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花
艾花
艾花
繁花當中的一株小草,力量渺小卻意志堅韌。不祈求能成為一顆閃亮的星,但願能以文字成為照亮他人的一盞路燈。

無情是給你未來的祝福

數月來同樣備受失戀折磨的我,每當看到一些關於相戀與失戀的故事,心情總會百感交集。可是看見朋友如此境況,我還是忍不住想跟她聊一下。

失戀這件事

每天醒來一睜開眼睛,你便會浮現在我腦海裡。有時候天還沒亮,虐心的思念浮沉在黎明前的一刻,如毒癮般發作,痛苦無限延伸到心臟直達心底。天亮了,新的一天又開始了。在你離開的日子,天氣都很好,陽光灑在我身上,照耀著我的臉龐,讓思念能暫時封存在陽光之下。工作的環境能讓我暫時放下對你的牽掛,難怪別人總說忙碌和工作是治療失戀的良藥。可惜,治標不治本。

長大的感覺

小時候是玩累了,長大是生活得累了,累得連休息的時間和空間也沒有,累得連靈魂也沒有。長大的生活太匆忙,我們需要為生活奮鬥,為工作賣力,似乎只能匆匆地活著,快樂和夢想只能成為空想。小時候的我們對未來有著無限的憧憬,長大的前路卻困難重重,舉步維艱。我們現在有過著小時候想要生活嗎?是正在為想要的生活在努力,還是已經向現實折了腰?

乖巧只是美好人性的面具

從小在親戚和老師面前我都是個溫順乖巧的人兒,聽教聽話,斯文安靜。親戚們在與我母親談話中總會稱讚她有個乖巧的女兒,而我總是躲在母親的身後腼腆地笑一笑,卻不發一言。讀書時候,我在學校也是個安靜的孩子,從不主動發問,卻認真地聽著課。在每年成績表的評語裡,老師都只是千篇一律寫著我勤奮有禮,品純好學。乖,是我性格的一種標誌,與之掛鉤。然而在我的童年裡,乖巧的性格並沒有為我帶來很多快樂的回憶,過的是平淡安靜的日子,毫無起伏。

電車遊

電車一路往筲箕灣方向使去,我們一開始站在上層。好在是在上層,還能清楚看到路上的風景。電車慢慢地駛遠繁囂的鬧市,去到北角一帶開始變得寧靜,人煙稀少。我們都等到了座位,雖然是分開了不同座位,但也可以各自安靜地輕輕地倚在窗邊欣賞外面的風景,感覺終於有了最初想像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