表世上沒有什麼值得我留戀,可以這樣詮釋嗎?可是,現在的我卻沒有要自毀的傾向,卻以被動的形式等待我的生命被篡取。

我就是這樣幼稚愛作對

小孩好想買玩具,父母不理會則哭翻天,在地上撒賴不起來,若最後父母因不想失禮而「屈服」買玩具,小孩下次想要什麼時,她們會知道以同樣的方式有很大機會得到想得到的東西。而其實我不是事事作對,大多是基於對方的自私,所以我才會悄悄作對(情侶間那種情趣就另計)。我不要受誰挾制,也不要這樣容易被別人猜到我想怎麼樣,不會有既定的一套能獲得我某特定的回應,因為每一件事與對話對我來說都是獨一無二,受影響因素繁多,沒有「一枝歌仔走天涯」的道理。

我可以明天就死去嗎?

沿路走著,我只感到局促,呼吸都有點難度,可以靜一點嗎?可以給我多一點空間嗎?如常戴著耳筒,今晚不知什麼回事,不論我重新戴過多少次,它們都隔不到音,我生氣了。周邊的人越來越嘈吵,港鐵站那些廣播那些提示音,我覺得我內心抓狂了。每當抓狂我都會自虐,通過痛楚獲得存在感和感到實在,有一微弱的聲音叫我冷靜,叫我平靜,叫我好好深呼吸一口氣,但真的要爆炸了,要不拿出小刀把耳機割斷,要不發瘋在擠滿人的街道上大叫,然後蹲下⋯⋯但我最後真的「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了。

它不是一個惡夢,只是一個我心底裡最想好好保存的東西,在這個夢裡蕩然無存,再一次將我擊潰,是一個提醒嗎?我會這樣認同。再一次讓我認知我只是在逃避,而不是真正完全看化,我只是不讓它出現,而它並沒有消失過,又是一個怎麼樣的提醒,這讓我覺得自己好失敗,原來我沒有捨棄過,儘管我話說得多灑脫,又再一次喚醒沉睡的慾望,我不喜歡這樣。

想起自己曾經答應過多少事,答應過她們要做到什麼,我是一個行動派的人,多做事少說話,做到才答應,所以回想起自己曾經的說話,我感到內疚,究竟我撒下了多少個失望。我相信誰都答應過別人吧,答應當刻是真誠的,至少我是,但當感情變異或自己再無能為力時,你知道放棄或者食言是多易如反掌的事,人與人之間的一切都相當脆弱,一碰即破,而當中是包括了多少的希望與信任。

最痛苦的是你沒能力做任何東西改變,真的不要再跟我跟說什麼「你淨係識諗,乜都唔做,梗係做唔到啲乜啦」,我不知可否回應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姐在做實事時你都不知在哪裡,然後我承認我放棄了,就當我是太軟弱太沒用,我眼見的,所能夠做的都是徒勞無功的。

畢左業,大家繼續當你係乖孩子,一個永遠長唔大嘅乖孩子,以為你照舊唔需要理唔需要擔心。真係好唔好意思,你唔悶我都覺得攰,唔好再叫我唔好做乜做麥,廿幾歲人,正路係已經有足夠嘅分析能力,知道乜嘢值得做同對自己有無意義,講出黎純粹只係分享,唔係要俾任何人去批評我應唔應該去做,我好討厭呢種困左我十幾廿年嘅溝通方式。我樂意去聽晒又唔去反駁係我尊重嘅一種,但千萬唔好同我說教咁款,受夠。

交心,仍需要嗎?

什麼叫孤獨,就是我這些強行要把獨樂樂的這班人抽出來,強迫他們作人與人的交流,沒社交媒體、沒YouTube、沒網路電視電影,就要來跟我活生生的對話。很抱歉,是我問題,誰再在意與別人的溝通與關係?忙碌是一個理由還是借口?對我來說,永遠都是借口。

我廢青一名,對將來無任何計劃,儲錢?儲黎托呀?聽日有飯食咪得囉,返埋啲搵得雞碎咁多嘅工咪夠囉,得閒同朋友食下飯,去睇下戲,仲有閒錢去日本旅行濕平,嘩爽啊喂!你唔係要我賣命返工去賺埋啲唔知投胎轉世果陣都買唔買到樓嘅錢啊?貼地啲實際啲啦,諗下去邊度旅街去玩好過啦,樓呢啲我呢啲廢青諗嘅咩。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