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乜贊
毋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你追緊啲乜?

物慾的追求是有一種限期,就如人世間所有東西一樣,當你追夠了,發現再沒有什麼物質可以讓你「開心」時,你就會放棄,發現它的不外如是。幸運的能逃脫成功,不幸運的則明知不外如是,但礙於追逐物質已成為唯一人生目標,所以只能繼續追隨,如果連這個實在的目標都沒有時,他們不會熬得過的去。

如果我並非是一位追隨物質的人,那不管我貧窮或富有,所需的心靈滿足也不會改變,心中富有,知足常樂

作為女人,我都戥男人慘

阿妹有講求婚時唔一定要送花,但情人節時一定要送!其實點解要男人做咁多咁嘢呢,點解男人就有嘢係一定要做呢?點解女人係有所謂話事權去界定男人「要」做啲乜?通通我都唔明,明明都係兩個平等嘅人,只係性別唔同,如果你話女生拎唔到重嘢要男生做,呢個我明,因為係體力上嘅限制,咁又或者係要依賴男生去認路,因為女生相對喺呢方面天生比較遜色,呢啲都係礙於天生嘅限制,但點解做乜都要有條件有要求呢?

今次是我第二次做手術,我一個人處理所有事,事前見醫生、約入院、問保險,下班後背著背包去到西鐵站再轉巴士上山,就一個人直接走到醫院住院登記,記得大概是晚上九時多。從銀包裡拿出提款卡,付上訂金,然後有護士帶我上病房樓層。先進護士站量量血壓,回答些問題,當下的我已經開始不安。從放工路上,一個人背著背包,乘坐空無幾人的巴士,我坐在下層靠窗位置,看著外邊漆黑一片,我覺得自己並不存在於這個空間裡。

人生最重要的

綾野剛跟妻夫木聰說:「你好有趣。對自己重要嘅嘢應該係隨住年紀增長而減少,但你反而越來越多。」其實整套電影都不斷強調信任,這人與人之間相處很重要的一個元素,但同時我都看重了那一句說話,然後在想自己認為重要的事是否真的因為人越大變得越少?今年將會是二十六歲,算年老嗎?

幻想中的喪禮

近來把自己的喪禮幻想得很頻密,本身我沒任何宗教信仰,所以如無意外該是靈堂火葬嗎?但我希望可以將我的骨灰撒到海裡,不容任何人再將「我」留著供奉,不要再將我留在這凡塵俗世裡,不要到我死去都不放過我。如果可以我也想將我最愛的身外物一同放到棺材裡火化,一切都是我在生時珍而重之的東西,希望它們也可跟著我離開這裡。

「係啊,送俾人架,我想要49號色果隻,係咪得一款架咋?」經過幾重肯定後,連樣本的顏色都核對過後,確定是那個不知怎的桃紅色後,售貨員就在櫃內拿一枝新的給我,而我也好像如釋重負的感到自己終於完成了一項任務,付過錢就走了。

有時回想過來,都會想不通,為何到最後我們會成為好朋友。大家先從情敵這關係認識,然後大家性格與興趣都不同,相對我而言,她是一個沒耐性,容易暴躁的人,她從事創意行業,算是喜歡社交的,究竟共通點在哪裡?多年後的今天,我沒再去想。對於不常找朋友的我來說,我和她總好像有著妙不可言的感覺和關係,我們不是情侶,但我會打從心底關心她,著緊她,看到她開心幸福,我都會覺得非常高興。這種感覺十分奇妙,我未曾有過這樣替人感開心的感覺,也只是對她一個有這樣「怪怪」的感覺。

有天,同組的另一位女組員跟我在飯堂吃下午茶,然後突然跟我說要公平競爭,那一刻我不明白她在說什麼,原來她是感覺到我跟前前度當時好像有染,而我不知道她是否都對我前前度有興趣,所以無故跟我說要公平競爭,我一笑置之。

打情罵俏與冤氣在我眼中就是不斷「挑釁」對方吧?就是讓對方有小生氣的感受,打打罵罵的,仿佛這只屬於你倆之間才懂得的遊戲,旁人不會明白當中的對話,然後你倆就只活在自己兩個人的世界。或許有一個會裝生氣,另一個則會以更討人厭的行為和說話去「哄」對方,這同時是情趣吧。

你以為隨波逐流容易啊?

近來那個怪怪的女同事終於辭職了,由入職聽她說要辭職,一年後的今天終於行動,然後跟我說她刪除了全部男性密友的聯絡,說要洗牌再來,來一個破斧沉舟。今天在想要不要隨波逐流時,想起這位同事突如其來的一切舉動,當事情去到你再不能控制或走到死胡同時,或許推倒重來是最方便的一個方法吧?我又開始質疑自己,跟自己說:「去看PATERSON吧,我相信這套電影能給自己一點指引。」

「其實人生都好矛盾,每日返工放工,唔好講話有無時間俾身邊嘅人,即使自己嘅時間都無。好想改變,但返完一日工真係好勞累,乜都做唔到,有時會問究竟自己喺度做乜。」

如果戒指是代表一種意義

我絕不是喜歡佩戴首飾的女生,但很清楚知道戒指對我或對我的另一半來說,絕對是有一種很強大、深層的意義。

點解要考公務員啊?

一直以來,我都沒想過要投考公務員,一來對政府感覺不良好,二來我認為其工種沉悶,要是不喜歡,根本怎說都是不喜歡。那為什麼突然要去投考呢?最初投考的心態是我認為跟前度分手是因為她嫌棄我賺錢少,讓她看不到我們有將來,另外是想給個機會自己嘗試一下自己未曾想過的東西,算是種挑戰吧?但到今天再想,為何我要去迫自己做一件我打從心底真的好不喜歡的事?我真的有嘗試放開自己去接受這個挑戰,克服自己的心理關口,然後開始操練那些筆試題目和體能,我不斷做不斷做,甚至做上癮,體能則每晚放工去跑步,做伸展和SITUP,放假去游水,累得要命,直至練得左腳傷了,我問自己,究竟我在做什麼?

先講阿食仔先丫,無啦啦講話同前度去旅行,當下已經屌左出黎,乜料呀,去乜嘢旅行呀,平時大時大節一齊過都算啦,仲一齊衝出香港?「無呀,我都去過啦,不過就係好想同佢去,如果唔係同佢去,我都唔會想去。上次自己一個人去時都已經諗如果佢喺度就好喇,咁今次有免費飛,問佢有無興趣一齊去,佢話去,咁咪去囉。」我問:「即係你無其他朋友嘅,係要搵佢去嘅,咁你地去到搞唔搞嘢丫?咁搞左係咪即係一齊返丫?」阿食仔話唔知呀,到時再算啦。然後就黎喇,無啦啦講自己個心態唔同左,因為近排發生左件事令佢對前度個諗法改變左,覺得佢俾唔俾到將來自己唔再咁緊要,最重要係前度喺佢身邊。乜料呀大佬!

我有兩個面書帳戶,因舊有那個是還在當學生時使用的,所以有很多很多根本不懂的人做朋友,而且發覺太多(無謂的)資訊和近況,又沒心於差不多成千的「朋友」堆中逐位逐位看去決定應否留下,所以就不如開一個新的帳戶吧,就只加入真朋友,看我真正感興趣的東西,結果我只有六十個面書朋友。其實朋友多與少我都沒什麼關係,我都不是那種很愛SOCIAL的人,但舊帳戶實在有很多舊回憶,然後不時就會登入舊帳戶找回所需的東西。

人生雜論

不時有種迷失的感覺,總在問自己究竟在做什麼,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做,然後會覺得為何所有事都一定要有其意義或目的,可不可以純粹因為自己想做?不可以,因為時間很少,可以做的東西不多,社會教你所有要做的事都是要有意義目的,是值得做的,否則就不要花有限的時間去做那些除了自己,沒人會認同的事。為何一切所做的事都要別人去認同?每一個人做每一件事都因為欲望所驅使,這件事讓你愉悅或可得到成就感,總有一種可得到的有形或無形的東西。除了自身的滿足外,還需要透過外界所得的反應去提升所完成到的一件事的滿足,那整件事就不單單只關乎自己。人活於一個群體環境,根本沒可能單靠自己一個的自信一直「正常」的活下去,所以別人的看法才變得如絲重要。

頁 2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