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恩樑
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宜於社區會堂、新市鎮之街道,撥出空間,免費供小商人販售舊貨。香港之中上層,所謂「垃圾」,或潮流已過之衣物,或部件損壞之電器,略加修補,多有再用重用之價值,若能有效回流至貧戶,就能使「垃圾」變「黃金」,一面減廢,一面濟貧,還製造就業,一舉而三得,可苦而不為?

香港金融管理局的官員自身沒有政治能量,委任他們的特首的誠信比之美圓恐怕好不了多少,還不能排除有人會為了「國家利益」而犧牲港圓資產的利益。不論是內資還是外資,港圓資產的主人會信任今日的特首來為他們的身家定價嗎?既然沒有人有權威為港圓定價,唯有繼續倚賴三十年前的偉人定下來的老價,起碼各方信任。而且,聯繫匯率已經捱過了亞洲金融危機和世界金融海嘯,香港證明了他的物價能有效地調整以適應經濟變化。金融管理局打大鱷有經驗、有銀彈。港圓守則有餘,攻或未足,玩浮動匯率,似未夠班。

《致香港人》的「讚」,給出來的時候,其實只花了幾秒鐘的一瞥。上心的,是走讀生的苦況。我住沙田,讀港大一年級時西隧還未通車,每天早上七點鐘左右與所有上班族一起迫火車,在紅磡的隧道口迫103,或者轉轉折折搭地鐵過海再轉巴士。每天在路上超過三小時,辛苦架,但那時也沒有面書、部落格來公開申訴。從來香港大學宿位都不夠。

評香港營的「專業」文章

香港最近有一個「香港營」,常常發表一些政論文章。親梁振英不是罪,可惜某些言論雙重標準,講歷史又不熟書,這群「有承擔」的「專業人士」,水平之「高」,令人側目。香港營明說「希望以自己的專業知識服務社群」,陳建強牙科醫生的專業知識應該在洗牙、脫牙或牙齒美容,甚麼時候牙醫的專業包括了「法治」方面,敢於批評立法會「欠法治觀念」?工料測量師劉炳章的專業包不包括精研國史?他的「專業史識」真令人嘆為觀止。我期待香港營能盡快脫離「專業知識」,回歸常識,與廣大沒有「專業」的市民平等地討論時政。

反對按揭利息稅

如果政府打擊的目標是外來資金,按揭利息稅並不見得有效。外來資金隔山買牛投資於香港地產,多會採取長線收租的策略,只要香港的租金回報率高於海外的利息,長錢便有利可圖。外資若果是以百分百資本買樓,或者先在海外融資,按揭利息稅根本毫無作用。稅,政府可以之賞善罰惡,但是,稅也可以帶來很多麻煩。香港的成功,就是稅制簡單直接,也沒有太多尋租空間,大家可以專心搵食。萬稅的地方如美國、歐洲和中國大陸,公司、個人浪費在稅務的錢和力不知多少,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為了香港的長遠競爭力,廟堂的權貴,在野的智士,打「稅」的主意時,請小心謹慎。

耶穌身教言教,謂撒旦必試探祂的信徒。祂和諸聖徒留下聖經新約,不斷提醒我等信徒要儆醒,持守真理,以待主的再來。香港的教會得到英國人百年庇護,未逢大陸之迫害,未遇上真正的試探。今日的政府威迫利誘,如浸信會呂明才小學者,為五十三萬之金錢、校長一席委任區議員之權位,變敬拜上帝之早會為唱國歌升國旗之「國民教育」,「禮拜今日的凱撒」。看︰「魔鬼又帶__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__看。」這是對香港眾教會、基督徒校長和老師的試探嗎?

平權的社會,搞手不會只徵用同一高度的美女帥哥,小國也不能讓導演萬裡挑一,但可以高矮肥瘦,黑白傷健同場,多種族裔不只在某一場景出現。在工業革命的煙囪旁,有高帽的資本家、牛仔布的工人,還有爭取婦女選舉權的示威人群,這是人先於國的體現。強國跳過古文明與當日「盛世」中間之曲折,不提仁義,只講河蟹,個人沒入群體之中。而民族融和亦限於表演「民族融和」,其他還是要「以我為主」。

讀《基督教護教學》

范泰爾在《基督教護教學》簡介了這一種嚴謹的思辯。「護教」一詞,甚有戰鬥的意味,為自己的信仰辯護,講清楚信仰的是甚麼。作者稱基督教的護教學處理「基督教有神論」,在哲學層面討論「基督及其工作」、「人」、「罪」、「上帝」等觀念,並研究各種神學、哲學思想,知己之彼,不自說自話,但要以聖經真理的論述參與辯論。

惡法一立,治不了「刁民」,出了一兩個不合理的案例,不執法則政府威信掃地,「刁民」更加有峙無恐;惡法橫行則民怨益深,自由經濟亦盪然無存。有人創作了所謂港女十式,側面s 型扭腰等等的拍照pose,第一個這樣拍的人可以聲稱其版權,咁以後靚模寫真如何創作,有誰告訴我們,邊個做型有版權,邊個無?名人名星婚紗照,大小婚紗公司、私人影師,取同景、同pose、同構圖,有沒有付原創者一毛版稅,有沒有認真去取得授權,没有的話,如此二次創作以謀利,要不要拉人封艇?Model同結婚之類的相簿算不算侵權物?

話劇《十二怒漢》

劇場空間在香港第四度演出《十二怒漢》,全劇只有一組佈景、十三位差不多造型的壯漢。Reginald Rose寫的劇本由導演張可堅翻譯作廣東話。故事說在美國紐約,一名少年被控一級謀殺(罪成要判死刑),十二位公民組成陪審團商議,「一名人士已經被殺,另一名人士的生死視乎各位如何裁決」。

幾多名人離婚,何解葉雅媛離婚是A1頭條?蘋果或者看到,事件背後隱含的訊息卻未宣之於紙;蘋果大可直言,港人和大陸人一樣,憎惡那些在事業和感情上都不顧別人死活爭到底的貪欲,既要享受文明法治又要保有特權的態度。近日的所謂中港矛盾癥結,其實是這個。

讀《老課本 新閱讀》

作者將中華民國的老課本文章編輯集結成書。

讀這本小書,不可能令讀者成為一個日本通,但會讓讀者知道中國該向日本學習和反思的方向。

香港樓?

我亦不喜歡樓貴,想「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但客觀事實不由小民的主觀意志轉移,看倌請自求多福。

頁 4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