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
浩然
電影系畢業生。喜歡寫藝評和小說,最想做的其實是畫畫。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yunghoyinhk

香港沒有「中間派」

撕裂又如何呢?真正的強者是不怕撕裂,不怕孤獨的。做自己相信的事,有的是在一片反對聲音中的堅忍、耐心和冷靜,在極端環境中勿忘初衷的勇氣;只有弱者才動不動說團結、和諧,非要留在一個圈子、一個群體裡,才覺得安全,才有歸屬感。好像幾個中學女生,聯群結隊,拖著手一起上廁所,害怕離群。

陰謀論港豬

中國人習慣揣摩上意,也從而養成凡事以陰謀論去看世事的性格。拿著幾個畫面、一兩句不合常理的說話,捕風捉影,過度詮釋,自行「腦補」推演出一個個陰謀:這個是鬼,那個又是另有目的,其他人就中伏被利用,天啊,這次又是幕後魔頭贏了。

香港師奶「大媽化」

臉堅尼在鄰國很流行,想不到連香港也一起淪落。一個城市的美術品味,間接反映當地人的精神狀態。所以,從美感的崩壞之中,可以窺見社會價值的墮落。當香港師奶穿臉堅尼,到公園跳大媽舞,看「武媚娘」,你就知道這裡的女性正在畸變為中國大媽,而香港也慢慢大陸化。

是不是太天真?不建立實質意義的軍隊,如何防範中國或俄羅斯侵略?如何保護海外國民,不被ISIS砍頭?不是要日本像二次大戰時一樣去主動攻打別國,而是,只少要有一定的軍士力量,令其他勢力不敢傷害你。武裝自己是必需的,但可以選擇是否去動用。

舞台劇演員唐曉楓在facebook批評拔萃男書院「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因他早前到該校表演普通話戲劇,覺得遭學生「無視」及不尊重。唐指學生不專心,顧著聊天,又發出噓聲,更對演員舉中指,令女同事受驚,好像「黑社會恐嚇」。

「大媽」美學災難

「大媽舞」由大陸人發明,原本在自己國內跳就好了,卻好像病毒一樣,向全世界輸出。最近還跳到去巴黎羅浮宮的廣場,在收藏世界頂級藝術的古典建築群外,出現一批共產紅色大媽,隱隱帶著另一場文化大革命的意味。不知一向崇尚美感的法國人有什麼感覺?可是太遲了,西方左膠多年來主張包容,最終包出禍來,人家已經來到你引以為傲的文化殿堂門前。

有左膠批評,這樣是掛羊頭賣狗肉,打著為公義發聲的名義,實質是「物化女性」(卻沒人提「物化男性」),滿足男人性幻想。投稿的女生更是「自我物化」,兼自甘墮落,曲線認可男性父權對女性的壓迫。

說它「輕」和充滿「現代感」,也因為小說特別強調人與人之間的短暫的關係。現在的社會追求速度,連帶人的戀愛也「來得快,去得快。」小明遇到很多女性,輕鐵的中東女孩、愛飲咖啡的咖啡妹、賣香水的售貨員,對她們產生好感,短暫交往,甚至完全沒有交流,擦身而過,就從此分別。

到了「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看意識型態組別冠軍作《公民海報》的時候,旁邊有兩個一身商務裝扮的中年人在討論這張作品。從他們的言談之間,得知他們是某藝術機構的高層,女的那個,一臉不屑,說:「嘖,咁都叫藝術?佢拎人哋嘅嘢二次創作之嘛。」「二次創作之嘛」?她大概不知道,這種手法在藝術中其實有相當長的歷史。「二次創作」只是一個籠統的說法,其實有些較正式的字眼,叫「改篇」,也可以叫「挪用」,有時候,又牽涉到現代藝術時期開創的使用「現成物」手法。

劇中還有一個角色,叫SaulGoodman。他是一個為罪犯服務的律師,一直幫WalterWhite洗黑錢。他的神態,竟跟歐陽廣榮有點相似:眼神飄忽、聲線虛浮、口齒伶俐、嘻皮笑臉,在有權勢的人面前,總是必恭必敬地陪笑。說穿了,就是一個中環smart-ass的形象。

《任我行》的主角自命看破紅塵,安於中庸、平凡,《獨家村》的主角則誓不退讓,堅守到底;前者擁抱群體,後者與群體切割;前者被動的受時日改變,後者是主動為人生作抉擇。

「惡搞」是言論自由的防線

幽默是文明社會特有的產物,相反,在極權社會連笑的自由都沒有。用諷刺的手法創作,更具體突顯文明和極權社會之間差異,還提醒我們,獨裁的病毒隨時可能再度爆發。

就算單純以影像講故事,也不見得成功。據說主題是「香港動力」,但說得零亂、破碎——開場閃出香港的舊照片,駛出輪船和巴士,之後就沒了,變成無關的抽象動畫,只偶爾出現麻雀和招牌霓虹燈。這幾個簡單符號,不見得跟主題有什麼關係,也未能具體表現香港的特性。

很多繪畫和攝影佳作都有強烈的明暗對比。我看到這張相時,立即想起林布蘭著名的《夜巡》和卡拉瓦喬的《聖馬太蒙召》,三者都出色地運用了明暗對比手法去突顯主體、展現空間的深度,還有營造出戲劇性的感官效果。而車箱中分別有藍色和橙色燈光,一冷一暖的光線加起來又是有趣和搶眼的對比。

除了香港,很多國家的人也飽受低質素旅客的滋擾。法國攝影師Nicolas Demeersman拍攝一系列照片,回應這種另類人禍。

很久不見了,香港

我到文化博物館參觀一個藝術展,叫《很久不見了,維多利亞》。顧名思義,是獻給你的展覽。展出十八名藝術家的作品,探討香港和英國的關係。例如,王禾壁的「香港大學」系列攝影作品,拍香港的殖民地建築,對比強烈,有一種歷史的厚重感;時裝設計師尹泰尉的《拼合英國國旗手帕連身晚裝》,一襲取材自英國國旗的裙,配上其時裝表演的開幕音樂--The Beatles的《Yesterday》,懷念之情已溢於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