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白木乩
白木乩
白木乩
聽聞係總編分身,專用來出D 與總編身份不符既膠文

明明我哋中華民族巍巍五千年,歌仔都有得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詩經。鄭風》),著乜L 嘢浴衣呀,無漢服咩我哋?漢服呀,唔係和服呀。

如果1996年八仙嶺發生時,有人拍攝到誰人食煙導致山火,將不至令此案成為懸案多年。

反對派中人,想運動群眾嗰陣就最重要引經據典,左一句好人嘅沉默造就暴政,右一句當日我唔幫佢地講野今日都無人幫我講野,仲有一句「雞蛋與高牆之間無論隻蛋幾錯都一定企喺雞蛋嗰邊」刻喺額頭。

香港係一個先進開放嘅城市,唔同才能嘅人都可以發揮所長。然而,唔同才能嘅人,喺成長嘅過程有唔同嘅際遇,呢啲際遇,對某啲人來講,可能會帶來好多煩惱,甚至係挫折。成功嘅人,往往就係,無論佢出身乜嘢,佢本身天賦係乜嘢,都努力不懈自強不息,不斷突破自己,成就自己嘅人生。

趙氏呢啲垃圾,對埋曬啲田北辰都老鼠拉龜,人地田二少爺,愉景新城無洗衣舖無吉野家,佢真係咁都拉攏到呢兩間嘢返來,你話啲當區居民點會唔俾票佢?你趙恩來做過乜嘢令人會俾票?口口聲聲話自己係反圍標專家呀?你係咁叻,新西就無曬啲圍標啦?得罪講句,「敗軍之將何以言勇」就係講呢啲人。即係好似項羽咁,一隊軍隊殺曬威曬,人地劉季「雞鳴狗盜」咩人都用,攞埋你個天下返來,你工黨自己已經節節敗退,僅有嘅餘力唔係拉攏可以合作嘅人,而係向已經柒到無人想理嘅張生地毯式找碴。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先唔好討論新娘個笑容發生咩事,張相呢,就係民主思路嘅麥嘉晉今日擺上FB嘅,公民黨楊岳橋似乎未玩夠,今日就親身否定反對派話嘅明日23條,而係明日擺喜酒

管理公司嘅清洗水箱程序出錯,引致食水殘留清潔劑,而出事嘅欣安邨係公屋,即係政府有監管責任。

食女的博弈

呢個年代,就算細個嗰陣大家都憧憬同一見鍾情嘅中學同學白頭到老,大左之後,都難免感受到現實嘅無奈,咩原因都好啦,總之就係無可能返到轉頭,返唔到去睇女唔睇頸項以下嘅純情。

琴晚人稱電競恩(?!)嘅容海恩議員應邀為電競業界人士,講述一下政府喺鼓勵電競呢方面應該有咩做得更多。電子競技係近年全球各國都銳意發展嘅運動項目,除左令青少年多一個機會發揮潛能,更加係可以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嘅新興產業。無論從青少年成長,抑或係發展經濟嘅角度,香港政府喺電競呢個議題上面都係責無旁貸嘅。

近年的士揀客惹來不少公憤,有人將的士「惡行」放上討論群組「公審」,聲稱有的士接載乘客由萬宜水庫東壩到西貢市中心,收費坐地起價至雙倍

耐唔耐就會有啲所謂嘅模特兒或網絡頻道主播,被揭發從事性工作兼職,網絡上好多人,包括我fb 上嘅朋友,都會群起恥笑之。我有無份講埋一份?好老實,都有嘅。但有時諗多兩諗,就會對佢哋多兩分嘅尊敬同埋憐憫。

聲明內容無提及報警處理——虧空公款係刑事,當事人無報警求助(或之後拒絕作供),執法機關當然可以堂而皇之咁話唔關我事無證據起訴乜乜乜,即係私了。問題在於,你私了左,又要公諸於世話佢財務操守有問題,即係要林圓碌碌名譽掃地,要佢唔洗再喺呢個圈立足,要佢無曬影響力(就算佢而家仲有政治檢控官司在身)。

睇反對派玩政治,真係好睇過吉村卓拍AV,佢哋真係將吉生嗰句「很想要吧」活生生咁拍出來。

過左十九大,當一眾時事評論員搵唔到嘢講,民建聯就為大家送上題材。要感謝嘅係民建聯柯創盛,商台話佢想提動議,反對林鄭講公屋80萬戶夠數。你無睇錯,三個關鍵詞:民建聯、反對、林鄭。

禮尚往來

耐不耐就會有人私信(PM)我,「喂呀我開左個新PAGE丫,俾個LIKE我丫?」,「我交功課要做問卷,可唔可以幫我SHARE下丫?」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