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雙飛
翼雙飛
翼雙飛
熱衷於觀察社會百態並化之為文字的土生土長香港人。因喜歡窮遊,間中也會分享窮遊心得。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ysfwing,FB a/c: https://www.facebook.com/sfwingy

新天鵝堡比舊堡大多了,樓底也很高很有氣派,參觀路線包括一個宏偉的大廳,金壁輝煌,是為邀請樂團來奏樂供國王欣賞而造。城堡內滿是天鵝的裝飾,因為她的主人路德維希二世很喜歡天鵝。有傳他十五歲時欣賞了著名劇作家華格納的《天鵝騎士》(Lohengrin) 這部歌劇,而愛上了天鵝,後更與華格納相戀,因此終身不娶。路德維希二世窮一生之力建造新天鵝堡,但他四十歲死亡時城堡只完成了三分一。他本人只在城堡住過172天。

港人僅餘的購物天堂

葵廣近來越來越多人逛。我還是學生的時候,葵廣只有學生妹;幾年前,我有女同事跟我說她的衣服在葵廣買,我就發現OL們已經開始逛葵廣。到了今年,每逢周末逛葵廣的時候,商場內已有各年齡層人士:有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的(通常是妻子在看衣服,男人無奈地守著車)、有四五十歲貌似太太聯群結隊嘰嘰喳喳的、有拖著幾歲小孩的、也有六七十歲已生白髮的,並不像往日極目所見只有學生年紀的妹妹了。這些人貌似南轅北轍,但是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說廣東話,言行都像是香港人。如果我推斷說,香港居民被自由行旅客趕離了油尖旺,退守到位處新界的葵廣消遣,算是合理吧?

人們是那麼像豬群

話說有一隻小豬,牠生下來時全身是藍色的。其他小豬一起排擠牠:「你看看你自己!哪有豬是藍色的?你是一頭怪物!要麼你就把自己弄回肉色,否則就別想跟我們一起吃喝、一起遊玩!」藍豬被同伴孤立,牠很傷心,只好孤獨的生活著。

【短篇小說】我有的幸福

常常聽到人說:輸在起跑線,要是能當某個家庭的子女多麼有優勢,更甚者連父母都開始覺得自己沒有多少錢、沒有多少學識、沒有名氣,擔心自己把子女帶來世上是讓他們當輸家。我不喜歡贏家輸家論,因為做人不必跟別人比較,要比人快些跑到終點跳起yeah,越比人快便是越美好的人生。我只知道,我的父母很好。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跟誰換父母,畢竟別人家的難處自己是不清楚的,誰能保證當別人的兒女就是特別快樂、就特別有Peace of Mind?君不見富人名人兒女嗑藥自殘的新聞比比皆是嗎?

Cosplay 妹與Cosplay 攝

為什麽cosers要這麽辛苦麻煩去扮演不存在於現實世界的角色?因為對動漫或遊戲角色有愛,所以希望以自己的身體去成為「他」,一心希望把「他」立體地呈現在真實世界—這是小妹、亦是大部份cosers的想法(至於也有一些偽cosers,以Cosplay為名,實質為露肉、殺菲林、吸龍友……不過一般人很難分得出誰真誰假)。所以小妹每一次出cos,最重要都會選自己喜歡的角色,角色的美感只屬其次。事實上,很多cosers都不是為性感而性感,只是在Cosplay Event中打扮性感的cosers自然會較吸引鏡頭,照片也會Event當天在網上瘋傳,變相穿得密實的cosers的曝光率減少。如果細心留意的話,很多cosers都不是以性感作為選角的標準。

女士們,腦袋不是座墊

妳用自己能力賺取的收入,沒有人可以隨意調動;妳的興趣是妳生活的動力,有沒有伴侶妳也能陶冶性情,樂在其中;妳的朋友與妳互相支持關心,情人(或情人的朋友)不是妳唯一的社交來源;妳的獨立思考能力使妳不易受別人唆擺,自己深思熟慮再下決定,才能在人言人殊的現今社會裏保護妳的心和身。

香港一街BB 豬?

「請緊握扶手,唔好掛住望手提電話呀!」今日乘地鐵時聽到扶手電梯的廣播換成這樣,不禁想:「嘩!連這個也要提醒,『唔好掛住睇劇撞倒人呀!』及『記得拎定個銀包出嚟出閘呀!』?」的廣播看來也不遠了!那廣播還採用語調活潑的女聲,彷彿真的是在教導小孩一樣。

看A片就是不夠愛女友?

阿樂用鑰匙打開大門,乍見阿明自洗手間衝出來,飛撲到電腦前按下那紅色的小叉叉。無奈光速比較快,阿樂早已經看到螢幕本來在播放什麼片子。阿樂:「你又偷看XX!你上次不是答應過我不再看XX的嗎?」

「林家豪……」小姐翻看檯上的記事本。「是不是Andy Lam?好像遲了十五分鐘啊。」
「塞車嘛,遲少少有什麼關係?這樣說,你認為我故意的嗎?」
「不是不是。人事部正在面試另一位申請者,請你們等等。」
我「嘖」了一聲,拉了豪仔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你們有沒有飲料提供?豪仔,你想喝什麼?」
豪仔答:「呃……不用麻煩了。」我說:「怕什麼,小姐,我兒子喜歡喝可樂。」
接待小姐:「我們沒有可樂提供的,熱茶可以嗎?」

「我們爭不過三大學生的」

既然這間大學如此不堪,扼殺了你的希望,你當初為什麼要進來?為什麼你不repeat中七再考一次三大?為什麼你不quit U再報JUPAS?如果你是Year 1學生,說這番話我還可以理解,三年學位你都已經讀了大半,還擺出這副態度,算什麼意思?

早就聽聞過「入得Big 4,就預咗會同男女朋友分手」這種說法。我和阿俊由中學開始拍拖,也逃不過這魔咒。打從踏進這冠冕堂皇的大門開始,排山倒海的工作和雜務便洶湧而來,絕對沒有喘息的空間。工作你要做,報稱八小時實際工作二十小時;會計師資格考試你要考,不及格要被Partner照肺兼降低表現評分;部門的聯誼活動你必須去,不去要解釋,和Partner同坐一桌,正襟危坐食不下嚥。睡覺時間給了工作,吃飯時間給了Partner,其他時間給了會計師資格考試,哪還有時間剩給阿俊?

陌生的國度,溫暖的微笑

我和朋友兩個傻子,要坐火車去德國新天鵝堡附近的小鎮。時已黃昏,我們看見車票標示的月台有列火車就上去,安頓好行李坐定。開車前數分鐘,一年輕人主動走過來問:「你們是要去富森嗎?」我們說是,他說:「你們坐錯車卡了,現在還有時間,快走到前面的車卡,火車行到中途會斷開,這個車卡不會到富森。」我們連番道謝,馬上連滾帶爬地跑到前面車卡。大概他看我們不是本地人,就猜到我們要去富森吧。到達富森已是晚上十點,不敢想像如果沒有好心人提示,火車在中途停了,到不了預先訂好的旅館會有多麻煩?

成為朋友間行李大概是最輕便的人後,自然會有人好奇詢問我的行李箱內還剩下什麼。他們覺得,因我每件都嚴格挑選,能留下來的東西想必值得參考吧!衣服、萬能插頭之類必需品自然不用說了,所有人都會帶。以下這些物品不一定會用到,但它們是不能取代、或難以在當地購買的,沒有帶的後果不是一般的麻煩

你自卑,才能被貶低

最近網上有一則文章,大意是香港有些女人年紀漸長,因為怕沒有人要,因此遇上部份低質的港男時,即使不情願,都勉強自己去接受。作者認為此風不可長,她情願單身,都不會降低要求,並勸讀者不用心急,也不要勉強自己。作者並沒有說明怎樣的港男才算是她心目中的「低質」,而且也沒有指名道姓誰誰誰是低質的男人。但弔詭的地方是,竟然有不少的男網民反擊唯恐不及,說:「我就是低質,怎麼樣?」「香港女人才低質!作者是低質港女!」

給自己寫一張明信片

回港後,每天開信箱都抱著期待的心情,彷彿旅程仍未完結;直到某天打開信箱看到橙黃色的身影,心中再次雀躍不已!啤酒明信片回來了,就像早已約定那樣,想想都覺得浪漫吧。和上次見面相比,它還添了一個附日期的郵戳,提醒我它和我分道揚鑣後已獨自飛過千山萬水,經過很多郵政工作人員才能回到我手中。

執拾行李是一門學問。窮人遊世界嘛,又不是陳百祥,我們要追車趕路日行千里穿過人群甩開醉酒佬跳上擠擁的巴士,當然是越輕便越好。即使撇開實用性不說,一手拉著登機箱昂首闊步地往前走,總比翹著屁股低著頭推行李、咬牙切齒老樹盤根「吚呀~~!!!」大喝一聲把行李抬上階級好看得多。去旅行就像脫離現實造一場美夢,人都迷失在浪漫旅途上了,拉行李箱的身影不瀟灑一點怎麼行?

頁 3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