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雙飛
翼雙飛
翼雙飛
熱衷於觀察社會百態並化之為文字的土生土長香港人。因喜歡窮遊,間中也會分享窮遊心得。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ysfwing,FB a/c: https://www.facebook.com/sfwingy

香港每年都會發生遠足人士被困或迷途的不幸事故,為了協助搜救,香港通訊業聯會(CAHK)於2013年推出了「GPS 遠足留蹤」服務。只要下載漁農署的「郊野樂行」智能手電程式並啟動「GPS 遠足留蹤」服務,於初次啟動時發送該智能手電的電話號碼,並將接收到的短訊內的驗證碼輸入,便完成準備。

這些做代購的香港人就到日本大舉掃貨回港,轉售圖利。他們對人家碩大的告示牌寫著「Limit_3_per_person」(每人限買三個)視而不見,三番四次去購買,直到被職員阻止,仍表示「而家諗緊計」(正在想辦法再買)。

多年前,政府開始推廣並派發「器官捐贈卡」,當年是一張粉紅色的卡片,讓有心人將個人資料及希望捐贈的器官寫明在卡片上並隨身攜帶。直至二零零八年,衛生署成立「器官捐贈中央名冊」,市民只須按此在網上登記或下載表格以郵寄或傳真方式遞交,並由衛生署來電核實資料,便可在中央名冊記錄其捐贈意願,毋須再隨身攜帶器官捐贈卡,省卻保存或可能遺失的麻煩。截至今年八月,該名冊登記人數已超過十七萬四千人。

城規會於上月通過了康文署及新世界發展聯合申請的尖沙咀海濱發展計劃,將梳士巴利花園、星光大道及尖沙咀海濱花園關閉三年,由新世界發展出資修葺,並交由新世界發展成立的「非牟利機構」管理至2035年。換句話說,未來最少二十年的時間,尖東海傍這片康文署轄下屬於全港市民的公共休憩場所,可視為割讓了給新世界集團;地產商將如何改變尖東海傍的面貌,公眾亦無權過問,而且市民在尖東海傍的一舉一動,都將受制於地產商。

主戰派陸軍多次強調盟軍將會破壞天皇的地位,使日本國體無以維持,所以才千方百計阻止天皇投降。但是以「絕對服從的武士道精神」為骨幹的皇軍,卻打算對天皇做出「以下剋上」(奪去君上的權力)的行為,假使天皇真的被叛軍脅持而淪為傀儡,難道這又不會破壞天皇的地位嗎?

罵我凡事政治化沒用,罵我是野蠻人沒用,罵我斷章取義沒用,罵我摧毀天下也沒用。沒有動物警察就是沒有,沒有公立動物醫院就是沒有,動保法例不足就是不足、法例過時就是過時,再罵我一千遍一萬遍「野蠻人」也好,如果愛護動物人士繼續堅持遠離政治的生活態度,他們永遠都爭取不到他們想要的這些林林總總的動物權益。

說到三中商封不封殺什麼的,是否屬實?所謂「封殺」,小妹的理解是禁絕、不售賣;於是前晚小妹特地前往一間不大的商務門市觀察並拍照,實地驗證「封殺」之說。

在大廈外吃剩飯的小黑狗

小妹不能養狗,未能帶小黑狗離開街頭,只能幫牠逃離一次被捕的危機。小妹不是向保安舉報小狗的女住客的腹中蟲,不敢斷定她心裏想什麼,但無可否認的是,不少香港人對人類以外的動物都有一種病態的排斥心理。沒錯,動物互相爭奪空間是很自然的事,既然狗跟狗之間也會爭地盤,人類佔據地域並排斥其他動物似乎也很正常。

黎廣討厭這個黃之鋒很久了,年紀輕輕便如此囂張,諸多動作,搞得香港污煙瘴氣,還要煽動這麼多學生和大人出來陪他瘋。警察今天的所作所為,簡直是替天行道、儆惡懲奸,不枉黎廣上個月在「支持警方簽名大行動」街站誠心地簽下名字。黎廣每經過一個街站便簽一個,大概簽了三十多個吧,都數不清了。支持警方嚴正執法,總是好的,你看,黃之鋒這個臭小子馬上就受到教訓了!

金鐘的飢餓遊戲與自由幻夢

史諾將議題矮化至「你們反抗制度,便要捱餓、流血」,將人民的目光由長遠的公義自由,轉移至眼前的溫飽和人身安全。然後再將「不反抗史諾」等同為「團結」的表現,再將團結引申至整個國家的長遠發展上。明明是為了保持自身的權力,卻偷換成大義澟然的「為了國家好」。 這一番演說,在今天的香港,這種說詞何其熟悉!

謝謝眾多半夜三更出來支援的熱心市民。小妹曾經以為香港人太斯文膽怯,唱完歌拍完手就聽話地乖乖回家,今次著實令小妹刮目相看。警察把你們當成蟑螂一樣,不先警告就胡亂噴灑胡椒噴霧,但你們無畏無懼,迎難而上,絲毫不動搖。你們更足智多謀,舉高雙手令全世界的媒體都看清楚使用暴力的是誰;你們靈活地運用現埸物件,推疊鐵馬當防線;你們在天橋上拋下打開的雨傘,讓其他人抵擋胡椒噴霧,有如一朵朵盛開的花朵徐徐降落,這應是世上最美麗的花雨。你們讓我看到香港人還可以有無限可能。

我的朋友Kiri是一位日文老師,平時有撰寫關於日語應用的文章及其他文化專題。上個月,她的新朋友告訴她,Facebook上有一個叫Cutecat Cat的跨性別人士,自兩三年前起,便開始盜用Kiri的相片,自稱是一個「偽娘」(生理性別是男人但裝扮成女人)。據說Cutecat更常常傳送Kiri的相片給一些跨性別人士,炫耀自己穿女裝穿得很漂亮。直至那位新朋友認識了Kiri,才識穿原來Cutecat一直是在盜用Kiri的相片。

有人會辯稱,炒賣iPhone需要上網登記訂購,需要排隊,這些都是「勞動」,所以炒賣者所賺取的利潤,除了金錢也有用勞力換取,所以炒賣者也算是一種「工人」;也有人說,蘋果的訂價出現供不應求的現象,是一種市場行銷策略,炒賣者是正在幫蘋果做宣傳,而間接宣傳、鼓勵消費也是勞動,所以炒賣者也算是一種「工人」。排隊也許可算是勞動力,但炒賣者真的是單純的「工人」嗎?我們來看看工人跟企業家的定義。

D100 FB PAGE 偷文事件後記

這件事,實在令小妹相當痛心及無奈。文章,就如自己的親生子女,是耗費心神的心血結晶,轉眼間卻被有心人不問自取;本來撰文目的,是希望宣揚動物權益,令讀者多關注相關問題。現在就被D100利用作牟利用途(D100是收費網台),整件事的意義就此被扭曲污染了。

正當苦惱的時候,我的眼神和平台上的一個姐姐交接了。她面帶微笑,向我伸出雙手。太好了,謝謝妳,可以幫一幫我爬上來嗎?我高度只差一點點,妳讓我借一借力就可以了。姐姐真仁慈啊,我滿懷感激地搖了搖捲起的尾巴。

人類的心情,是由結構精密的腦部決定的;而腦內化學物質的傳遞和使用,大大左右我們的情緒。情緒病的重要成因,是腦內的化學物質失調,導致情緒也受到影響。換句話說,是生理上出了問題。坊間一般誤解情緒病是心理問題,以為患者只要自己「想開點」就可以康復,那又怎麼可能呢?情況就像一個人跌倒流血,痛楚的感覺源自痛覺神經內的化學物質傳遞,就算他如何「想開點」,也不能令痛楚停止的。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