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乩
白木乩
白木乩
聽聞係總編分身,專用來出D 與總編身份不符既膠文

就算係日本老母來到香港,無左其他日本人嘅目光,無左其他日本人文化監察,無左其他日本人鬧佢「打咩」、「巴加丫囉」、「渣媽」,出名桎梏出名壓抑嘅大和民族,都係會個性解放,係「個性」解放。

自劉小麗呢類自決派左右逢源唔知想點,外界一直質疑佢哋只係「捍衛港獨的自由」而非「捍衛港獨」,實情是,黃之鋒身為自決派翹楚領頭羊「香港眾志」的頭目,佢係高調咁同海外港獨份子連結,喺需要表態嘅時候係絕對唔會含糊,呢份情操的確係好值得政界中人多多認真學習。

睇來無官一身輕嘅層次點都比官到無求膽自大為高。

即係點呀?如果曾俊華搞填海搞人工島就正義,而家林鄭月娥搞填海搞人工島就魔鬼呀?

我諗呢個時候,最唔滿意選舉主任DQ 劉小麗嘅,應該係陳凱欣。

遊戲結構上嘅變化,就係任務已經無左「主線」「支線」嘅分別。以前嘅刺客,遊戲大體上都係有一條主線,玩家鍾意可以衝主線直接玩到結局,亦可以見到得意野就做多啲,玩盡佢。呢一集呢,唔好意思,基本上玩家只係知道,係呀我係要搗破個壞蛋集團,但嗰幾十個壞蛋喺邊呢?地圖係完。全。無。提。示。!

網傳有兩位烏溪沙街坊去左附近個公眾碼頭睇浪被海水圍困。

孔子教落,述而不作,廢話就唔多講,我都係複製與貼上呢啲權威消息俾大家睇睇

我最好奇嘅反而係,民政處喺呢個人人訓曬嘅時候,有咩安排做左,佢哋係點樣通知睡夢中嘅居民,而居民又會有咩適當行動呢?

歐鎧淳BB 情操高尚,唔怪得咁受廣大港人歡迎。如果當年方子口面嘅游泳健將方力申都可以棄甲之後做戲子,歐鎧淳更加值得演藝界栽培,憑佢甜美笑容同埋天使一樣嘅內在美,一定會成為萬人迷。

國家認同緊要定係本地認同緊要?你唔係要我講呀嘛?點可以俾愛港主義高過愛國主義?咁點算?

明明我哋中華民族巍巍五千年,歌仔都有得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詩經。鄭風》),著乜L 嘢浴衣呀,無漢服咩我哋?漢服呀,唔係和服呀。

如果1996年八仙嶺發生時,有人拍攝到誰人食煙導致山火,將不至令此案成為懸案多年。

反對派中人,想運動群眾嗰陣就最重要引經據典,左一句好人嘅沉默造就暴政,右一句當日我唔幫佢地講野今日都無人幫我講野,仲有一句「雞蛋與高牆之間無論隻蛋幾錯都一定企喺雞蛋嗰邊」刻喺額頭。

香港係一個先進開放嘅城市,唔同才能嘅人都可以發揮所長。然而,唔同才能嘅人,喺成長嘅過程有唔同嘅際遇,呢啲際遇,對某啲人來講,可能會帶來好多煩惱,甚至係挫折。成功嘅人,往往就係,無論佢出身乜嘢,佢本身天賦係乜嘢,都努力不懈自強不息,不斷突破自己,成就自己嘅人生。

趙氏呢啲垃圾,對埋曬啲田北辰都老鼠拉龜,人地田二少爺,愉景新城無洗衣舖無吉野家,佢真係咁都拉攏到呢兩間嘢返來,你話啲當區居民點會唔俾票佢?你趙恩來做過乜嘢令人會俾票?口口聲聲話自己係反圍標專家呀?你係咁叻,新西就無曬啲圍標啦?得罪講句,「敗軍之將何以言勇」就係講呢啲人。即係好似項羽咁,一隊軍隊殺曬威曬,人地劉季「雞鳴狗盜」咩人都用,攞埋你個天下返來,你工黨自己已經節節敗退,僅有嘅餘力唔係拉攏可以合作嘅人,而係向已經柒到無人想理嘅張生地毯式找碴。

頁 7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