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借史論今,是成功的,原著的核心價值本來就足夠警世,它刺穿了歷史因循的可悲,解釋了今人墮落的因由,據其書改編,失敗是難料的。原著中黃仁宇先生之筆鋒與識見已經教人讀得心醉,掩卷拍案,所以只要話劇文本無大幅修改,作品也不致大為失色。但以一齣話劇而言,附加價值很少,原著沒有因為藝術創作而豐富與多面化。另外,選用普通話為主要語言,也是令人「冇癮」的,明朝又不是流行當代的普通話,以普通話來迎合甚麼觀眾?最後,要數話劇最值回票價之處,就是將化文字之繁為言語之簡,方便未讀過原著的人消化理解之功。

路過香港的香港人

賺錢要緊,大陸人的確塞緊錢入香港人袋嘛 - 產業存在其實不是問題,沒有人說要完全杜絕陸客,真正問題是比重完全失衡。當一個又一個的商場與火車站都淪為他人的行宮樂園,只在交通工具公司學校與淺窄單位之間苟且偷生的我們,跟借住貝殼一枚的寄居蟹已無大區別。香港的商場,不為香港人而設,香港的離島,也不復僻靜,香港的大自然,也快將被中港融合的推土機推倒,以後當我們需要喘息,難道得跑上IFC頂樓?我只想知道,賺得盤滿砵滿之後,我們可以怎樣吸納回購,收復失地。

哀悼一個又一個舍堂

每一個團體中的一小部分都能影響整個團體的說法是無誤的,在民主社會,其社會走向基本上由人民認受的政府代理掌舵。同理,在一所舍堂裡,一年一度的迎新營猶如特首的施政報告,它是體現居住堂友藉著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舍堂宿生會的能力的關鍵環節。是年,筆者身處之舍堂宿生會在舍堂迎新營正式開始前,聲稱會在十日封閉生活中給小池塘灌活水 - 每日購買報章,並安排時間鼓勵或容讓新鮮人閱讀。無奈,十日過去,此例流為空文,於是有人在舍堂民主牆上質疑負責人是否立心讓新鮮人與社會保持緊密聯繫。

林鄭 - 高分高能表表者

有些「高分高能」的,過三爆四之後,就跑去了當「話頭醒尾」的社會精英,從商或從政,像林鄭。若說林鄭之流所為,表現讀書人的失格,我會說,她們這些根本不算是讀書人。無能的人連工具都不配當,存在十個,破壞力都不及一個林鄭。林鄭是有用的工具,是配合兼協助統治者與掌權者推動巨輪的一枚枚滑溜鏍絲。這類強人根本不必抱濟世利民的理想,一但抱了,又要做著違背良心的工作,反而辛苦自己。因為他們甘於無知,甚至敢於有知裝無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劏房N無新移民雙非,當然完全唔關佢地事。

的確,在美國,麥凱恩落敗後會努力制止民粹鼓噪攻擊奧巴馬,戈爾落敗後也會發表一番瀟灑的君子演說,在台灣,民進黨蔡英文落敗後,不會聳恿支持者杯葛國民黨馬英九,這些姿態都顯得相當有風度。然而,不能把以上勝敗例子與劉江華相提並論的原因是,奧巴馬當選並未正式施政,戈爾落敗不是因為布殊能種票能派蛇齋餅糉,蔡英文也沒有出賣台灣。劉江華的落敗,教人大快人心,是有原因的。若說他現在被傷害很可憐很陰功豬,請翻查他的所作所為,看他與他的黨派怎樣的傷害香港

民主女神,我等著你回來

強調不要予政府口實的大聯盟組織之一學民思潮,在九月四號的晚上十點左右,竟在Facebook頁面貼上民主女神像的照片,令我震驚。因為,學民思潮,沒理由如此不按章法出牌。我期望在最後,單一議題能蘊釀成大是大非,團結香港難得的力量,因為共產黨抓幼苗洗腦是老手段,反對洗腦,根本就等同反共。若認真反共,旗幟鮮明是最理想的 - 而時候真的未到。

亞視愛港有甚麼錯?

人微言輕,無平反六四之力,唯有退而求其次,為亞視平反。 古有汪精衛曲線救國,今有亞視曲線護港,其刻意不與司馬昭相似的用心良苦,瞬間激發民憤。首先可以排除它為了提高收視率而製作如此論調的《ATV焦點》,因為亞視本來就只有老婆婆收看,救港的責任,如有,還是留給披了CCTVB之皮久矣又坐擁慣性收視的三色台吧。它所謀的,絕對是在網絡製造爆發力驚人的輿論力量,為今日官民對立之勢,火上加油,把民眾都推向暴怒。以兵行險著形容的話,這步棋固然太險,因為明眼人難察其苦肉計,會罵——人膽大也得藝高,霉霉爛爛到發出一陣腐臭「亞視味」的電視台,你憑甚麼鬧事?但亞視明擺著「世界將我包圍」及「我已不顧安危」的姿態,以壯士斷臂式的「上位」招數了結殘生,以最後一口氣緊抱香港市場,離棄它的主人,代價非輕,英勇的它,果敢地走上了斷頭台,換來的不應是永不超生,而是置諸死地而後生。

再降一個層次吧,再低一點,再低一點,低一點點好了。其實到不到政府總部支持學民思潮,已經是比較麻煩、高階而且難纏的事情,畢竟金鐘並不四通八達,畢竟學民思潮是一群年紀比自己小的小朋友,畢竟國民教育與已經離開中小學的大學生們不再有關。所以,此時此刻,不少大學生都在一邊心繫家國一邊為迎新營而忙碌,盡著他們大學生的責任,有些人說,無可厚非。以下照片來源是該大學該迎新營參加者的Facebook 公開相冊,有圖有真相。又因為一直以來已經發表了不少文章論及迎新營文化,本文且盡量減省段落。

最重要的是,不要以「我關心但我有事忙」來充當擋箭牌,不想做,可以有一千萬個理由,想做,只須一個理由。知行合一,王陽明說的。迎新營當然應該繼續,緊守原本崗位,一如社會上每一顆打工仔充當的小鏍絲。沒有人認為搞手幹事當中,沒有人心繫絕食人士,權衡何者重要,當然是當事人的權利。然而,令人好奇的是,迎新營的每一個項目到底有多缺一不可?單是「HKO」或「city hunting」,已經沒有不容取消的道理。警察抵擋示威者,也是緊守他們的崗位,卻是不是必須敬業樂業到完全無視自己的良知出動大水槍般的胡椒噴霧?折衷一點,迎新營繼續,無謂的環節抽起,換一些有意義的,又可不可以?

中學生絕食,大學生樂極

一九八九年北京,罷課的是「走得太前」的大學生,被輾成肉醬的是大學生。二零一二年香港,抵擋偏頗國民教育的,卻是一群被個別人士指為乳臭未乾的中學生。此時此刻的大學生,忙碌得走不開的原因,理直氣壯得自不待揭。一群籌備迎新營的人盈著笑容的合照,比幾件傻豬倒在滲雨帳篷下只飲清水的合照耐看。大學生花了無數個通宵掛著黑眼圈討論一個紙牌遊戲的規則,然後幾個人頭聚在一起自拍一張放上Facebook,以圖片說明一切辛勞,以一句「忙裡偷閒」來表示付出心神,彷彿以迎接超越大富翁酒店大亨生命之旅三國殺的東西即將被發明的心情去換新鮮人的樂而忘返,這樣的全程投入全力以赴「搏盡無悔」,熱血奔流全身,怎不賺人熱淚。政府總部外面霸佔公共空間的人,明明自己想節食減磅,竟假借反國民教育之名為自己添英雄的光環,無聊若此,又有甚麼好感動好支持。

她一手扣著藍色格網手推車,一手抓著拐杖,步步維營。身披不合身的寬鬆老人白衫,皺著眉,似乎久等了的她,遇上我也沒有展露寬容。她託我替她走進大家樂,問問店員裡面有沒有洗手間讓她借用。我逕自踏入大家樂,看見每個員工都在忙,在外的清理餐盤,在內的分配膳食,人手僅僅足夠。我繞過等待取餐的人龍去問,得知洗手間在二樓。「樓梯啊,我走不了。」

還算大好的一壁江山,將要斷送在梁振英治下的今年,捨不得看著香港淪陷的人們,開始憤怒,憤怒會使人賣力,也會使人乏力。他們有些到處跟親友「播道」,有些參與選舉義工,希冀聚沙成塔的可能,想保住泛民在議會的否決權,也有些乾脆回到之前不問不聞的comfort zone裡。而我矛盾地一邊幫忙游說,一邊不抱希望。下個月的選舉,沒有只愛港不愛國的選擇。希望香港苟延殘喘,勉強撐住,當然要運用手中一票,支持散沙一盤的一方。而目光足夠遠大的,不妨在履行公民責任之餘,換換心態,演一回虛偽的聞一多,幫忙催生一下以港為先的新血。

今日走在荃灣,沙咀道十字路口一角,遇一群穿著「愛護香港力量」(下簡稱「愛港力」)白底橙字寶路裇的年邁老人以擴音喇叭發表政見,惹來不少途人駐足留意(好像只有我與友人側目不屑)。他們聲稱他們不隸屬任何政黨,不是拉票,也不為某政黨或候選人拉票,只是看厭議會暴力,拉布掟蕉,一心拒絕「禍黨」,守護香港,希望香港人眼睛足夠雪亮,不要投票給阻礙基建發展導致公帑多付百億及幫助雙非與外傭爭取居港權的候選人。

閒談舍堂文化之二

以下是一篇訪問孫志新堂堂友的文章。首先想知道你參與迎新營的最大得著是甚麼。答︰我認為主要有兩個。第一,「搏盡」是自小已經認識的,而「無悔」是我在這裡明白的。因為中小學的時候,要顧全的東西沒那麼多,要抉擇的事情沒那麼多,我即使花十日去完成一日便可以做完的事情,也沒有怪責我,隨便地做就可以了,例如溫習和當乖學生,但以怎樣的方式做,怎樣才去做得最事半功倍恰如其分,過往我是不注意的。如今每一個決定,都有一個機會成本在其中,最重要的是時間短,你不「搏盡」的話,就做不來,時間花了一小時,你交不出一小時的努力,那就浪費,那犧牲的就比原本的機會成本更多,然後是後悔。即是說,我原本就不參加迎新營的,沒有問題,而我參加了,那就該努力。在裡面,根據自己的想法,覺得跑八小時是無意義的,你直接離開,沒有問題,但你沒有離開,你要學的,就是掌握已有的時間跑出最多的路,這是考驗自己。

明我以德,蒜掃把喇

其實《明我以德》的旋律真是「冇得彈」,鋼琴聲聲入耳,結他和弦溫柔,果然是人稱「歌神」許冠傑的出品,也有賴法律系畢業生周博賢的編曲,我間中就難忍「翻叮」幾次,無奈越聽越心酸。其內容實在是一個太大的諷刺,尤其是所謂「用智慧擁抱自由和責任」。開首領起的是「路/前人踏過」,說到前人我就不期然聯想到那風風火火的歲月。十九世紀末,不論是大陸還是香港,知識並不普及,香港大學創校之初,學生數量極少,社會上有幸接觸學術技能專業知識的人,都因著眼界大開而成就了非凡胸襟,孫中山之類,當然是「在這裡磨利眼光/敞開我心」的表表者。那個黑白年代的港大畢業生,不以在公眾場合高聲「爆粗」為樂,更非常「過分政治化」地沉迷中外文明比較與推翻滿清帝制,不熱心如孫中山者,都多多少少地捐贈志士,在明在暗支持正義之舉。

香港需要怒火街頭

法庭上律師爭辯,法律章節隻字不提,論說簡淺,當然與現實相當不符,可是電視劇一向走通俗路線,春秋戰國唸唐詩,也是尋常事,過分仔細斟酌律師像不像真正律師消防員像不像真正消防員,其實不是重點,因為普遍觀眾沒幾多個是律師。TVB製作的,不是紀錄片,通俗電視劇能夠藉著娛樂性化民成俗才是重點,而做到這一點的,就少不了《怒火街頭》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