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a Bean
Fava Bean
廢青一條

「唔⋯⋯病人冇影相⋯⋯佢話佢係黑色。」「喔。」毒理學醫生頓了一頓,突然語出驚人地說:「首先,香港係冇黑色嘅蛇嘅!」我不由得大為震驚,感覺人生迄今的世界觀被徹底刷新了,長居在此多年,連香港有蛇都不知道,更遑論會知曉此地沒有黑色的蛇!我兀自沉溺在震驚之中,電話筒對面卻連珠炮發地說下去:「所以最有可能都係病人響黑夜中睇到條蛇,黑忟忟就以為條蛇都係黑色。香港最多嘅就係青竹蛇,加上傷口嘅形態,凝血功能同腎功能又正常,最有可能都係佢啦。你就比嗰款血清啦。其他都係驚橫紋肌溶解症同血管內瀰漫性凝血啫,留下尿抽下血咁囉。」

鉛的城市

她拿起杯子,喝一口水,覺得有點怪味,慬慎地拉開自己與杯璃杯的距離,觀察陽光照射下在水底折射出奇妙光澤的微粒。她說,「是鉛,」人們自世界各地鋒擁至這座城市。這本是個乾癟的城市,人們喜歡帳面、數字與一切虛幻的東西,高樓大厦平地而起,一些灰塵和人被掃進陰暗的後巷,沒有人在意。現在她忽然立體膨脹起來,吸了水的面包般豐滿,淘鉛者沿著鉛水流動的方向築起大厦、唐樓、劏房、貧民窟、工廠、家庭工廠,彎曲的河道像血管,凡流經之處必有生命孳生,填滿蒼白的地域。人們為從天而降的財富歡呼,讚頌偉大的鉛。

「麻煩等多陣啦!三叔響船上,好快到!」我和旁邊的婦女閑聊了一陣--大概是這本書講甚麼,上課又得學甚麼--後,走廊盡頭傳來一陣腳步聲。代表馬上跑去按病房的門鈴,身邊的婦女以眼神向我道別後跟著其他人一同起身離座。病房門開,護士出來站好,幾個鐘頭前還在澳門的三叔跑過走廊停在病房門前,喘著向護士道歉:「哎呀唔好意思,遲咗少少。」

不報復背叛你的對手,雙方便沒有再度合作的機會,因為對方一旦從傷害你中得到甜頭而不須付出任何代價,他就有誘因繼續傷害你。不報復,便是獎勵他人傷害自己。

我忍唔住同隔離嗰阿伯A吹水:我有得收三百蚊喔,你呢?阿伯A話自己無收錢都冇飯食。有位正義阿伯即刻憤怒地話:邊個收左錢?我話畀周融聽!另一位阿伯B就感嘆地講:唉,人地都有張八達通,我地就咩都冇。原來場內存在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我忍唔住好心提醒阿伯A:下次唔好咁蝕章啦,搵間好啲㗎啦!阿伯A回應:咁你咪話比我聽邊間有嘢拎囉!資訊不平等令勞工被剝削,我嘗試打破呢個情境,自覺得做咗件好事。

中港假結婚的跨境剝削

婚姻是私生活中比重極大的部份,如果中港婚姻中男人娶個年輕女子回來,卻把她當看護用,讓她把私生活奉獻給工作,這不是物化女性是甚麼?這不是跨境剝削是甚麼?

另一個熱門題目,是實行民主有沒有先決條件?本書作者認為,這個條件便是初始的政治集權,與其後的三權分立。理所當然,一開始不集權,哪裹給你政治權力用來公平分配?分權之重要,可從英格蘭的民主進程得窺。英格蘭在光榮革命前,已有大憲章限制皇室權力,而英格蘭皇室無法像西班牙皇室般獨吞海外貿易巨利,也削弱其經濟實力。其時,英格蘭的國會體系已經相當成熟,而於海外貿易中獲利甚豐的商人也為國會提供經濟支持。

梁振英的港獨陰謀

上任兩年來,種種虧空庫房的大白象工程,刻意超支的基建項目,把海量民意矮化成「有些人認為」,社會利益全面傾向地產商,全都是梁振英有意為之激起民憤的陰謀。親政府的周融本月舉辦遊行,隊伍中居然有人高呼「支持政府,支持反中央」,港府之心,昭然若揭!

生命的基本單位是細胞。在太古濃湯中,生命是沒有界限的,只有分子與分子:直到細胞膜出現,我們才可以說地球上出現了生命體。細胞膜幫生命設下一道圍牆,往外是世界,在內是自己。

人類進入美洲大陸的同時,美洲大陸的大型哺乳類動物經歷大滅絕。進入美洲大陸的移民是智人,捕獵技巧較高明,而當地的動物則從未見過這種裸猿;動物絕種究竟是因人類濫捕,是人類帶來舊世界的傳染病,還是純屬巧合,至今無定論。

今朝我朋友同我講,有另一位朋友自東北以來忽然關心政治。我當呢個係好徵兆。依家只係東北前期撥款,未來仲有東北一系列項目,仲有要價2000億嘅第三條機場跑道,仲有可能會再度比政府機會無視民意嘅電力燃料組合,仲有隨時死灰復燃嘅廿三條同強制推行國民教育。

別忘了,這群乘客是由「香港」飛往中国上海的,中国香港自古以來便受境外勢力控制,天曉得這群人是不是勾結外國勢力的間諜?當這群狂妄的乘客為多拿了600元賠償而沾沾自喜時,我想提醒他們,他們要是鬧得太兇,終歸是要撞牆的。

無型的議會暴力

無型的暴力?香港有著非常畸型的議會不制度,70席立法議員中,有一半是地區直選,一半是功能組別。所謂功能組別,就是一個個代表不同「行業」的小圈子,當然,符合選民資格的人往往是老板。19萬功能組別選民,與350萬選民,在立法會投票過程的份量是一模一樣的:每一票都是平等的,但有的選票比其他選票更平等。

即使香港能diversify糧食進口國,在全球糧食危機鬼影棟棟的年代,意圖把香港命脈全數栓在鈔票上依舊不智。能全心相信全球貿易、將命脈交付自由經濟的人,要麼是相信全世界都不會對香港有惡意,要麼是相信經濟不會被政治騎劫--而我兩點都不信。

全民公投倒數兩星期

日歷被撕至六月九日,標誌離六月二十二號的全民公投,正式進入最後兩個禮拜。從蘋果日報的報導,可以看見學民學聯在宣傳上的努力,如街站、論壇等;然而,回到日常生活中,不看蘋果日報、不關心政治、或者很少上FB的人,似乎不太清楚全民公投究竟是甚麼。

中共當年在一窮二白的狀況下崛起,就是靠統戰:拉攏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今晚立法會靜坐活動,團體間的內鬨令人失望。我想問村民:別人跑過來反東北發展抗爭抽你水比較可恥,還是政府直接搶你地比較可恥?我想問熱血:村民罵你比較委曲,還是整個東北給政府搶去比較委曲?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