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乜贊
毋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公司有個騎尼女同事

我這個女同事同樣是九十後,聲稱工作經驗豐富,曾在高級衣服品牌、香水品牌、賣大隻男的衣服品牌,護膚品牌、以及在百貨公司做過,這類品牌都是女性員工為主,我就想她這個人該好懂得待人接物,至少會懂得看人面色,別人喜歡不喜歡,她就該懂得看出來。我工作的品牌相對她那些公司絕對是完全不同,我們這些女生都是爽朗型,不愛搞什麼小圈子,談什麼事非,同事數目也不多,本該多她一個人也沒什麼大分別,但我真的大跌眼鏡。

近來公司所發生的「不合理」變動,突然讓我跑出了想去當農夫的想法。對於沒什麼專業資格的我來說,又沒什麼好想做的工作,其實去做什麼都沒什麼差別,本以為有些工作能令我開心一點,但其實那些工作沒讓我開心起來,只是有多些屬於自己的時間,但同時也有另一個問題出現,就是連做自己喜歡的事都不想去做。原來,我以為一直以來我都隨自己所想,去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但根本並非如此,日復日的工作越來越讓我自己像個機械人,雖然休息時間較大部分人的多,但整個人都沒了生氣

進擊之SALE屎

「搵緊咩呢?有無嘢幫到你?」我心情好就答你一句:「我自己睇得架喇唔該。」要不就望都不望售貨員,笑一笑就走開。坦白說,我只是靜靜的自己看東西,有需要我會尋求協助,我都知道很多時候都是公司要求它們的員工要這樣「服務」顧客,但又有沒有公司察覺到其實這樣咄咄逼人都是倒生意的行為之一,這樣的進擊,確實會讓我覺得煩厭

第一次外遇發生在我大概5歲左右,R先生高高大大,單眼皮,比較圓潤。母親跟他搬到外邊同居,我記得是三幢高的村屋,我們住在地下的單位,花園是從廚房雪櫃旁的小門通出去,花園都是有蓋的,地下都鋪滿假草,還放了一張白色鞦韆長椅。年紀太小,所記得的不多,但有一幕印象好深刻的。我好像不時都會在那邊過夜,有天早上一早起來,就在他們中間,束著兩條辮子,穿著白底衫、紅褲子開心的笑著,外邊的陽光就直接曬在我臉上。其實這個畫面是從第三者的角度去看,有時我會懷疑,究竟是事實還是夢境呢?但這個R先生是實實在在的存在過,到現在我仍然記得他的樣子。

這一天,沒想過最後真的來臨,從前我倆還在誓言鑿鑿的說從此不再分開,因為大家都是對方的SOULMATE。對這個決定,我一早都已經有心理準備,知道這樣出色的你,總有一天會覺得我配不上你,職場上的磨練,加上人際關係的拓展,我這種人你可能早已很不屑,終日無所事事,堅持著一些本無意義且不切實際的價值觀,真的受夠了我。

有一個同學仔就同我講:「我覺得你會係喺街遊行,揸住大聲公嗌口號果啲憤青。」宜家諗番起,真係覺得好好笑,因為連928我都無出去金鐘同大家一齊對抗香港政府,當時嘅我真係好有衝動想出去同大家努力,但係一諗到佢嘅意義之後,都係返番上床訓。就算果晚有出去又點啫,根本我已經對香港死左心,已經乜都唔想再為呢個社會做,亦都無希望過個社會可以有咩俾到我,好公平,無付出亦都無要求有啲咩回報,灰啲講句,其實真係等死。

落雨排隊

下雨要乘巴士時,總有一班人沒帶雨傘,就擠在旁邊(排隊)等車。當中有提著大小二袋的巴辣主婦、金絲眼鏡的斯文敗類西裝友、咀藐藐的冷戰情侶、紋身潮童、扣著頸喉鈕的IT毒男等,然後向站頭一看,無人排隊,就會心想:「該是大家都沒帶傘,所以沒有人排在站頭吧?」當刻,我大多都只會呆了,想:「究竟我去撐傘去排隊,還是走過去問一問哪條人龍是往我家呢?但我有傘,又為何要跟大家擠著?」在這電光火石之間,腦裡湧現了不同的做法和可能會遇到的事。

打上客服,經過幾分鐘的電話錄音後終於有真人對話,一經查證,原來!我的保單並不包括醫療入院保障,哇塞,怒氣立即從腳底湧上頭。掛線後,我質問經紀是什麼一回事,她那時才如夢初醒說:「哎呀,我宜家睇番先知原來得乜乜乜,無醫療。成日聽你媽咪話有,我都以為有呀。」

對這個人的恩恩怨怨,怎樣也無法解決,雖然筆者生活於這樣環境中絕對是一個精神虐待,很多時候都是要自己咬緊牙關去一個人面對,當中的淚讓筆者成長,多得這個討厭的母親,她讓筆者學懂獨立,而且變得成熟,情緒智商也因此訓練得相當好。

記「人生」首次住院

由於筆者要做的手術需全身麻醉,所以循例要跟麻醉師見一見面。大約十時多,護士帶了筆者到一間叫「麻醉師會客室」,心想覺得好有趣,一直以為麻醉師就只是在做手術時替病人落藥而已,完全沒想到要先聊聊天,知道一下情況。麻醉師簡單介紹一下程序,說手術大概做一小時左右,會先在手背插針落藥,會慢慢感到刺痛,然後會感到醉意,好像喝了幾杯酒,再給筆者戴面罩入睡。

近來聽得太多長輩說教,究竟誰告訴他們九十後是沒有腦不懂思考,不懂為自己打算,我們不是不能承受壓力,而是所受來的壓力都跟回報比例相差太遠,現在再不是多勞多得那個美好年代,天天賣命工作加班,並不能讓我們安居樂業,連食、住、交通費都要勒緊褲頭才勉強過得到時,有誰還要說我們沒去盡力為自己前途著想,是生活太迫人,連休息的空間都剝奪了。

既然把上一份工作說得那麼悠閒,為何突然三年後又要轉呢?雖然天天仿佛沒事要做,回到去就坐著上網到下班,有時同事問「哎呀,仲有咩網可以上呀?」,但最大問題是,你過不到自己良心。此話這樣解,對於人客的訴求,筆者明白而且覺得很可憐,因為公司一直不願去解決或將一切責任推卸到前線員工,但問題是一切都不是前線員工能夠改變的事,所以最後筆者都直接跟人事部主管說:「對於我唔能夠幫到人客,我覺得過唔不到良心同令我有好大壓力。」或許這樣說是好愚蠢,但至少我口說我心。

外婆「落泊」的下半生

當時外公是日本公司的高層,每逢週末都駕著私家車帶筆者到處走,買玩具、吃好東西,有時也會跟姨姨和她的女兒,即我表妹,去各大商場遊逛,海港城、又一城等。還記得當時的她們好喜歡要我和表妹到樓下幫忙洗車,筆者最喜歡洗呔軨,看著它由黑色變得乾淨,感覺好舒暢。多年來,洗過好多車,不同顏色和款式的MERCEDES、AUDI、LEXUS、LAND ROVER,當時覺得,換車好像買棵菜那麼簡單容易,然後也認為身邊的所有同學朋友都同樣,會認識各大時裝、化妝、私家車品牌和高級餐廳。

半夜時份,筆者總會帶著餓意去睡,一來是夜貓,晚餐吃的早早消化得一乾二淨,二來家中的飯永遠吃不飽。每當下班後,只想好好的吃一頓飯,但一想到回家只有一頓神奇晚飯,吃了似沒吃的,放下碗筷便會繼續找乾糧吃,其實好多時候都好想在家附近簡簡單單真的吃飽才回家。奈何,放工回到家附近,幾乎全部食肆都已經關閉,要不就LAST ORDER了,只能選麥記或七孖一叮叮。勞碌一整天,氣又受了,累又累透了,只想滿足人的最基本要求,一頓既滿足又飽肚的晚飯,不用山珍海味,但不要是那種雞翼魚蛋湯,看了就已經飽到嘔的飯菜。

當男生在外工作,而女生亦同樣在事業上博殺,然後大家都有相當大程度的壓力和苦水不得不向情人發洩。細想一下,其實兩個都處於高壓的情況下時,任何一方的耐性和容忍度都會下降,再向對方訴苦時,很大機會火星撞地球,久而久之,就會覺得對方並不體諒自己,每次訴苦都得不到「應有」的安撫,只換得惡言相向,究竟是否對方不愛自己了?當一個人工作太過勞累或承受太大的壓力時,人都會比較暴躁,只是好想在難得的休息時間裡獲得愛人安慰令自己好點,但其實又忘掉了對方也會有自己工作上的壓力,也需要安撫。

有時自己一個更開心…

對於女生突然間這樣的鑽牛角尖,其實真的很難去開解,前提時我都不是一個很懂開解人的人。我盡量說出一些她比她兩個朋友好的事情,如工作上的成功和她與我的關係,但她似乎仍很執著於「現實」的問題上。由於筆者最近因身體和心理問題轉了兼職,對此,乜太是全力支持的,但當聽過朋友們的話語後,似乎另有想法。

頁 4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