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自卑的下場

香港人沒有像韓國人一般強烈的國族認同,又沒有嘗試建立自外於人的身分認同,無法化自卑為自信甚至自大,被中共連根拔起是必然的。台灣朋友羨慕我廣東話相當地道,讀唐詩宋詞讀得好聽,另一邊婉惜自己無法只用台語跟別人溝通。我說,香港沒有實業,台灣人卻有「支持國貨」的本錢,可以炫耀ASUS跟HTC,人在異鄉,也可以在香港買一包台灣米聊以自慰,而且香港到處都有台灣食肆,香港人則除了廣東話,甚麼都不剩,香港才沒甚麼好羡慕。

不過是死不瞑目

《明報》員工既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本領高強,而且不計較人工,不需要養家,原班人馬辭去現職,組成另一媒體,撕走《明報》這張招紙,新報章質素應該無損的。他們將對待死者的心思,放到一位血氣方剛的後生之輩身上,必會更有作為。

如果官恩娜想保住女神地位,走投無路,大抵只有由普通女神演為民粹女神一途,譬如公開講句「大陸人死返上大陸」,超越歐錦棠,超越杜汶澤,成為右膠藝人先鋒,成為香港的「雞扒妹」,跟香港廢青暴民一起聲討老屎忽,守護香港。官恩娜的條件不遜於人,有樣有身形有歌喉,與其淪為炮灰,何不趁勢來個鯉魚翻身?

韓劇就是AV

女人追韓劇,本質無異於男人睼AV,大家求開心而已。玄斌﹑李民浩﹑金秀賢﹑宋承憲這個級數,追捧與迷戀是正常不過的,因為就算他們的臉是整容整出來的,他們的體型身高,也是一般港男難以企及的高度,萬中無一。睼AV的,一味嘲笑追韓劇的女人渴望高富帥男朋友出現的反智,卻沒想過,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她們只是一面鏡子,映照着男人自己也不過是癡漢的真相而已——偶爾幻想床上躺着的對手是蒼井空、吉澤明步或Rio,哪個沒有呢。女人之所以大條道理的要別人跟她們一起煲韓劇,樂不可支的與人談論劇情,只是因為她們從來不為意自己也在消費男色。如果男人不強迫自己一起上ThisAV分享喜悅,女人也實在不應該要求對方學習欣賞韓劇。睼AV這回事,跟男權女權一樣,應該是要禮尚往來的。

香港人的特質,好聽講,當然是和平理性,打不還手,難聽講,其實是懦弱怕事。香港跟台灣相似,有原居民,也有新移民,而懦弱怕事不是原居民的本性,和平理性也不是中國大陸的文化。香港的新界人兇狠起來,不輸台灣本省人,一八九九年新界六日戰,屏山鄧氏吹雞班馬對抗英軍,有戰術有鄉勇,差的只是武器質素。其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只是英國跟大清之間在約一年前約定的正經事,遠在香港新界圍村的原居民對於實際接管自然毫無概念。在原居民的眼中,英夷粗暴入村,極有可能破壞本地大族利益、風水佈局和既有制度,因此,為了保衛家園和財產,勇武起事,大戰一場,在所難免。

香港人做電視有好多方法

啊,這畢竟是個大眾化的節目,經商業計算的節目,罵甚麼罵呢。是的,即便 Trot(韓國演歌,是在朝鮮半島的傳統流行樂)仍然在韓國樂壇佔一席位,電視台也不會為了推動非主流音樂而找人到韓版《我是歌手》裡演繹Trot,道理就正如台灣電視台也不會有良心得開拍一檔台語歌唱比賽來推廣台語音樂一樣。一切情有可原,所以我們不應該非難大陸電視節目,生意應當如此。再說,韓國的現場觀眾聽歌聽得癡醉入神的程度,也是跟大陸現場觀眾難分高下的,那就是說,造假與誇張的中韓文化差異,簡直不存在。那麼,我們又憑甚麼指控《我是歌手》無益於世,大陸電視節目就是惡俗呢?要嘲笑,又何以不把韓國觀眾也一併嘲笑?

為小學生而設的普通話科教育電視節目《驚心動魄(粵普比較)》引導小朋友仇恨和輕視自己的語言,是相當驚心動魄的。這個節目,劈頭就點明粵語是古老的語言,而普通話則是年青的語言,將古老跟年青相提並論,是無有高下之對比,抑或是以後者襯托前者,顯而易知。更可怕的是,在節目裡頭提倡粵語的,是德古拉的化身——灰白的臉,凌厲的眼,嘴邊應當帶血,是妄圖以粵語一統天下的惡魔。

心有女神,神女有心

我最怕就是有被稱為女神的人「打開天窗說亮話」的表示,自己很抗拒被稱為女神。《說文解字》的「神」字,意為「天神,引出萬物者也」,這個詞語的原義,固然是高不可攀的。既然大家都心知濫用這個詞語只因言者無可無不可地隨波逐流,人又何必對這個稱呼較真?較真還是因為在意,在意還是因為心確有因為別人如此抬舉而飄飄然。飄飄然過後,回到地面,知道「神」字的真諦,自然又少不免戚戚然。有時候想以表面大方實質暗爽的姿態承認自己是女神,又怕招人話柄,一味推卻,仿蘇格拉底說句「我唯一覺得自己可愛之處就是我自知不可愛」,又恐造作太過。此之所以心情矛盾,有牢騷想發,在想被追捧之間與甘於平淡之間掙扎。

古文好,中文便好

香港普及教育要培訓的,自然不是文學大家,反正文學大家斷不是培訓出來的,但設定語文課程範圍和教材,實應以誘導學子遠離「文史為器」的低俗,邁往「文質兼備」的高尚為旨。提倡語文非工具化,並非私心作祟所然,以個人專長為莘莘學子的標桿,而是提供大眾相對專業的意見,略盡綿力,迴狂瀾於既倒。要求中學生研習古文,有別於要求他們像大學學者一般尋根索源,訓詁章句,不過是為他們的語文工夫固本培元。 討厭中文科以致憎恨中文的學生,我遇過不少,應付他們的家長關於我如何能幫助孩子的質詢,我也只能重複老掉牙的標準答案,那就是多點背書,多點看書,寫不寫作也是後話,因為閱讀反正會帶動寫作。

可憐女權分子

女權文章之所以總是流為女權文而非平權文,就是因為文章總是只打男性一百大板,卻甚少去講傳統性別定型的受害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幼的事實。女權分子之所以可怕,也是因為她們覺得女性就是唯一受苦的那方,卻不多強調男女對社會問題都有責任。在他們眼中,男性就是既得利益者,社會文化和制度忽視女性需要,卻沒有為男性帶來難處,男性的目光永遠是萬惡,女性則永遠是被難為的家嫂。

在商場實戰之中,缺乏創意是沒相干的,買個版權,二次創作得好,財源也會滾滾來。大陸電視界龍頭湖南衛視出品《爸爸去哪兒》青出於藍,比韓國原裝還要炙手可熱,單單在中國市場就引起史無前例的節目效應,數以億計的廣告收益就此成為其囊中物。芒果台(因衛視徽號形似芒果得名)的中國覆蓋人口已超過七億,其又一成功,反映了的是今日中國娛樂節目已經走出昔日低質山寨的困境,這在過去幾年的歌唱選秀真人騷的大紅已見端倪。各個電視台的真人騷去政治化之餘,拍攝得有聲有色,坐擁數目超過五億的中國網民加持,發展潛力難以估計。

上鹹網是人權

一覺醒來,明明昨日還能夠登錄的良心網站ThisAV,一夜之間成了香港大學學生止步的禁區,封截的原因是色情(Pornography)跟裸露(Nudity),奇哉怪也。接著我嘗試登錄其餘主流十八禁網站,例如youporn.com跟tube8.com,發現這兩個網站也因被分類為色情、裸露、片段分享(Video Sharing)、性行為(Sexuality)、女性內衣及比堅尼(Lingerie/Bikini)等等而遭到封截。香港大學學生的網絡自由遭到非政治性的干預,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現在循新學制入學的新生,其中多有十八未滿,故校方投鼠不忌器地狠下殺手,將其餘法理上已屆成年的學生的上鹹網權利也一併剝奪。

膠音不絕,亡黨將至

若娛樂圈中,最教人不忍卒睹的是關家姐,政治界中,則非何俊仁莫屬。他的愚魯遲鈍,是從外表上就能略觀端倪的分明,人品則是一個永遠聽不進別人諫言的老而不個性。而民主黨以這一類人為首,自然也難以倖免,濡染相近習氣,毫無活力,反應緩滯。 有關孔允明綜援案的討論,政界、社運圈甚至坊間,大部分論點和見解的涉獵了。何俊仁卻把它帶到了二零一四年的報章欄內,還要以「新移民不是負累,法治公義同重要」如此蹩腳的陳腔濫調為題,為了民主黨的新移民選票新來源,逆本土民心而為,直是過氣又白癡。

藍奕邦的青春頌

許廷鏗唱<青春頌>唱紅了,在叱咤頒獎禮台上講自己得到這首歌的緣由,提起了包辦<青春頌>曲詞的藍奕邦。許廷鏗說,藍奕邦當初認為這首歌由自己來唱難免流於說教,所以交給新生代來處理。其實,市場反應一直都在說明這個事實,那就是藍奕邦贈人之歌,往往比他自己演繹的受歡迎。從張學友<樓上來的聲音>的令人眼前一亮,以至張衛健<身體健康>、劉德華<常言道>跟劉浩龍<斷尾>的成功,他詞曲俱擅的才華都是毋庸置疑的,<青春頌>亦同樣。由初出茅蘆的許廷鏗以同輩身分,向還在青春之中而不知春的人們傳達「莫待無花空折技」這老掉牙的道理,確實比由藍奕邦自己唱容易入耳得多。流行音樂連同歌者個性一併販賣,是成功方程式,個性討好與否自然又是後話。許廷鏗的市場,是未投身社會的細路仔,他們年齡尚小,心智幼稚,初嚐世情,內涵欠奉但熱愛傷春悲秋,以有想法的人自居,在成長與成熟之間,側向前者。由許廷鏗演繹的<青春頌>,將浪擲青春的生活方式,包裝成好趁青春盡情輕狂的無悔態度,自然令他們受落。

食無可食,便食懷舊鴉片

香港曾經也是種星堂,張國榮、梅艷芳、譚詠麟,他們的樂迷遍佈世界。日本人向以自己娛樂文化為尊,也被張國榮迷倒,每逢死忌為哥哥舉辦悼念活動的習慣,在當地年年不絕。哥哥在韓國的地位亦非常崇高,1987年發行的專輯《愛慕》在當地空前大賣30萬張,創下了華語唱片在韓國的銷量紀錄,是韓國音樂史上最受歡迎的海外明星。張國榮的勁敵譚詠麟也紅極一時,上過《紅白》,頻出外語專輯,改編的口水歌炙膾人口。梅艷芳也是不得了的一位,歌聲獨特,形象百變,能唱能演,跟張國榮一同影響無數人對性別的刻板形象,也將香港文化昔日的前衛、優秀一面展現人前。Beyond的樂隊勢頭,也是銳不可擋的,黃家駒就是在參演日本遊戲節目期間意外身亡的。

殉道快樂

何喜華與左翼人士和部分保皇黨一樣,自始至終一直引導大眾將焦點置於家庭團聚所謂人權,但事實上,香港人及香港法律都從來未有阻止人們行使這個權利。他這類人往往自命客觀理性,不停抹黑持相反意見的人是訴諸民粹、是感情用事,把對方打成不講普世價值、自私自利、法西斯排外的庸俗之徒,對於「香港居民」在基本法中的定義分歧卻隻字不提,亦從來沒有釋出「先修正漏洞,後繼續團聚」這點基本的善意。如果這批人一邊支持家庭團聚,一邊支持香港奪回審批權,屆時新移民來港搶資源都可以搶得光明正大,不須受萬人唾罵,到底何樂而不為?說到尾,他們就是不知羞恥,急於沾上香港的福利,寧走法律罅,也不願走正途,以更符合常理、更符合公平原則、更令所有人信服的方式去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