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寫真的意義

書,其實只是個載體,知識和修養才是奶黃包裡面黃稠稠的奶黃或粉紅胸圍裡藏著的那座巨峰。古人接觸知識的途徑少,故依賴書,今人大可換一身iPhone香或國民教育香,也不俗,只要人能從中增長知識,擴闊視野,有所得著,新式香氣,絕無不妥。自表表者周秀娜一出,一眾自恃「有樣有波」的少女若雨後春筍般破空而出,一個個穿著比堅尼擠著乳溝含著牙膏倒在沙灘,化低俗為商機,讓一切千年以來都因帶少許偷嘗禁果感覺又踩界的偷偷摸摸帶來的快感蕩無存,報章娛樂版上都成了風月版,把人又想碰又不敢明碰的話題與想法,赤裸裸地放到桌面上。

《城市論壇》一戰,餘波未了。「死雞撐飯蓋」不是一項高難度雜技動作,但要付出的,是相當厚度的面皮,和一定份量的自尊。值得尊重的人,自然會贏得別人的尊重,面子不是乞討回來的。公開論壇上,沒有一個人「發茅」,大動肝火的,只有她,「身有屎」,不過如此。說不過別人,就拿大大的牌匾砸到孩子身上,輕易感覺被冒犯及脆弱心靈被刺傷,不如回到國民小先鋒團隊裡穿穿軍服舞弄刀槍再改造吧。

師道之不存也久矣

先「出蠱惑」將教育政治化的是教育局,最愛生存在不公義的社會的一堆小人最愛偷換概念,把話調轉來說。教育局的堅持,全都不堪一擊,甚麼適逢回歸十五年就要怎樣怎樣,因為是中國人就該怎樣怎樣,歐美也有國民教育於是我們也該怎樣怎樣,都是妖言惑眾的官腔。這三個常見辯解是很容易被擊破的。首先,回歸十五年,著力要香港人心歸向的中央,力有不逮,是他們的事情,不能忽然出必殺技「洗腦」,這樣太欠大將之風。其次,中國人這個身分,和中國人為甚麼不能進中國館而忽視有否票在手的「世博邏輯」,香港人高攀不起,而為了回歸母懷而自我矮化,削足就履,也是違反常理的行為。第三,歐美國民教育的教材未見如香港那套《中國模式》那樣偏頗地「政治正確」,而官方教科書的內容有多大的問題,在此不贅,因為學民思潮已經提供了相當多的答案。

翡翠歌星紅白鬥折墮

為了自娛,我到MyTV重看《翡翠歌星紅白鬥》,直視本地主流樂壇如何風光不再。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無線的香港歌星「哂馬」騷,是那些英年早逝便成就了不朽光輝的巨星,梅艷芳張國榮羅文,即使不死的也被放到了神枱上了,林子祥葉倩文譚詠麟陳慧嫻「四大天王」,我非生於他們各領風騷的那日,但他們所唱過的,我都能細數好幾十首。而今日台上立著的是一群唱K唱出個夢想而欠缺自知之明的先鋒廖化,他們高歌達明一派的名作《今夜星光燦爛》,一片歡愉,毫無末世感傷,原本的情懷一滴不剩,只有難堪。

閒談舍堂文化

(編按:上文《致來年參加迎新營的新鮮人》帶起討論及關注,作者隨即訪問曾經參與過港大何東夫人堂(此為全女生舍堂)的迎新營的朋友)以下是我與友人的談話內容筆錄,主題圍繞迎新營。她曾經參與過港大何東夫人堂的迎新營(在徵詢了她的意見後,她覺得公開舍堂名稱沒有大礙),參與期間因覺得不合理,於是對舍堂文化有些批評,希望大家不會先入為主覺得她太自我太不願意融入團體云云而不細讀。

去年中大物理系新生「過O」後跳樓一事曾經引起不少聲響,惜隨時間流逝又歸淡去。一年過後,大學迎新營熱潮又將至。新鮮人在迎新營中固然能交朋友,能多知道關於大學生活的資訊,這亦是正當的收穫。但在普遍迎新營中,這些都不是大學生們的目標,instead,他們要你團結熱愛舍堂文化,或,見你索想食你。最後,可能你很buy這些culture,那便快快樂樂地跳進去吧,你會很爽,我從不反對新鮮人參加迎新營,就像我自己也很想趁北韓未瓦解前去一趟,起碼是一種經歷。但,能量力而為便量力而為,潔身自愛是非常重要的,就像防止性侵犯廣告裡的公仔那樣要在不行的時候Say No,不要任由自己墮落沉淪,不要過得痛苦然後回家跑上頂樓「呯」一聲告別世界,在淤泥裡,也應加油堅持做朵蓮花。

香港是所瘋人院

林鄭月娥明言,未來五年,民望不是他們的重點。這是何其赤裸的表白,香港人心靈脆弱又怕生亂,是受不起的。曾出任廣東省全國政協委員的袁國強。他將執掌司法,會否干預司法獨立,答案不休說。「先通過,後檢討」將會被重複及廣泛使用,忙碌過開post欠seed樓主的伯母,因為它由未上任時已始成整個內閣的last resort,未來五年,只會繼續被派上用場。公務員不是幼童,但大眾的沉默和「畀時間CY喇」這些無稽的論調,則縱容了他們放肆「扭計」買玩具,被把玩的是香港。唉,還是只能看梁振英領銜主演片長五年的《飛越瘋人院》。

不喜勿插

小眾樂於活在他們互相讚美的小圈子裡品評彼此的無樣有圖作品賺取廉價自信,沒所謂,但切磋知識交流時事看法,是不可能永遠平添一句不喜勿插為擋箭牌的。言論自由,每個人都有,這是和諧社會的表現,的確,但不要在別人駁斥或回應之時,說這是你的個人看法,請不要干涉。後續的真理越辯越明,是令社會進步的步驟,是在和諧之後必須要繼續進行的,逃避和拒絕被批評被指正,是經受不起挑戰的姿態,在池中游,永遠划不出海。

民建聯,最無恥?

離立法會選舉尚有兩個月左右,不難發覺,民建聯的地區工作已經進行得如火如荼。我滿心歡喜地接過傳單,為了知己知彼(我沒有政黨背景),開始細閱曾鈺成那份工作報告和李慧琼那份個人資料簡介,還有民建聯在港島南區這四年來到底成功爭取了甚麼福利和權益。普遍市民重視的和接收的,就是得體與否這個最終結果,我的確欣賞民建聯。

新都市沒羅曼史

你始終是一個缺乏自信的女人,即使穿金戴銀,模特身形,人人都說你越變越漂亮,十五年過去,我清楚,你始終沒有從前車留下的軌跡中學習到其他好女孩的樸實可愛。即使你強行地以廣告宣傳與國民教育對我潛移默化,我還是不能任你吻下來,只因那財大氣粗的口氣,太臭。

煙花七月

之前總覺得港人表態的方式太「和平理性非暴力」,比不上外國。但無可否認,每個個體的存在,已是一種力量,爆發到哪個程度,是後話。我不知道今年七月一日,走在街上發聲表態的實際人數有多少,可是,擠得水洩不通的人潮,從高處拍下來的人煙,和那些並不麻木的人懷有希望的眼神,已夠令我感動。大眾自命冷靜理性的心,終有日被這四十萬少數的碎石投湖,激起千重浪。

水滸傳邏輯

李逵到酒家用餐,想要牛肉,但店小二說,抱歉只有羊肉,李逵便又發起脾氣來,說著怎麼可以沒有牛肉,現在自己又不是沒有銀兩付款,於是又企圖施行暴力。這種邏輯容易轉移人視線,讓人覺得他此言甚是,但這是跟「上海世博邏輯」是一模一樣的。當時新聞如是說,內地人在世博館外鼓譟,高呼為甚麼我是中國人卻不能入中國館,驟聽真的以為他有他的合理之處,然而,清醒一點,就知道問題在有否門票,怎會是因為他的身分就獲得入場許可呢?李逵的性格極能表現國人贊成的是非曲直,同樣,是錯的。

大肚婆,so what?

〈大肚實驗〉的語調,極盡責難年輕人不讓座之能事,一如每個「老屎忽」都會喊「一蟹不如一蟹」,批鬥得字字鏗鏘,是見慣不怪的那些自以為立論堅實絕對沒有犯社會基本道德之錯所以必然有人來護航的思維模式作祟。我不知道活在世界每片土地上的年輕人是不是都這麼「跋前躓後,動輒得咎」,但生於香城的年輕人,總是可憐的。最怕那些「老屎忽」說,以前的社會不是這樣的,怎麼現在的人如此冷漠,真是心淡。社會之變,關鍵不就是在你那一輩人。

龍陽之癖隨想

大抵是今人總難理解五倫中的君君臣臣可以忠心到甚麼地步,所以屈原楚懷王、太子丹荊軻和劉備諸葛亮,關係極似「有路」。是的,我反而撇開了漢哀帝和董賢那一筆,沒關係,因為最令人惋惜的是,連同漢哀帝那斷袖之誼在內,四段關係都是「山鬼」有心而襄王無夢。曾經有一位得過文學獎的同性戀作家說過,他會confess他的性取向,因為他的成就與他的愛情密不可分(大約意思是這樣,忘記了說話者是誰)。愛國詩人屈原的騷體,情感纖密如少女,有何不可?若不用憂國憂民的角度去解讀《離騷》,巧合地,也可以蛻成一個赤裸裸的愛情故事

是的,我們不可能像新加坡那樣脫離宗主國自立,但那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李光耀,亦不是我們之中沒有人敢當李光耀,而是當有人肯犧牲自我,擺出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之時,我們還繼續當看客,以置身事外袖手旁觀為榮,有李光耀,我們也將他降為與「長毛」一個級別——滋事者政棍麻煩友。你們說得起in any sense,就是因為你們的眼界太狹窄,sense太微弱。

談叉燒飯的戀​愛

叉燒,總是要食的,香港人怎能跟人說你沒有食過叉燒,而人又怎會不戀愛,再毒的電車男也有愛瑪仕小姐。早熟的,從小學開始,已經嚐過塗在叉燒外皮那層香甜的麥芽,正常的,中學時代,都差不多了。人們都告訴你,是時候「開齋」了,於是你春心也就蕩漾,到現在,也想不到當初只是像小說裡柯景騰那群豬朋狗友一樣為追而追沈佳宜,還是真的知道種子會發芽。可是,叉燒一但難食,是沒有底線地虐待味覺的,因為沒有黃芥辣沒有薑蓉沒有蘇梅醬,中伏的時候,是沒有人能伸出援手的。你只能呆望那味同嚼蠟的一條幼幼的紅柴,默哀,因為錢已經付了,但能夠勉強食的只有飯和甜豉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