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乩
白木乩
白木乩
聽聞係總編分身,專用來出D 與總編身份不符既膠文

喺呢場運動嘅高峰,最多人肯關心肯落場嘅時候,反對派嘅判斷就係,嗰啲咁艱澀嘅技術/軍事/法律知識都係無辦法用來升級呢場動員,無辦法增加反對嘅成功率,咁,係呢個後雨傘時代,年輕人醒過龍然後訓番考警察嘅年代,為何而家反對派又覺得一地兩檢、高鐵運兵、日日蝕錢呢啲嘢係可以叫番佢哋出來架呢?

茶餐廳係香港獨有嘅飲食文化,好多野係估佢唔到嘅。佢哋可以將意粉當麵咁炒,可以將通粉煮到妹兩下就爛,可以將咖啡溝奶茶而發明左鴛鴦。其中最令人懊惱嘅,我相信就係如何叫一杯「凍齋啡」。

仲反高鐵?不了。

你自己儲唔到力量去搞抗爭,佢地就會講成係香港人冷感,而唔係諗吓點解自己再動員唔到昔日同你癲嘅人。

其實呢,可唔可以收皮呀?點解唔直接話自己鍾意大波先?鍾意大波無罪架啵。

人民力量萬歲,民主萬歲!

當年我讀大學嗰陣(十六年前好似係),有個唔知咩會來HKU,話呼籲人哋驗血捐骨髓,我嗰陣未試過俾人吉(吉靜脈呀),一吉我就暈左,負責幫我抽血嘅護士話係血管敏感,掂下個血管壁就會血管收縮,血唔上頭就暈,暈低就會有血上頭就會醒。

你拍一個競選廣告拍完以後加了很多特技,那字幕動啊……同行!WE_CONNECT!民意!結果觀眾出來一定罵我,根本沒有這種支持!這證明上面那個是假的……

身為狀況外嘅路人甲,見到有人貼呢張POSTER出來,我第一個反應係做乜撚野,然後SHARE左去自己FB度。到而家我知道左,呢個係一個社會實驗,可能我唔係DESIGNED嘅被觀察嘅對象,但我呢下亂入,的確係參與左呢個社會實驗。

廢青即係廢青,無論去到邊,佢地個頭,就好似漆黑中嘅螢火蟲條尾咁,去到邊都咁耀眼。廢青出街,好心就唔好用社會資源啦,你地有無諗過,廢青嘅存在就係多餘就係浪費?

你堂堂香港警察,搞個集會,係呀,好多人呀,一哥都來呀,同仇敵愾呀,但點呀,籌款晚會呀,星光乜乜耀旺角呀?對件事有咩幫助呢?係無。

自己整EMOJI,無番咁上下電腦繪圖(AKA小畫家)技巧都唔容易,但係有左呢個生成器,只需要選擇不同五官、面色、及動作,就可以拼湊出自己喜歡的EMOJI,可以用來做頭像

正所謂喺邊度跌低就要喺邊度起番身,香港警察文成武德,保護香港戮力執法,邊有可能會被判罪,明明「你地無做錯到」,唔可以被黃屍咄咄逼人㗎。

「喂你心邪咋嘛?」咁而家係你做訊息傳播,由你建立個文本開始,你就要考慮受眾點樣解讀,受眾嘅解讀,同時關係住呢個文本在受眾之間再傳播嘅時候點樣被人加料。

關愛座真係令到香港充滿憤慨,原來琴晚又上演了一場好戲,而且有齊兩邊拍片,互相問候,場面溫馨。

網上有一位以「李生」為名,簡介只顯示「細b」的FB用戶,分享蘋果日報報導該案的新聞時以「底我啲兄弟打你」為引子,懷疑可能與犯案人士有關。

【終極治癒】2016十大黑頭

主理呢條片係自稱DrPimplePopper既女士,我諗都好多人睇佢其他既片。香港人生活壓力咁大,又唔夠訓又食野熱氣油膩,塊面總會有不少粒粒,睇完呢D片之後真係好想去做facial。

頁 10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