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恩樑
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正如曾先生所言「《左傳》為要用最少的文字把複雜曲折的事情說清楚,所以省略了許多細節。」這些細節,要從前文後理倒推出來,今人係無咩時間同經驗去思考領略。但如果有心人提出疑問,歷史係有機會還原嘅。我國的史家,係留咗足夠的線索俾大家找答案嘅!

「吉屋稅」不是政府收入,是整筆轉移回到港人手上,讓這筆錢回流到租務,港人收到補貼,可以俾多啲租,租金會上揚,租金上揚則補貼更多,最終會達到均衡,而政府、收租的業主和租客,自住業主,是零和遊戲。但丟空單位的業主,會受到極大的懲罰,沒有收入的物業,卻有重稅支出,計過數︰出租或出售!由於加租,差餉比率應對應調整至3.45%,政府的實質收入維持不變。

所謂促進亞洲各地的經濟發展,是羊頭,真正的狗肉是所有參與者的利益。中國帶頭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出錢出力,能夠和應該撈取最多利益者,毫無疑問是中國。其外交說辭如何漂亮和正氣,全世界的政府和人民,都不會懷疑中國在撈取利益,不過,大家齊齊玩、分一杯羹而已。

外國奢侈品在大陸貴得出奇,兩三年前,外國奢侈品牌子的價格體系,連同匯價差,約為歐洲100、香港130、大陸160,而日韓約為120-130左右。以前大陸人無得去歐洲,所以,大陸人在香港排隊買Prada、Chanel、LV等等一眾國際名牌,先令香港的零售商賺個盆滿砵滿,然後就係地主瘋狂加租。實際上,香港零售商除咗在沙士前後簽了平租約嗰幾年,之後幾年都係薄利多銷,員工的福利有減無加,「增值」都俾貴租吸晒。

今日的打貪腐令到奢侈品銷售大倒退,但中產階級、工薪階級的消費依然向好,中檔牌子的銷售增長頗高,再看看出境消費之熱度,在在說明中國大陸有「實質的內需」,問題是如何啟動?誰吃這塊蛋糕?十幾億人之激烈競爭,其拼發出的能量,豈可低估?我們都看見權貴和資本家賺盡之後,攬住億數金錢移民美加,社會失血不止。但在奮鬥賺錢的人還有千千萬萬,他們瞬間就填上了失去的鮮血。

如果把陸港融合視為兩個地方的結合,車公已判斷「姻緣:時機未到」。政府欲推普廢粵、注入更多新香港人,以達成一國一制之目的,恐怕真是時機未到。或者,這姻緣必須等待大陸之更新,成為民主自由博愛之國度,才有可能。

香港勝在有規有矩,所以阿里巴巴才會選擇在這裡上市。所以,香港人要齊心一意,請馬雲先生守一下我們的規則。其實,管理層把公司管好,為股東賺錢,股東們就會投票讓管理層繼續在位「揸拂」,壓力會有,但馬雲先生實在不必擔心同股同權會對他和他的團隊有任何害處。

本周二,11月19日晚上8時正,香港大球場就會上演香港隊主場對烏茲別克的賽事。此戰關乎港隊能否出線澳洲舉行的亞洲杯決賽周︰香港現時在分組排第三,與第二名的烏茲別克差三分。此戰,可說是許勝不許敗。烏軍世界排名55位,比阿聯酋更高,但港隊曾在2月6日作客守和對手0比0,今仗主場出擊,或再有驚喜。

作者將本書分作多篇︰《權力制衡篇》談美國政治的基石,由美國國父們所創的憲法基本原理︰總統有力量、有錢人有力量,工人也有力量、被壓迫的人也有力量,如此,才能保證人人都可享有基本的權利。《公民社會篇》談公民的權利和責任,美國人的政治生活不只是黨和選舉,還有很多不同的參與渠道,美國人如何在日常生活為民主而付出時間、心力。美國人不只著緊自己的權利,也著緊別人–以至敵人–的權利。一些政治哲學的概念,如何取捨、如何落實,都有事例。《福利平等篇》講了美國資本主義之外,有非常社會主義的福利制度,又提出了美國人對「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的掙扎和辯論,美國人未有結論,但值得國人留意和比較。《法治自由篇》點出,自由社會必須是責任社會才能管治,而法治,就是令公民負上責任的機制。產品上「多餘的」說明,辦事情要簽的「多餘」文件,輸官司之「瘋狂」賠償,在在迫著人和企業負上責任,沒有責任的自由社會根本不能生存下去。我認為︰不負責任的政治,其實比沒有自由的政治更令人討厭。

《大數據時代》

大數據建基於我們採納了海量的數據,有數在手,就能找出數與數之間的相關性(correlation),以作預測。在數據的大海撈針,只需知其然,不必知其所以然。當然,科學家(包括社會科學)要從相關性論推論到因果性(Causation),才能建立「定理」。可是在日常商業和政治中,相關性已足以協助人解讀未來,因為大部份的數據應用,並不需要百分之百的準確,只要有一個夠大的概率,就能協助決策、分配資源。

《公天下》︰以古諭今

作者引經據典,描述了「公天下」(堯、舜)、「平天下」(禹、湯)、「兼天下」(文、武、周公)、「霸天下」(秦始皇)和「龍天下」(漢高祖)各種模式和利害關係。歷代的統治者就是想方設法求個長治久安。他用國土規模與中央集權的正關係(曲線或直線不論),指出由於幅員廣大,要天下太平就需要中央權威來「維穩」,以力維穩,越維穩越不穩,越不穩越維穩,變成極權,貪腐茲生,亂源不可收拾,朝廷最後崩潰。可是不論各種天下模式,朝廷會土崩,中國卻不會瓦解,種族和文化的承傳不絕,天下很快又「抱在一起」,這是儒家寧取家天下而放棄公天下的底因。

蔣氏七篇補充了《孫子》未有詳談、而於當時及今日非常重要的內容。《孫子》成書已有二千年以上,雖然從哲學層面來說從未過時,但蔣氏應為首位軍事理論家將中國兵學推入了現代社會。其第一篇,談國防經濟學,對於工業、資源和金錢(金融)的看法,就不是《孫子》能預計得到,《孫子》每在重要地方,以「日費千金」來形容戰爭打的是錢,但到了今日,蔣氏說明了工業社會、全民戰爭社會的戰時經濟。蔣氏謂「……經濟力,即是戰鬥力,所以我們總名之曰國力,這國力有三個原素︰一是人,二是物,三是組織。」以此三者廟算,作者掌握了世界軍事的基本形勢。

無人能百分百解釋金價幾天之內暴跌的原因,大戶撕殺,賺錢遠飈,小戶只能知其然而不能知其所以然。知道了又如何?又幾多個小戶能從大鱷牙縫取食之後能全身而退?所以,風高浪急之際,宜吃花生,不宜做買賣。我的問題︰宏觀大環境有無變?黃金投資還是不是只會買貴,不會買錯?

宜家傢俬是我常去的店舖,它的購物體驗獨一無二。書的封面講到要大爆秘密,正如其他書評所言,作者是旁敲側擊、沒有直接了當爆人陰私,所謂負面的事,也不是甚麼秘密。或許宜家那些假環保、真公關秀者,才屬大奸大惡。

根據香港政府地政總署的網頁,兩幅港人港地的招標條款將在三月廿八日同大家見面,尚有一個星期,希望尚有時間,令香港市民正視所謂「港人港地」的缺失,而在這一星期裡,政府能想清楚「港人港地」的政策目標和對象,不然的話,看對症,卻下錯藥,浪費了「港人港地」這支動人的旗幟。

正如書名所言,獨裁者之所以能獨裁,只因為廣大的市民放棄他們的自由,一旦市民覺醒,不聽話,雖手握權力、軍隊、錢財,也難逃一死。佛洛姆在本書對人的本性和處境作了精闢的分析,為甚麼人會逃避自由?為甚麼人會甘為奴僕?為甚麼人會將自己的命運交付予剝削者?他也看到了人性善之處、人的社會性質。他指出,而由中世紀進入現代社會,人脫離了封建領主的枷鎖,亦失去了封建社會對個人的生活保障、生活的安全感。「自由人」需要「一個人」去承擔自由的重責,這不是輕鬆的事︰沒有了封建領主,人人得找工作,人變成了市場上待價而沽的「人力資源」,人並不自由。人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他沒有了創造的能力,只能在市場中選購,因此,只能跟著「社會」的「選擇」而消費,人並不自由。人在社會中非常孤獨、害怕,得逃避自由。

頁 3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