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木子
木子
中學生,沒有法力的巨蟹座,二十世紀結束前出生。

粵教中必須捱到二零四七

跟對方講同一種語言,無可避免墮入佢嘅一套,無論思考、表達,都不能夠忠實呈現自己所思所想。反之,使用母語,正正最為通順達意。故此,語文政策的轉變,必定有其政治意圖。昔日英殖政府英主中輔,設下階級分野,維繫其殖民統治。今日港共出盡千方百計,尊普貶粵,甚至在公共方面逐漸減少使用英文,意圖將香港人「普通話化」,其目的與國民教育、推簡體字無異,均是要香港人接受中國的統治。

陳雲的華夏體系理論

這種混沌雜蕪而不完整精密的華夏體系理論,無可否認包含過大,欠缺各項專門的理論論證,以及融合各種學派理論的功夫。故此這仍然是起步階段。暫時而見,城邦派則依然以簡化的論述爲主,以及對反對華夏的人士展開批評(絕大部份流於網絡戰,實際上只是不斷樹敵,沒有爲華夏推廣推進多少),並未有深化和豐富這個華夏論述。始終這是需要極多的學術研究和知識探究,而這則是現時偏重社會直接行動的政團所欠奉的。

粵語和其它非主流語言,同樣需要捍衛,其保育同樣需要重視。然而,粵語作爲共同語,其主流、大眾的地位是不容否認的。引述Hugo君的說法,「香港有的是自由、多元、開放的社會」,不是如中共般專制大一統的要用官方語言來消滅方言,故此在香港,共同語的流行,和非主流語的保存,亦是並行不悖的。正所謂「沒有誰比誰高尚」,粵語的地位,與世上任何的語言都相同,只不過她在香港擔當共同語和文化載體的角色而已。

雨傘下的本土少年

本土思潮要成爲主流,不能流於街頭抗爭,亦需要學理的研究,及知識階層的推動。我在此勉勵曾與我共同作戰的少年人:這是努力讀書,摘星入U,上莊抗共掃膠的年代。三年後,大學見。

公文歧義,突顯官吏苟且

網上流傳一張圖片,是大陸公路上的警察告示。這個句式混亂的告示牌,看得人一頭霧水。思索一陣,想其應該是説「舉報『交通違法』、『事故逃逸』有獎」,而非「撞車後逃走就有獎」。首先,其問題在於將「舉報有獎」分開,中間加插大堆字,令人以爲是兩句無直接關連的句子,產生「撞車後逃走有獎」的錯覺。其次在於語義模糊不清,正常人會説超速、危險駕駛、胡亂切線,甚麼「交通違法」根本虛無縹緲, 任爾所指。交通法例條文眾多,違 法是所違何法何例?司機匆匆路過,無暇細閱告示,倒不如舉實例,如「超速」、「胡亂轉線」之類來得清晰明白。

六四儀式行了二十多年,支聯會年年自己決定晚會主題,用「中國民主」、「愛中國」捆綁港人。支聯會六四晚會,擁有歷史的優勢和正統性,是全世界最具代表性、最浩大的紀念活動。貿然杯葛晚會、呼籲取消晚會,會被圍插。支聯會可以存在,但不應是主流,所以應發起其它形式的悼念活動。

除下眼鏡,城市的燈泡

除下眼鏡,看到的,是一圈圈燈泡,深空淡黃橙紫綠。個個不盡相同,掛在車尾上,高樓上,馬路上。萬紫千紅,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和旁邊黑綠的樹影,形成對比。每顆燈泡,組合一齊,千千萬萬顆燈泡,代表每架車,每個人,便成爲了這個充滿活力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