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怡
詠怡
東江之子義工,關心東江水及中國食品安全問題,支持本土農業,相信城鄉共同發展才是香港的出路。

真係好感憿所有表態支持學生運動的老師。當自己想去邀請老師既時候,會擔心老師會唔會被秋後算帳。自己反思點解自己會驚,其實係因為白色恐怖已經無孔不入。之前東北都係拉左幾十人就算,今次就551個示威者被拉上警車。即使今日不少人係收完警告信就走得,但其實下次集會,警方可以隨時起訴同拉你。今時今日,白色恐怖同秋後算帳係真真實實地存在的。已經無人可以迴避政權的恐嚇。

每個年代的人要面對的社會大環境都不同,因而會有不同的新思維。我們這一代,所面對的是一個後工業而且全球化的社會──經濟被小部份人壟斷、環境承載力超負荷、人口快速增長。我們活得長、人口多,物質條件好,大部份人相信經濟增長就是皇道。但是不要忘記,經濟學送給人類的恩典快完結,因為它根本上就是基於錯誤的假設──只要人的開發開采能力增加,資源就會增加。換句話說,就是地球資源是無限大的。有點基礎邏輯的人也會知道,錯誤的假設只會引申出錯誤的結果。經濟發展的模式如果不改變,資源受污染可上資源短缺就會帶來政治危機,資源爭奪戰是有可能發生的。

香港政府打算在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人工島上蓋發展商業城,於2014年6月4日提交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討論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上蓋發展的規劃、工程及建築研究。工程研究於6月4日、10日及18日討論,並於6月18日獲得通過。以下主要紀錄6月10日工務小組委員會的討論。泛民議員普遍認為「橋頭經濟」並沒有社會共識以及有不同疑慮,要求政府休會以提交補充資料再作考慮。建制派議員普遍支持「橋頭經濟」並提出除了商業城可以加入其他產業,以好好利用珍貴的土地資源。

單一電視文化反擊戰

就連筆者的母親也開始學會了「網上韓劇餸飯」。想當年,筆者母親每天晚上都會看無線劇集,但這幾年,她開始天天跟筆者「爭電腦」來看韓劇。筆者近日問其原因,她如是說:「因為無線不好看啦,每一套劇都是同一堆演員,同一種劇情,很悶。」這並不代表全香港人對香港電視劇的意見,但我相信絕對有一部份香港觀眾會對以上一句話有共鳴。今非昔比,只要有智能手機或電腦,香港人的選擇就不再只有無線和亞視,變得可以選擇觀看其他國家的節目或本地的網絡影片。對香港電視的消極抗爭已無聲無息地展開,而這種抗爭可能已經開始影響到香港的免費電視台。

賺買力‧人的存在價值

如今,日本腦炎在成功進行基因演變前已幾近滅絕,甚少發生;而瘧疾則已慢慢發展成一種有高抗藥性、預防費用高的流行病。由此可見,一個病有無藥醫,跟感染國家富不富有、國民可以付得起多少金錢有很大關係,最終「貧窮病」的感染者連自己的存活機會也買不起。

即食藝術

的而且確,要純粹地追求藝術,就需要無生活的負擔,所以通常藝術家不是貴族就是餓死也要堅持的人。這些人用一生的時間追求藝術,其仿真的技法自然愈來愈精。有些人就標籤講求技巧的藝術為貴族的藝術,因而決意走概念性的路,其實有不妥。古典藝術這種對美的追求,因現實的限制而通常由貴族享受,但其本質並非是貴族的藝術如此簡單。這基本上等同「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即管瑪雅人的末日只屬空談,我的末日依然存在。當眼界擴闊到生命的層次,便發覺一生只是追求生存是一件非常弔詭的事。幸好,我發現這個世界真的非常可愛。我深深地愛上了黃昏時天色和雲層的互動、海面反映天色的閃亮,呀,還有清晨時分烏鴉們在草地上「開會」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