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這些年的慘事實在太多。由上年年終開始,有不少人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再加上最近疫情事故,口罩都要搶一餐,情緒容易起伏、緊繃甚至崩潰。

首先,真係唔使戴N95。

政府不聽民意,不僅從肺炎應對中感受得到,而是政府根本一貫作風。我真的想問,你所謂「管治」香港,有真的聆聽過人民的想法嗎?而,即使你真係要拎暉明邨做隔離,事前你有無諮詢過下周邊人民的意願?還是「大石擲死蟹」地「Inform」你?同一個結果,但過程你有問過居民感受,雖然最終都可能是遭反對,但大家條氣都會順好多。我諗佢連問下區議員都無做,結果遭到強烈反撲,你又話人地「激烈」。

面對不可知疫症,人類才懂得卑微地知道我們無可靠依(難道依靠這個白癡政府嗎?)。我們沒有任何憑藉、甚至知識也是枉然。學習依靠、學牧師個個星期話齋,「憑信心領受從神而來的祝福(?)」。

你而家既態度是,「嘩我派幾多錢?你地幾有福呀?」事實是一來10項措施一條毛都唔關我事、二來是你派都派得差過人,派錯對象不特止、仲要派好鬼耐。喂,那說好既4000大元呢?連李嘉誠果D應急基金都搞掂完,你果4000蚊連車尾燈都未見。我相信呢D所謂既措施,某部分去到2046都未實行到喎。

從來不敢亦不會美化現實的殘酷。台灣不完美、蔡英文也不是。總統大選,你說她沒有計算嗎?不可能。她沒有利用香港情況、打「香港牌」嗎?一定有。也許她就是比誰都更精於計算,才能得以繼任這位置。台灣在蔡英文統治下,坦白說經濟也不怎麼樣,這從很多「蔡粉」變成「韓粉」的例子中就能看見。上半年民調,她也一直處於劣勢—坦白說,沒有香港反送中運動,她能勝出的機會可是很微。「能繼續讓台灣自治下去、人民能繼續擁有真民主」—這是她最大的保證,也是她勝出之重要因素。

相信大家都有過經驗,當你一斷定對方是「藍/黃」之後,已經再沒有「聽」下去的耐性

坦白講,我唔係讀經濟,一開始搞黃色經濟圈,我完全唔知咩黎、作為黃絲亦只是實行咁解,我甚至無特別想過究竟「呢件事係咪Work」。但現在,D膠官已經為我們告訴答案——是非常之Work

這陣子,因為《東張西望》主持親身體驗長者約束(CCTVB竟然做番少少好事,講下社會問題,實在不敢置信…),令「長者約束」這個題目又浮於大眾眼前。

彼岸的總統、我們的特首

轉眼間,台灣大選要來了。從蔡英文的選舉策略,如何加大力度爭取年輕選票,再回看我們的特首,真的,只能望門而興嘆。這一兩日,社交媒體上都出現了蔡總統在年輕Youtuber的頻道拜訪的片段。

記得在阿叻大戰阿澤中,曾有一句咁既野:「示威者先出黎,警察先要驅趕呀嘛」-藍絲陣營亦經常利用這個邏輯去思考(睇得多五毛專頁就知),因為其實呢句野「Practically」係正確,甚至不容易解釋。

唔該唔好再迷信「止暴制亂」,老實回應5大/6大訴求。

我希望大家唔好「一味掛住恥笑佢」,覺得佢「唔讀書/無邏輯(雖然係真)」。叻哥充份代表很多典型藍絲思維:現時很暴力(打爛野很暴力/獅鳥很暴力)、參與人士都是年青人、他們都是受人擺佈、一定是有顏色革命;唔「愛國」係因為「無國民教育無歷史科」;警察蒙面是為止暴制亂、十分正確;永遠是「先有暴徒、警察止亂」、而非「示威者很和平、警察卻來搗亂」;不是支持己方的資訊就不相信…態度方面,一方面認為「自己乜都唔知(唔識教育唔識政治)」、但一方面又有很多個人見解(講左45分鐘喎~)。他常強調一點:「大家起畫面睇到架!」-我們試想想。畫面?你的畫面與我的畫面,一.致.嗎?

氣味是你們搞出來的。屢次不回應、又推說不定確定異味來源。市民要求交待清楚,否則行動升級。就如今次運動一樣—政府不回應、推三推四,人民就會行動升級呀。

無意吹捧自殺。我只是想老老實實的,闡述為何會有港人因反送中自殺。

劇本由「聲言」「對話」開始,會見不同「界別」人士,顯出自己「好似有聆聽社會聲音」(實際上當然是做戲)。隨之而來的,是830大搜捕開始,首先把所謂的「港獨小頭目」/「反中亂港份子」抓住,讓人民驚懼。透過搜捕與秋後算帳,取殺雞警猴之效。