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乩
白木乩
白木乩
聽聞係總編分身,專用來出D 與總編身份不符既膠文

康文署的虛偽

同一個康文署,面對公園設施被「濫用」,佢地係兩個樣。

當示威者一方面話港鐵係魔鬼,要拆曬佢地啲車站,各車站設施都被破壞到用唔到,大學站就拆到要重建,另一方面,八達通係港鐵屬下嘅公司,用八達通繳費,即係每單交易唔只被港鐵抽佣,更加砸數砸兩個月(求FC),咁收八達通,究竟「夠唔夠黃」?

識人做其中一樣,佢話就咁睇佢負責嗰範,都要搞一輪,都唔好講,有啲嘢要一樣做完到一樣啦。

「我諗都可能要

好似星巴克呢類,賣咖啡,佢問過我:「就咁買一杯咖啡,三十幾蚊當四十啦,呢度有幾多位你自己數得曬,唔好多啦,當四十個位啦,每個位又當個個搭檯都同你坐滿啦,又當每人坐一個鐘啦,你估下靠呢個配置,租金就咁多咁多,全日都滿座,有無錢賺丫拿?」

近年以「熱血公民」成員身份從事激進行動的人已經愈趨減少,相反,不少「前」熱血公民成員就走得好前,包括低價販賣防護裝備嘅國難五金李政熙。

大學生都係明事理,先有昨日凌晨中大三名黑衫蒙面人擅自未得其他手足同意就開條件投降,個個話核爆都唔割,咁柒爆呢?身體最誠實,撤了。然後昨日日間各大校長高調與暴徒割蓆,明言會邀請執法人員到校內支援,堡壘從內部瓦解,令大家再次明白無險可守係咩一回事。

我以為呢幾日,全港風風火火,交通大擠塞,中環放飯加送催淚彈,連我馬鞍山都玩放題,大家係為五大訴求同埋光復香港,之類啦,是但。

香港警察要幾咁無戰略智慧,先會諗住強攻大學?

見到警察喺門口蠢蠢欲動,我地都覺得此地不宜久留,快快手手上的士。

「係呀~連埋大河道都好多人示威,我估巴士停曬,所以喺呢度有車就上了,多謝你肯車我。」寒暄幾句都要有禮貌,大佬我而家條命喺你手,即係咁講啦。

答問題直接答:成個乳頭割左去,係…

黃絲一如既往,見到呢啲流血畫面,最多嘅反應就係「咁假嘅」、「肯定苦肉計」、「霞姨唔好俾飯盒佢」、「掃地阿嬸都話M 到都多血過佢」。

講到底,一講到打仗,係要折損敵方,增益己方,而唔係掉轉。

掉轉做,唔係打仗,呢啲只係被人當你玩。

喺中共對香港嘅一國兩制之下,只有中央政府可以任免香港特首,唔係你班暴徒或者民主派喺度搞埋曬啲風風火火浩浩蕩蕩,然後中央就換你個特首,門都沒有。

無左勇武,就會少左警民衝突?警察就話你知,唔係。

如果一部消防車被警察流彈擊中,然後消防員落車同警察口角然後有所動作,我諗呢個畫面,加上消防處嘅管理層都表曬態係支持警方執法,嗰位消防員好可能會面對紀律聆訊乃至處分。

頁 1 / 1212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