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乜贊
毋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被肯定的動力

從小以來沒被什麼人欣賞過,儘管我好花了多少氣力去做「對」的事,從來沒被讚賞,換來的評語就只是「你好彩咋」,多謝我的父母。沒要緊,那我就不再希望從你們身上獲得任何認同和肯定。有人跟我說從我文字中發覺我對情感的表達能力很高,思路很清晰有條理,超級欣賞我,而且反駁我覺得自己寫的都是垃圾,不是什麼好文,她認為只要能夠傳達自己所想的就已經是好文,而我同時又很享受寫作,這就已經很足夠。

戀上單身

因為我過去歷史不好,所以伴侶都不喜歡我跟別人單獨約會,當然除了一些非常非常熟略的朋友,我會明白的,因為這樣才可帶來安全感,同時基本上限制了我的社交。除此之外,也不喜歡我一個人去看電影。那麼現在分手後,我喜歡何時約什麼朋友就約什麼人,看什麼電影就看什麼電影,現在的我有如飛出籠外的小鳥,仿似很自由,但究竟這是因為我被「禁錮」太久,還是因為我喜歡這樣的一個人呢?當然我可以找一個不再禁錮我的伴侶,但又引伸另一個問題。經歷是次分手後,本來疑心大的我更疑惑究竟社會上真的會有一個跟我合得來的人嗎?曾幾何時我都以為那個伴侶跟我是天衣無縫的匠配。

惺惺相惜到互相撕殺

由剛開始時她為你擔憂,會為你緊張,會設身處地在你的角度去想,你開始感受到有個人比你自己更加著緊你自己,你覺得很幸福,你們更為將來好好打算。同時,你亦由心替她著緊,盡一切努力去為她分擔所有不如意的事。你們會互相鼓勵對方,會跟對方說:「無論你做咩決定都好,我都會支持你。」,你們心裡面只想對方開心,簡單的認為一切有愛就可以解決,你們可以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她遇上事業低潮,你付出所有時間去陪伴去支持,因為你知道她只要見到你,心情就會好起來

你相信緣份嗎?

朋友也好,戀人也好,大家當中總有些不能解釋的吸引力與情愫,任何東西讓大家相識也好,都是註定的。即使戀人或許會分開,都要相信是上天給自己的一堂課,傷心當然少不了,傷心過後要接受THE_BEST_IS_YET_TO_COME,沒人會在失戀時想過自己會遇到別個或是更好的一個,但要知道世界真的很大,或許會是一個不自殺的理由,因為世界之大總會有已經安排給自己的東西,下一個相戀對象亦同樣,只是自己暫時不開放自己,不去相信有更好的,然後一直糾結於舊有的。

我以為我知道的珍惜

我不知何時發現,原來有一個情況,人類會不再為將來的不能控制的而「困擾」,就是當你知道你的人生有一個限期。限期代表你知道你的人生何時完結,你知道你的人生剩下多少日子。人的腦袋很有趣,當這發生時,就會突然醒覺要好好活好每一天,其實因為你知道自己再沒有將來,所以你不能/用再擔心將來,你可以想的就只有現在,所以你可以毅然放棄一切,只一心一意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後這就是你人生最美好的時刻。你看,多充實,同時多愚昧,一天不以死亡限期去迫自己,一天也只繼續為會不斷改變的未來擔憂,問題是這些擔憂都是不切實際。或許我不應這樣咀咒自己,但有些時候我真的想有一個生命限期,那我就可以「明正言順」活好每一天,而別人也可以明白和接受我這生活態度和模式,上了寶貴一課也好,至少我可以不用再為這好好活的概念而困惱,放過自己也放過別人。

作為緊張大師的我所有事都好緊張,只要對方沒聽電話,我就會連續打,直至有人接聽為止。有人說過:「香港黎架,會有咩危險呀?」我不知道,危險要出現時,你是不會知道,在這方面我或許真的太過緊張,近好幾年已經戒掉「壞」習慣。但我對別人也是立即回覆,我上心所以我會立即有行動,我好明白被忽略的感覺,所以我通常回應得很快,然後就變得當我有外遇時就很容易露出馬腳,但同時也可以是我不再上心。

近來,又想到自殺這個問題,然後就在剛才回家時看到電視新聞說:「過去幾年,政府花超過5億於學校教導學生學習生涯規劃……」,我禁不住冷笑。每當提起自殺,最常見的回應或安慰就是家人朋友會為你傷心、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等,或許這兩種所謂的安慰都是由外來者切入,讓想自殺的人去為別人著想,或者尋求別人的協助,然後今次想說的是一個都算常見的安慰說話,要由想自殺者去覺悟,從而打消自殺念頭,就是「世界其實好大,不如出走一下,到時你就會發現好多嘢好美好/你自己嘅問題唔算得啲乜。」這個回應當然比最初兩個好,但你問我,我還是覺得不夠力吧。

好像每個不幸的故事裡,總會有一個貴人不斷為主角帶來希望,讓其知道即使最親的人把自己遺棄,而他都會一直在背後無條件的支持著。而我,背後也相當幸運地有一位伯娘,由我只有幾歲時已經出現,好好的教導我,即使我現在長大了,她仍然無條件支持我,絕對比得上我所謂的親生母親,我知道,有一天若她離開我時,我定必比失去母親更為傷心。

「如常」上班,下班又再重複,每天都這樣過,每天的心都被大石壓著,是我自己每天打擊著自己,說服自己沒有用,自尊心跌到負值,然後天天也會問自己是否有抑鬱,又會想即使有又怎樣,反正都無人著緊……一直貶低自己,一直懷疑自己是否患病,最後都沒有求醫。

有位女同事早前回來上班時眼紅紅,還流著幾滴淚,是因為一大清早跟父母爭執,然後提起她痛恨父母小時沒送她到外國讀書,即使父母現在讓她去,她都覺得年紀太大,再沒有意思。沒有外國學歷曾讓她被前男友的母親認為配不上,更因而失去了一段感情。我相信,外國讀書這個芥蒂會永遠堆藏於這位同事的心底,一直認為是父母欠她,毀其一生。如果要說對雙親的心結,我也有一個,我不會挑起跟他們再爭執,但確實會一直記住,我的恨絕對比不上我的同事,不過到死也不會解得開。

女同對抗傳統觀念

我女友乜太的雙親是極為傳統的人,不懂什麼是女同性戀,只知道女兒要跟男生一起組織家庭,才會有幸福快樂的生活,然後生兒育女,老來有他們照顧等這些很可笑的推論,不管乜太怎樣解釋、說服和解釋,其雙親也只會不斷重覆那些「論點」,對,就是聽不明白也不想去接受這眼前的事實,然後不斷「灌輸」這樣下去會後悔的觀念。乜太說其雙親要跟我談談,甚至要找我母親談談,可笑,我什麼人都不怕,更何況想找一個我最討厭的人跟我談?乜太問如果下次我上去她家時,她雙親問我,我會怎麼辦,沒怎麼辦,我就繼續做我自己。

現在的我回想起為何從前拒絕那個人的原因,真的十分可笑,明明所有東西都合得來,卻單純因為沒觸電而否定了一種愛的表現的可能性。

女同的男性追求者

我不知應否為自己冠上女同性戀者之名,我不是只喜歡女生,別人不時會問:「你幾時開始鍾意女仔?」其實只要是喜歡的就行了,我一直都沒抗拒男生,只是湊巧的我一直是跟女生拍拖,男生則沒有正式試過(最多都是去到曖昧就止步,可能我不懂當男生的女朋友?WHATEVER),但我矛盾的是,我對男生的要求特別高,至少比女生高,簡單的說,我不願反過來照顧男生,我需要一個可領著我的男生,就當我有GENDER_STEREOTYPES。

作為SALESPERSON的我,每天於店鋪中看著形形式式的人,一個表情,一個步姿,一個笑容都表達著某種訊息,再想起身體語言所代表的不同意思,還有用字上的區別,單單幾分鐘,獲取到的訊息可說是不少。這看似疲憊,但我似乎已習慣成自然,也成了我人生最大的樂趣,我沒有什麼社會學的專業知識,人卻很敏感,留意到平常人覺得所謂的無關痛癢的事情,宏觀的相信誰都看到,但細微的又有多少人看到,很多時候都是最關鍵最重要的。

菲林相機

前度讓我首次接觸菲林相機,從她身上學懂這方面的知識,她有一台銀黑色的菲林相機,她曾告訴我其相機的故事,但我沒用心去聽,因為我確實對菲林相機沒什麼興趣。我跟她一起了大概一年左右,她那台菲林相機我見過很多次,也用過很多次,但連可否調整光圈、快門,我都完全沒有印象,只記得它有一條綠色的相機帶。那個時候,我不懂相機,更不懂菲林相機,我知道因為我沒興趣,所以連接觸,連去聽的耐性都沒有,我只一直覺得拍照時,絕不想花太多時間去因應當下的光線等去調校相機,我只想立即捕捉到那一瞬間的美好,坦白說,一台蘋果手機已經滿足到我這個要求。

程式幫你「搜尋」到互相對對方有興趣的對象,然後再開始有意義的交談,相信大家也因為看過對方的個人檔案,覺得有一定程度的外表和內在(興趣)吸引才會往右滑表示有興趣。當有一個相對較合適的對象出現,相信成功率怎樣也一定比胡亂傳訊息的來得高,我個人覺得這交友程式好不錯,不一定要以找伴侶為目的,找個有共同興趣的朋友也不錯。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