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破狼
殺破狼
無八斗之才,但憑一支禿筆,一份對公義的執著,於狼治的黑暗年代,增幾分自由的光彩。

燒國旗,so what?

至於國旗神聖不可侵犯這點,亦是經不起辯證的。法庭認為國旗代表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因此要保護它免於侮辱,我倒想問一下,香港哪條法例要求我們維護國家統一?廿三條通過了嗎?將保護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視為一個合法目的,本身就是非常可笑。有人說,由於國旗代表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所以不可隨便褻瀆。美國大法官William J. Brennan, Jr.的判詞就是最好的解答:「政府不能僅僅因為一個思想被社會視作冒犯,不能接受,就禁止人們表達這種思想。對此原則,我們不承認有任何例外,即使被冒犯的是我們的國旗。」

一個城市的死亡

這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城市。曾幾何時,我們沒有如此絕望的,那個時候還有一些自由、人權、法治,好讓我們引以為傲。但在今天的赤化風暴下,很難想像我們還有何前景可言。豺狼上台後,很多人的看法是很灰、很沮喪,好有城池終於淪陷的感覺。跟暴政周旋了二十多年,曾經我們想像過它會有丁點廉恥,會信守不犯井水的承諾,曾經我們天真地幻想過回歸後明天會如何如何的好。直到今時今日,不大可能還會有人相信董伯伯「國家好,香港好」的空廢口號,今天我們只知道甚麼叫引狼入室。

整份所謂報告,我不能夠想像,是出自一個急需政治救命草的特首手筆。梁振英的支持度,最高峰時有五成多,當中包括一些中產、知識份子、年青人,這批人經歷過去幾個月的荒謬管治,已經不可能再次支持梁振英,所以今日他僅餘的三成民望,就是靠一班基層、長者勉力支撐。今日的施政報告一出,當初期望他解決房屋、貧窮等民生問題的人可以說是失望到極致。愛的反面就是恨,工商界加中產加基層,現在都已經對梁振英恨之入骨,他的形勢我敢講是接近與全民為敵,只剩下一班愛黨力、維園阿伯死忠,梁振英請他們食屎都高呼「支持CY、我愛CY」,就可以說是無礙大局。

早前立法會財委會審議蓮塘口岸部分工程撥款時,發展局文件驚爆披露,梁振英政府假設到2030年深圳居民將可以免簽證來港,間接揭穿當日梁振英表示新界東北非為中港一體化鋪路的謊言,重燃民間對深港同城化的恐懼。只要認清幾項事實基礎,就知蓮塘口岸,以至整個新界東北計劃都是為深港同城佈局,實在是鐵證如山。

還講不講理性

不過說到底,意識形態的分歧,本屬兵家常事,公民社會本來就是多元,也是講分工的。但今日社會氛圍,尤其網絡空間,扣帽子多,理性討論少,一開口辯論,這邊一句「左膠」,那面一句「自治X」,就這樣end topic了。一頂帽子蓋過來,甚麼論點都不用說了,有料子的,又何必怕跟人邏輯交鋒?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原來討論一下都要論資排輩。「你咁叻你唔做?」、「咁你又做過啲咩呀」,再接著「你咪又係打飛機」,這幾句彷彿變成辯論的皇牌,一出就KO對方了,死未。公民社會說的是分工,你搞你的街頭抗爭,他做他的論述工作,大家都是為同一目標奮戰,又有甚麼牴觸?有甚麼好爭論的?每個公民都是社會議程平起平坐的參與者,這個不正是政治運動的核心理念麼,又何來有誰比誰高尚。

台灣壹傳媒早前簽訂賣盤交易合約,買家包括親中商人蔡衍明。蔡的背景親中,並透過旺中集團掌控印刷、電視等跨媒體業務,引起台灣社會極大不安,尤其憂慮台灣出現赤化及傳媒霸權。壹傳媒及其旗下《蘋果》、《壹週刊》作為華人社區最鮮明的反共媒體,今日終於在親中財團的銀彈(大概還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政治壓力)面前倒下,中共在事件中若隱若現的身影,更無法不教我們心寒。

一班港共政治低能兒

你看今日今日的港共集團,出謀劃策的是張志剛、羅范椒芬、邵善波之流,執行政令的是吳克檢、陳茂波之輩,加上劉迺強、劉夢熊、蔡涯棉等一幫不成氣候的外圍梁粉,八字概括:志大才疏,眼高手低。這班港共份子很多在昔日港英和董曾年代未受重用,今日小人一朝得志,豈能不語無倫次?偏偏沒丁點政治才幹,卻抱住自己一套意識形態死衝,遇有阻礙就歸咎反對派、傳媒煽動愚昧的群眾,永不認錯,從不檢討,車毀人亡指日可待。哀我城不幸,一眾庸才無能,卻要港人當災。

今年的確是分離主義特別旺盛的一年,除了蘇格蘭外,包括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在內的多個地區,要求獨立的聲音此起彼落,就連美國都出現規模不等的獨立請願。獨立運動在許多民族主義者眼中,尤其是大一統意識上腦的中國人看來,從來都是十惡不赦。但筆者始終相信,一地人民對自己土地之自決權,應該凌駕於甚麼民族大義、領土完整之上。

繼左耳陳「嚴防港獨」論、腦平「斷水斷糧死城」論、夢熊大師「廿三條」論,左派打手接連發炮,今次終於輪到譚惠珠大發謬論,表示香港人所享受的自由,乃「內地和《基本法》給予,並非英國人」,奴相盡現,臭不可當。古時太監對著主子彎腰搓手,受罰還要叩首高呼「謝主隆恩」,其醜態也是大概如此。無綫即將播映《大太監》一劇,不知是否要對他們好好諷刺一番 - 身為半官方喉舌竟然膽敢詆毀我們一班愛國愛港人士,洩露國家機密,大逆不道,真是要上報天朝,派個欽差大臣來好好整治整治。

甘民樂跟蘇格蘭首席大臣簽署協議,讓蘇格蘭於2014年舉行獨立公投。首相這場政治豪賭的勝負暫時未知,但他一句 “I always wanted to show respect to the people of Scotland – they voted for a party that wanted to have a referendum”,將蘇格蘭前途交由其人民自行決定,已經贏盡掌聲和聲望。

泛民必須在議會全面開戰

說到底民主派就是要改變思維,以往他們尚算跟曾蔭權政府、建制派議員有傾有講,偶然投張反對票、叫叫口號,就算盡了反對派的本份,只有極關鍵時刻才會「開拖」。然而,今年政治形勢已經出現劇變,泛民別再期望做到甚麼實事,或者可延續以前的共識政治,他們必須明白議會只是手段,政治鬥爭方為最高目標。今後民主派要在議會內對狼英政府及建制派全面開戰,隨時提不信任動議、點人數、發動拉布,結合議會內外抗爭,盡力拖垮政體運作,才能有望抵擋政權的步步進攻。

蝗蟲與狗 先撩者賤

近日又有個讀中大的大陸人於Facebook大罵港人是「港狗」、狂踩香港學位和女性,更加無厘頭地表示大陸禁用Facebook、Google是「有骨氣」的表現。其惹火言論經廣傳當然引起港人扯火,新一輪「蝗蟲與狗」罵戰又再出現,他後來淆底道歉亦未能平息事件。相信很快又會有一眾高舉和平理性的左翼聖人出來呼籲大家包容云云。蝗蟲與狗,誰是誰非?

悖逆政治倫理、違反憲政規範,一件事情錯就是錯。甚麼關心幫忙都是廢話,說到底就是乘虛而入,借機擺出政治姿態,向港人表示中聯辦才是他們真正的主人。你平時做騷抽水,我們可以忍,你中聯辦說三道四,我們都可以忍,但借死難抽水,就實在是太可恨。視人命為政治工具是只有黨性、沒有人性的中共習慣,否則梁振英的港共政府怎會在船難發生後仍堅持繼續放國慶煙花?在他們眼中,榮耀和面子從來都是最重要,人命只算個屁。你看大陸當局向來都是如此輕視人命的,汶川地震、毒奶粉、動車事故,一切一切都是政治目的比人命來得重要。

他們從來不明白,本土意識是超越國族與殖民的,既不依附於愛國主義,更與戀殖親美無關。香港人的本土意識很簡單,對於中國大陸,我們承認其主權及基本法列明的涉外權力(國防外交),但僅此而已,別要求我們愛國,必須嚴守一國兩制及高度自治,排斥任何危害自主權的行徑(包括被規劃、人口殖民),我們立足本土,任何事情以本土利益優先,並且履行世界公民的義務,擁抱普世價值,以人道立場關注世上的不公不義。我們是香港人(或者你鍾意戴頭盔叫中國香港人也行),不是中國大陸人。其實米字旗也好,龍獅旗也好,特區旗,我管它是甚麼旗。旗幟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關鍵的是人心。「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國家。」── 班傑明.富蘭克林

暴政當前,冷感是一種罪

自從九七主權移交,尤其零三年七一大遊行令北京感到權力受脅,中共全面介入香港管治,在選舉、教育、傳媒、跨境規劃等範疇進行全面滲透,實現其赤化大計。由於政治環境有變,政治參與就不單是小部份政界中人、社運人士的事情,而是所有公民的共同責任和義務。在暴政當前,政治冷感絕對是一種罪。

選戰另一教筆者欣喜的結果,是本土政治派在議會正逐步成形。打著本土利益、港人優先旗號參選的范國威以修法杜絕雙非、研究自由行封頂為政綱,並且積極參與D & G及反殘體字運動,可謂本土派衝鋒陷陣的佼佼者。毛孟靜高舉「抗拒大陸化」的旗幟,標榜守護香港核心價值,與本土政治運動遙相呼應。兩人分別在新東及九西當選,都顯示了以本土利益優先的政治綱領乃大勢所趨。至於人民力量,本土自治理論的領軍人物陳雲指人力已經轉型為本土民主派,這點還有待觀察,始終人力暫時還是像一個政治聯盟多於政黨,尚未有一個共同而全面的政治綱領(如人口經濟政策的立場)。然而,黃毓民作為其靈魂人物,他在造勢大會中的「本土民主派運動」宣言,相信對於人力未來或全面轉為本土派有一定啟示。

頁 2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