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shadow
windshadow
左撇子,打字不用速成,用拼音,慢條斯理,讀讀寫寫又一天。

「世界末日」和「志願」最相近的地方,在於他們都是一種,訴說未來的含糊概念。而一個人步向的未來,就是成長。成長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夢想終究實現不了,也不是世界正在往崩潰的邊緣移動,而是我們的價值觀,開始像一面哈哈鏡裏頭的影像般,慢慢扭曲,偏偏到最後,卻又好抵死地回到一面尋常鏡子裏,感覺那麼良好,那麼詭異。我們已經忘記了,眼前的我們本應是左右倒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