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軒
威廉軒

香港人唔係一到財政預算案時、施政報告時,話要求政府派錢,然後又羨慕澳門年年派錢,派足10年,10年袋成9萬幾。澳門一話派錢,香港班師奶阿叔個個又係到話幸人地派,然後鬧香港政府唔肯派,到香港政府話派,結果過咗成年都未有得申請,我問馬會攞錢嘅累積都已經幾個4000蚊。

靖國神社同東京好多好唔同,甚至同明治神宮好有差異,好少人去,特別係聽唔到普通話。

用即棄相機係要估估下,然後要珍惜每一張菲林,只可以影一張,究竟有冇手震,開唔開閃光嘅分別,全部都係估估下,要等哂個27格影哂,攞去哂先知效果,而且唔可以咩鳩都影,唔可以多角度咁影,如果唔係,個27張相會HURHUR聲咁冇哂,簡直係一大考驗。

今日同人補習時,有一條關於包青天嘅長問題問:「有人認為清官所以受愛戴,正反映了古代清官難求,人們只能把願望寄託在故事中,你同意嗎?」

唔知大部分蟹仔同蟹女都會唔會係咁,但每一年嘅聖誕、朋友生日,我都會送聖誕卡同生日卡俾佢地,即使遠至英國、澳洲都好,聖誕卡、生日卡都一樣奉上。

三月中,政府提出咗重置皇后碼頭的方案,並就此進行「社區參與活動」,筆者近日係尖沙咀碼頭同中環天星碼頭都見到佢有個展板,講述皇后碼頭重建方案、同有網址,咁見到有單張攞,筆者就攞咗份嚟睇,但單張同網頁完全隱藏咗皇后碼頭嘅歷史意義

綠色長褲黑皮鞋的時代

我地呢d九十年代出世嘅人,亦同時敲響咗殖民管治嘅喪鐘。好命d的話,可以接受到殖民統治幾年,仲可能會係電視上睇到彭定康揮手上船。唔好命的話,連BNO都無資格申請。對於之前嘅黃金時代,我地只係當歷史故事咁聽。

面對住一個無賴政權、一個你有份供養,但又唔到你揀、又唔到你話事、日日只識媚共嘅政府,都只係放火同掟磚,真係唔過份。一個帶頭耍無賴嘅政府帶頭搞亂,但話人做咩唔乖乖地,同晉惠帝、路易十六之妻無異。

翻查法例,原來2003年政府修訂條例,如果張選票冇按照要求去填劃選票,選舉主任如果「信納選民的意向是清楚的」,可以當作有效選票。

香港小型郵政展

星期六(11月7日)來到展覽,雖麻雀雖小,展覽只有兩張教師桌的位置,但五臟俱全,把主理人的郵政收藏品展出,加上展覽主理人的仔細介紹,獲益良多。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號,英皇郵筒保持其英皇徽號,繼續服務大眾,你就覺得適合。到咗二零一五年,英皇郵筒繼續用時,你又覺得唔適合。究竟係國體、憲法、制度未有改變時,有d咩令一個政府可以無聲無息之下,態度可以三百六十度反轉再反轉咁去改變??這不難令人相信是近期有人提出的去殖論。當一個無官職的人出下聲,指手劃腳,說三道四時,總有d擦鞋仔會跳出嚟自己做d自己做嘢。

現時香港只有59個具有英皇徽號的郵筒,佔全港1148個郵筒,僅百分之5。而且該批郵筒已被貴署在主權移交時,畫上綠色,並貼有貴署標誌,跟其他郵筒的外貌已經統一,根本已經無需刻意進行其他小動作。

呢套劇除咗請咗好多歷史學家之外,亦都搵到好多前政府高官嚟講嘢,例如前英國首相馬卓安、前外相文禮彬、甚至好耐係電視冇出現過的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深入淺出地講出二次大戰成因、經過,對於好多唔鍾意睇書、唔鍾意睇歷史的人嚟講,應該係一件恩物,你逢星期一晚打開電視,聽住電視UPUP下,自己可以開住部電腦睇FB久禮(編按:鳩LIKE也),套劇係好似播緊廣播劇咁,唔睇住聽旁白已經冇問題。

數說油麻地

油麻地三年唔埋就會出報紙,早幾年前當朱義盛執笠時,尋寶的人大排長龍,但十幾年來,我從未見過朱義盛會有同一時間有多過十個客人的日子,每天都只見老闆兩夫婦在鋪裏閱報。這幾天,夏銘記傳出結業的消息,一下子油麻地的人龍又在出現了,人龍排到臭巷裏,店內的辣椒醬可以一掃而空。

若月台上顯示關愛座位置,有需要人士便可以走到相應位置候車,列車到達時,便可以使用關愛座。若關愛座此時被非目楆人士坐着而不肯讓座;或關愛座已經被有需要人士坐着,而其他乘客不肯讓座,在此時再批鬥也不為過,而非在隨意眼見不肯讓座予一個五六歲兒童而作批鬥。

高鐵大部分時間都徘徊係300km/h,好靜。佢冇事時咪會冇事囉,有事時咪gg囉,好簡單之嘛。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