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破狼
殺破狼
無八斗之才,但憑一支禿筆,一份對公義的執著,於狼治的黑暗年代,增幾分自由的光彩。

自由行與本土政治

自從零三年推行自由行政策以後,只有少數零售業(如金舖、電器店、服裝店)及地產商得益,香港卻為此背負了巨大代價──租金上揚以致珠寶鐘錶、化妝品、名牌服裝等大型連鎖店取代小本經營的商店,市區極度擠逼、公共運輸嚴重超載,大陸人的野蠻行為衝擊香港的形象及社會規範,部份商舖媚外轉用殘體字破壞本土文化,陸客大量搶購奶粉及其他日用品、走私水貨客猖獗,造成供不應求及價格上升等,問題之多之巨可謂罄竹難書。放寬自由行,等同進一步打開缺口,引更多陸客來踩沉香港,挑起族群矛盾,令鬧得火熱的中港衝突升溫。面對亂局,港府當務之急是跟大陸當局磋商,馬上喝停擴大自由行的計劃,然後檢討自由行政策,研究為訪港陸客人數「封頂」,甚至為長遠計奪回入境審批權。自由行淹港的問題核心,跟雙非議題一樣,都是關乎香港的入境審批自主,不能逃避。

一單關乎我城規劃自主、鄉郊發展的事件,卻似乎得不到應有的關注。二零零八年,土木工程拓展署及規劃署提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下稱「新發展區」)計劃,制訂新界古洞北、粉嶺北及坪輋/打鼓嶺三大區的發展綱領。驟眼看來,這只是又一個新界新市鎮開發計劃,無甚不妥,但只要詳加了解,就知道此計劃一以「中港融合」為名摧毀香港自主、扼殺一國兩制,二不是以本土利益為優先,環境和社會代價沉重。

不論閣下喜歡與否,中共接收保釣功績、騎劫保釣運動,這是事實。保釣人士即使出於愛國情切,客觀效果上為中共增添助力,也是事實。我不敢說保釣人士愚昧,但的而且確,古思堯、楊匡、阿牛等,終其一生反抗中共暴政,如今卻是為政權作嫁衣裳,被騎劫了戰果。有人可能會說,「我不為共產黨服務,保釣是為了愛國不是愛黨,不行嗎?」是不行的。所謂愛國,說的必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你說愛的是中華民國那就別作他論,在此暫且不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寫明國家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實際上整個國家由軍隊、政府、議會(如果人大也算的話),到傳媒、企業、教育、文化,都是由黨領導、擁有、控制及滲透。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一黨之國,黨國合一,黨即國、國即黨,不可分割,故豈有愛國不愛黨之理?正因為與黨國糾纏不清,才出現了上述反共社運人士最終淪為中共棋子的荒謬。當然保釣義士的愛國壯舉,無論其效果如何,都絕對值得我們致敬及尊重。然而,我們一日未有民主立憲的共和之國,恐怕就沒有代表國民意志的政府可以代我們外爭主權。看來國運如此,實在是民族的悲哀。想到此處,筆者除了一聲嗟嘆,也不知可以說些甚麼。

金牌愛國主義為何失靈

每年奧運會都是建制派及愛國人士激起港人愛國情懷的大好時機,今屆也自不例外。從把運動員的成就無限放大成民族光榮、國家驕傲,到利用中國稱霸的金牌數目借題發揮成體育大國崛起等等,奧運會彷如愛國主義者的精神鴉片,越吸越上癮。借奧運熱潮鼓動愛國情感,在零八年對香港人的確大為奏效,「北京奧運圓百年民族夢」的催眠下,香港一度掀起京奧狂熱,港人國家認同感可謂一時無兩。然而,零八的奧運愛國熱潮在今年非但未能重演,風頭反而被近日的反洗腦浪潮完全蓋過。

四十萬的數字和人山人海的奇景當然教人振奮,但激情過後,又是時候冷靜下來,將思緒沉澱、整理,重新思考未來五年香港的政局和前景。梁振英尚未上任,便已到處樹敵,先於選戰時與唐營中人弄致水火不容,後又強推改組硬闖立會、在僭建風波中大話連篇,以致今日背腹受敵、內外交困。早前特首選舉後,筆者曾撰文論及狼治下港人及泛民面臨的威脅,今次會換轉角度,探討梁振英政府即將面對的、來自民間、泛民、建制派及管治團隊四大方面的困擾與危機。

頁 3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