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七百萬人鎖住一個島

在大眾的心目中,香港的發達與繁榮,正是數之不盡的人日夜苦幹所炮製出來的神話,所以,為著它的可持續發達與繁榮,新一代更需要被奴化與馴服。因此,自上而下的教訓是少不得的,年輕人不應有空餘時間,必須上進增值、積穀防饑、未雨綢繆……輕鬆,從來不是孩子接觸得到的思維模式,放下腳步,彷彿就必然等於輸掉人生。最後,連反映現實的歌詞也譜上了我們的刻板單調,原來可以「日頭猛做/到而家輕鬆吓」已經是莫大的恩賜。

邊一個發明了TURNITIN

遇到敵人,並沒甚麼可怕,最教人心寒的,是敵人明明也曾與自己共患難,如今竟與敵人聯手成為自己的敵人。能夠研發Turnitin系統者,想必也是電腦高手,按此邏輯,有90%的機會,是一名或幾名大學生。既「本是同根生」,為何如此不體貼,為了錢途,甘心服務過去的大敵,直著眼看「豆在釜中泣」呢?為勢所迫出賣自我及戰友,也許不是萌生自自己腦袋的念頭,只是這工具的確被大學需要 - 原因無論是甚麼,就在我這死線戰士(deadine fighter)在電腦前風風火火地鍵入一串又一串的英文詞彙之際,情感上,我還是需要一個途徑宣洩。

文科生的使命感

醫科生,當要抱濟世為懷之仁德,而不是為了利益或地位而出賣人格。修法律的,也該捍衛公義,而不是與富人獻媚甚至同流合污欺壓平民,聯手實現「法律面前,窮人唯忍」。即使是最現實最向錢看的,修商科的,也該遵守商業道德及法度,而不是不擇手段唯利是圖地經營生意。我相信,很多還未投身社會的初生之犢,都不教人驚奇地,懷著赤子之心。只是往往當我們訪問或接觸那些久戰沙場的「世界仔女」,又都會碰著一臉「係咁架喇」甘於融合的圓滑世故。

喜愛夜蒲2

連詩雅型港女的人生信條是相信「夜場有真愛」 - 即是很傻很天真,偏偏她們自己又絲毫不察覺。因此,我大概意會得到導演要找連詩雅擔正的理由。角色應該具備的氣質,由連詩雅來發揮是等於任她演活自己那《到此為止》式的受傷還得自強兼《好好過》式的默默療傷不求憐憫,演技當然自然。更重要的是,連詩雅得天獨厚的聲線既尖且薄,滲透著大小姐式刁蠻潑辣又自以為很講道理的特色,藉著她的聲音,角色的任性能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讓我們也拍一幀床照

正在翻揭新聞報章的人們,大抵是清醒的,故可以輕易地恥笑與批評受害人的無知愚昧眼光差等等等等,說著「諗極都唔明點解咁白癡」之類的狠話。冷眼看醉漢,眼當然冷得可以。就像分手過後重看舊物,時間人物地點記憶猶新,也許仍然哭得出,也許信已讀到無淚可留,也許情逝去歸於平淡連漣漪也泛不起,總之那刻熾熱過的都不再。就像性行為過後,看著對方暴露的胴體,眼光與神智也會不同於性興正濃無法自控脫衣輕吻濕吻撫摸的時候。莫說再次靠近,既已不是最親密的人,連回想曾經何樣熱烈地擁抱與在人群中拖緊兩手都感覺陌生。

「歌精舞勁」這四個字,與紅透半邊天的她們完全拉不上關係,她們只懂笑,還有笑,根本不配定位為歌手。她們的舞蹈,只像中學歌唱比賽的群舞水平,極其量多添幾下蹲身跳高拍拍手。她們的歌喉,不堪入耳得直至其中一人「單飛」之後,也沒有絲毫改進,音準與拍子依舊詭異。但是,幸運的她們,乘著K歌文化興起,憑著伍樂城的傑作及林夕黃偉文的神來之筆,挾著當時獨步市場無人能出其右的青春味道,使每首人人也能唱得不俗的歌曲,廣受歡迎,同時走到事業高峰,橫掃當年我們大眾還甚為重視的一堆音樂頒獎典禮的獎項,大紅大紫。

變色龍陽之癖

又一次為著同一頭生物坐在970上。我勒著韁繩一般拉著夾於兩髀之間的褐色紙袋,紙袋裡塞滿的都是飼養變色龍的相關器具。冬天需要的暖管,套在暖管處的罩,自動溫度調節器,新一堆幼蟀。本來已經在房裡預備好了的送濕機也等著。龍仔夭折過後的兩三日,我都睡不好,大概那算是人們常言的陰霾。觸了礁,流了血,於是忌恨,也警惕。杯弓蛇影,看到膚色一轉就慌。那空蕩蕩的籠子就在床邊,黑壓壓的了無生氣的擱著,只那上方抵著兩盞熱燈與紫外線燈。 清醒過來那一剎,就禁不住幻想,幻想剩下來的這頭也會死去。剩下來的這頭,本來名為S君,為了紀念往生的龍仔,S君易了名字,稱為龍SO。

要政府聽從民意這個訴求是多餘的,因為這個政府的認受性與權力不是來自港人。要政府完全撤回課程也是無謂的,擒賊先擒王,存在著某個目的,也籌備了某個「檢驗紅度」通盤計劃,阻止得了一著,阻止不了背後整個框架壓下來,那時候大家還是得忍受陣痛。還有方法的問題。嚴重政治潔癖,與政黨劃清界線,嚴防「抽水」,但是政黨之所以存在及所以為政黨,就是因為它們有它們的組織力與視野。甚至有民眾希望參與絕食也要得到他們的批准才可加入。自以為製造了輿論,動員了民眾,於是拿著咪高峰喊著港人良心不死諸如此類氣概萬千之話,我當時坐在公民廣場裡,聽到就覺得耳背發熱,相當尷尬。

最後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是當身邊的人依在我肩上我又枕在她頭上所以從她頭殼傳來的她的咬爆谷聲。我遲到了,但電影開播時間也因上一齣電影的問答環節而順延了,所以遲到沒有造成損失。可是,看畢《怪獸俱樂部》之後,發現時間成本與票價,才是實際的損失。電影男主角Ryoichi的想法不算罕見,也不單在日本出現,我自己,也就有過類似的躍躍欲試,只是暫時不可行,而且也放不下紅塵。而Ryoichi的家人都一一死光了,剩下一個妹妹,於是他了無牽掛地脫離社會而去。

港獨尚遠,先談自治

要求依循基本法遵行港人自治,其實是一相當合情合法的要求。相愛相處,互相尊重從來是首要,任何一方愛得太癡,或任何一方太不講理,都會惹來後患無窮,以至日後連和平分手也做不到。「港獨」實際指向,應是政治上的而非經濟上社會上的。男朋友太癡纏,香港只想喘一口氣。不是一刀切的不愛然後分開永遠不見,經濟聯繫及糧食水源當然沒有必要切斷,但在一國兩制之前提下,關照論不應存在,雙方理應平等得沒有誰在「食軟飯」,或誰在「貼小白臉」。

悼幼龍

我們致電爬蟲店老闆,講述了龍仔的死狀,也問了死因,他語氣甚為淡然,大抵小蟲小蛇之生死於他而言太尋常,他就像是忤作,日日都面對著尋常無常,也就無驚無悲無憂無愁。陽光不足吧,我早說了 - 是的,我們也知道牠們需要陽光,但我們沒有及時行動,把牠們帶到陽光普照的地方,以為那大光燈保持著牠們的世界在攝氏三十多度,便是無礙。紫外線,牠們要的是紫外線,大光燈,在我們的後知後覺之中,才終於成為了只有光與熱的虛無。堅強的S君在今日之後,將能得到更充分的陽光,而這樣的獨樂樂,縱是遲來,希望還算是一種快樂。

超級無敵中國人

無賴是無敵的,因為無賴nothing to lose。向來不亢不卑又講究禮儀的地球其餘分子,一礙於自身修養,二礙於現實殘酷,結果被迫就範,矛盾激化時還得自我洗腦,把啞忍刁民包裝為包容同胞,自欺欺人,阿Q一番,露著岳敏君為我們勾勒的咧嘴大笑,假裝幸福,望著一身毛服的俗套,也只得點頭稱頌,慢慢潛移默化,學習習非成是的新生存方式。

邊一個發明了走堂

於我而言,走堂的更重要原因其實是,很多教授都是象牙塔裡的處子,隱隱散發「騎馬從徒,安坐而食」的學者嬌矜,往往侃侃而談,不知所云,益顯治學出眾者不等同擅長教學良師之弊。所以聽講於學生而言,就淪為一詭異的循環——專心聆聽,會覺得講義都相當淺白易明,加上其語調之抑揚有欠,於是就昏睡過去或不自覺地分了神——而一分神,又會不知道講者說甚麼,跟不上了,就乾脆放棄,然後就「撻皮」。

大學與Starbucks

星巴克不是一具備社會良心的連鎖集團,眾所周知,但講究社會良心,就不會連鎖不會發達,也是常識。既然成功,身為學生也就該向它學習研究與推崇,勝者為王。即使它表面上標榜公平貿易,實際壓榨農民以圖暴利,無所不用其極地攻擊商業對手,但這些都是司空見慣的最大化商業利益手段,BBA的課堂也是如此教授的——原材料成本下降,總成本也下降,於是賺錢,競爭對手減少,龍頭壟斷,於是賺錢。既然談論到錢,神佛都得靠邊,那麼星巴克包裝包裝,把那幾個百分點的公平貿易放大來替品牌化妝,也算是仁至義盡兼「唔話得」了。

《爆足一周》專誠邀來資深傳媒人查小欣擔正,內容是深入探討與分享每週娛圈大事,首集就主打了黎明與樂基兒之婚變。娛圈之人事私生活,本來就不須認真看待,再大也都無關宏旨,不少人將其視作茶餘飯後之談資,已足見其修養有限。而節目中圍坐在桌邊的眾人,竟以有如知名漫畫《死亡筆記》中神探L追捕奇拿之格局及排場將一件小事逐縷逐層地抽絲剝繭 - 分析黎明講完等於冇講的回應金句,分析樂基兒在被狗仔拍攝到的照片上的神情,沿用《東張西望》小事化大的模式,態度嚴慎更勝準備畢業論文。

我也有我的中國心

每每看到一些具有社會地位而且人格高尚的人發表愛國之論,總有一種說不出委屈,因為他們一腔熱誠著實完全沒錯。沈祖堯校長當然是一位賢者,沙士期間以自己專業貢獻社會,眾所周知,自擔任書院院長起,便已深受宿生愛戴,至今貴為校長,也算是民心所向的結果。然而,他的一篇《我的中國心》,平舖直敘地闡明由不知自己是誰到漸漸愛國的心路歷程,則令人扼腕喊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