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推動直資制度的人,就像電影《盲山》中的農村老婦女。她們也曾居於城市,當年也是被人欺騙,被販賣進農村中當粗魯人的媳婦,也是悲劇中的角色。然而,當她們迫於無奈地在農村裡落地生根之後,作為過來人,眼看新一批年輕少女又被拐進農村,不但不喊停這種傳統,反而「落足嘴頭」勸告少女安分地在村裡活下去,將荒謬的都說成合理。她們想自己的兒子娶到媳婦,出於自己是母親的心情,甚至更找來更多過來人對少女現身說法 - 「生了娃你就明白了」,卻不曾為離鄉背井的少女設想,麻木得不去顧念同是天涯淪落人,讓她們別像自己走上不歸之路。

每次case com的必經階段,就是「碌爆友情卡」。雖說按個鍵刷個屏只是舉手之勞,無故被「洗版」,始終是一種折磨,唯礙於情面,拒絕者寡。若虛擬世界裡也有纏擾行為罪,參與「case come」的大學生必定會鎯鐺入獄,而這僅是入圍之前的情況。參賽初期,他們會不斷轟炸友人的Facebook inbox,在賽事正式開始後,更會挨門挨戶地摸索門後生命跡象,當發現門後有人,就會破門而入,督促朋友在他們監視下「按like」、「share」、「撐」,以示支持。對參賽者與被纏擾者而言,在商界生存講求社交能力而非實際才能之說顯是事實。其特性既表露無遺,大家的領悟也必是最深。

愛國與否,悉隨尊便

中國跟香港,可以不是勢不兩立的,如果兩者的關係能僅僅維持在地緣盟友或商貿夥伴的層面。目前的問題卻是,一方總喜歡拋出「關照論」,批評港人「不包容同胞」,點出兩地「血濃於水」 - 每當血緣跟大一統的污水流進盆子裡,那就黃了,那就俗了。愛港先行,要否愛國悉隨尊便。身為香港人,愛港應該放在首位,修正習慣選字措辭的陋誤,以正思維框架之紊亂。扭轉了過往的思維,認清了自己與他族的差異,擇善去惡,找出可行的兩地關係走向,知道權力鬥爭的真相與對象,香港人才能生出改變香港社會的決心,全新的可觀的政治文化才會得以重塑。

以物易物在旺角街頭

好多個上了年紀的「中年膠」站在主事人眼前吃吃笑,覺得他是個騙子,又恥笑他天真,心有不甘地「詢問」他若自己拿一塊他認為是外星飛來的石頭來換走地攤上的物品是否可行。主事人彬彬有禮地應對中年阿叔的挑釁,說了九千多次的悉隨尊便,強調重點是「對得自己對得人」。可是,「中年膠」不欲罷休,還繼續列舉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的可能發生的交易情況,糾纏不息。主事人的耐性無限,但是,圍觀群眾中的少數青年,也開始向那位「中年膠」投以不屑的目光。大抵,他們也像我一樣,按捺著衝動,阻止自己想衝前去問那位「中年膠」一句:到底他的理解能力是否低至一個不能理解何謂「憑良心」的極低水平。

寫在三會戴耀廷之後

在校園內接觸過戴耀廷三次,印象很難是壞的,因為他溫和有禮,一副知識分子的風度翩翩,分明是中產基督徒,一家三或四口樂也融融,教導女兒是只講道理絕不動粗拿藤條那類型。第一次,他單向演講,簡述他的「佔領中環」計劃,第二次跟第三次設有問答環節,他跟觀眾對談了。坦言,我對他的期待值一次比一次低,到了第二次出席座談會之後,其實已經對他失去興趣,最近的一次只因充撐場面而到場。究其原因,只有兩個,一是他欠缺演講魅力,二是他的計劃不切實際。

中新兩國威權統治的分野

人類都是看利益的動物,只要籠子夠漂亮,當頭寵物也比自由人好。新加坡人活在自由主義思想不彰的國度裡,反沒散發出香港人越積越強的怨氣,究其原因,還是基本生活條件不壞,衣食住行得到滿足。最教香港人欣羨的,首推新加坡的組屋。新加坡政府認為,提供住屋是政府的義務,堅持小戶型、低房價的原則興建組屋,就算建屋成本造成庫房虧蝕,也不改弦更張。建屋發展局甚至表示,七百平方呎以下的單位並不宜居。其一系列住屋政策安排妥善,配合公積金制度及免稅措施以穩定民生,教連「樓奴」也沒資格當的港人口水直流。

「行行出狀元」只是中國人在遭遇仕途失意時拿來聊以自慰的侮氣話,它的真諦,在德國方可見識得到。中古世紀的德國,沒有像老中國一樣崇本抑末,賤工重民,「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說法並不存在。「學徒式」的工藝傳承,包含韓愈所言的「傳道、授業、解惑」三者。師傅會身兼父職,同時栽培學徒的責任感、誠信、同情心等美德,好使他們日後不會成為一個只知「搵食」而不講道理的人。因此,在德國,手工匠是極受人尊重的社會階級。歷史背景孕育了今日德國公私合營的各種職業學校,其數目之多,規模之方,非世界其他國家能比擬。

李安獲獎,中國人的光榮

李安憑《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在台上發表感言的內容,都是多謝共事的工作人員,多謝家人之類的,無甚新猷。但更了無新意的,是如雨後春筍般綻爆的後續恭賀。不出大家所料,跑出來喊這代表著華人的厲害、是華人的光榮、是華人的驕傲的人,一如昔日高錕得諾貝爾獎之際同樣的多。

本來,公諸於世的影片,越得體越可觀方越得人喜愛,是社會的共識。但是,今時今日,大家的思維都變得很後現代,要成為大家的焦點,就得打破籓籬與常規,刻意怪異偏鋒以為嚼頭,就是不二之選。娛樂製作公司洞悉賺錢的玄機,打造 一反其他演藝組合的常態的Gangnam Style,不講究舞蹈如何展示女性曲線美,如何表現男性型英帥,結果一炮而紅。明刀明槍地要以騎呢破格配搭重複的音樂與簡單而深刻的動作取勝,偏真讓它抓著了全世界人的焦點。哈林搖的Youtube累積瀏覽人數雖未能望其項背,但它受歡迎的原因,顯而易見的,與Gangnam Style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若說「男人總被冠上撐起一家的責任」是所謂「根深蒂固的傳統」,我只得解釋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 傳統的存廢,是視乎時勢而定的。在沒有相應賺錢能力和充足體力支撐自己的「大男人」性格的前提下,「大男人」的面子問題,是最無聊的堅持。部分任性的女性喜歡拿「咁我係女仔嘛」來作擋箭牌,部分無恥的男性又何嘗不是常常大條道理地聲稱自己是「大男人」然後發狂。對方因工作需要跟男性同事上司交際應酬,身為男朋友的,就生氣了妒忌了 - 真正的想保護自己愛人的能者,想把對方與自己討厭的東西隔絕,就該靠自己的能力,讓她不必面對那些麻煩,讓她可以過無憂的生活,而不是拿她當磨心,迫得她左右為難。

沒有始料不及。在崇尚權力的統治者眼中,香港自治根本只是一個假大空的謊言,一國兩制設計者與執行者早就知道它虛幻如《哈利波特》跟《暮光之城》,只是樂觀得不識現實殘酷的香港人願者上釣,一廂情願地幻想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存在,幻想自己被吸血鬼跟狼人爭奪,幻想有了《基本法》有了高度自治的承諾,馬就能照跑,舞也能照跳。當香港成為了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兩地必然有朝一日接壤,這就像鄰居之間終有一日會碰著面一樣順理成章。當一邊是不講衛生又夜夜笙歌的住客,一邊是具公德心又作息定時的住客,前者自然嫌棄後者自命清高,後者自然厭惡前者污染環境騷擾他人。雙方起爭執的可能性極大,這又有多難考慮得到?

「我講印度殖民地史,話印度人唔會眷戀殖民地,佢就當我講緊香港人唔應該懷緬殖民地;我轉述馬來西亞朋友對母乳o既睇法,佢又當我講緊香港o既奶粉同水貨客(我真係唔知有咩關係)。」林輝說,香港人很敏感,暗指自己「食人奶論」被上綱上線。我只是一個極普通的人,普通得只懂避重就輕,不懂對身邊的人曉以大義 - 而人類亦的確好敏感。所以,我恐怕當我講植髮公司,身邊的人就當我笑緊佢M字額;當我講長得高適合打籃球,身邊的人就當我睇唔起佢矮。或者,要怪只可以怪中國文化太敏感,竟然有句老話「崩口人忌崩口碗」。

以彼之無恥,敵彼之無恥

香港大學施德堂現屆學生會莊期終結之日本來就在月內。按照憲章及慣例,學生會需舉行會員大會,正式卸任,然後下屆學生會才可以履新。然而,是年的會員大會,卻因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拒絕委任選舉監察官而無法合法舉行。由於舍堂學生會出缺,大小事務將無人負責,正常運作亦會大受影響, 學生會發起集會,邀請堂友及相關人士於二月七日下午五時到校園裡學生會辦公室「圍剿」譚振聲,務求迫他就範,指派監察官前來完成以上程序。寄居施德堂者若我,切身利益受損,不關注是不可能的。

網絡寫手蔣薇要跟微信說再見,我滿腦子都是好奇的問號。明明奶粉鬧荒走私猖狂,他都一如以往的繼續將和諧論高唱入雲,為甚麼今日竟然因一件小事借題發揮,把偉大祖國一下子拉到藥石難救的險峻田地,然後對他的跟隨者曉以大義鞭以怒筆?庸輩若我,只覺煞是弔詭。說不定,這就是我們常說的,針刺到了自己皮肉,痛覺神經真的無法再麻木吧。

女神與兵

「有兵先定有女神先」,是在這個世界上,其中一個與「有雞先定有蛋先」的難度相近的問題。不論是工兵、伙食兵還是先鋒,都認為是收編者首先勾引自己,不多不少的調情之心,路人皆知。於是,他們心中萌生了要勇猛作戰立軍功,以博晉升中將或將軍的一朝的念頭,不會察覺自己是在做傻事。而募兵者,亦往往不會自覺是蕩婦淫娃。她們不但總是拿著電話跟不同人Whatsapp來Whatsapp去,則則訊息附一串心心與哈哈笑^_^,還很喜歡聲稱「哎呀我性格真係好鬼男仔頭嚕」 - 以推論出即使和對自己有意思的異性打成一片,卻從無招兵買馬的野心。

最最錯誤理解香港民情的,是大公報。政客拿出一手「反對大陸化」的牌,不過是為了爭取民眾支持,他們自身正義感之存否不須理會,重點還是沒價也就沒市。一隻手掌拍不響。脫離群眾的吶喊與姿態,是不會成勢的。回過頭來去看緊抱大中華主義的愛國愛港民主大黨的聲名一日比一日狼藉,叫座力一年比一年不堪,也就明白箇中玄機。今日香港,並不是少數別有用心者打民粹的主意,而是市民開始自下而上地驅動代議政者為自己發聲和爭取權益。倒果為因,恐只惹人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